91、犯罪基因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乔尔之后又和凌绝说了不少八卦,这男人自称自己知道的很少,是个老实人不爱娘们儿唧唧地八卦,结果打开了话匣子之后又东拉西扯了不少,他说他是十年前来到岛上的,原本在另一座岛上当渔夫,结果那边只能打渔,赚的钱少,后来就来罗德岛上打工。(看啦又看♀手机版)罗德岛风景不错,游客多,有时候他在地上都能捡到钱。

他的夫人林诺女士倒是罗德岛本地人。罗德岛看起来普普通通,其实有不少奇怪的事情,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旅游城市的缘故,岛上男女关系也很复杂。

说道这里,他就露出了男人都懂的神色:“比如说那一个,就是那一个,波登夫人的那个青梅竹马,你知道吧?他们其实是那个关系——嘻嘻。”

大老爷们儿这么笑嘻嘻,听着怪瘆人的,凌绝却恰到好处地露出了“我懂我懂”的神情,似乎对这种事情也很感兴趣一样:“你怎么知道的?难道这件事情……在罗德岛上很出名?”

“哎呀,大家都知道啊,”乔尔挤眉弄眼:“那女的还装,装什么呀大家都懂的,她每年都要回来罗德岛,是为了什么谁不知道,就之前说她和她老公关系不好,很多人都怀疑是因为那男的知道她给戴帽子了呗。我们还偷偷赌他们什么时候离婚呢,没想到突然俩人都死啦。”

听他的话,波等先生和波登夫人两人丢了性命,似乎并不是一件悲惨的事情,这两条人命害得他们没法赌,反而是罪大恶极似的。

这种人比外面单纯吃瓜看戏的围观群众还要可恶,凌绝对他没有丝毫好感,但面上却并不会表露出来。他只是礼貌地笑笑:“我想去问问你之前说过的,你的夫人的祖母一些问题,她现在在楼上吗?”

乔尔说:“在的在的,不过你不要指望能问出来多少,她都八十多岁了,耳朵还背,就是眼神不错,每天在二楼窗户口发呆,我们平常和她说话她都不理睬的。唉,她都老久不出门了,我夫人常常说她不和外人交流,才会变成这样。那天我们俩都去上班了,就她一个老太太在家里,估计啥都不知道。”

凌绝走到二楼,他注意到到现在为止时间一共过了一小时。二楼林诺夫人的祖母的卧室开着门,老人家正坐在窗口看外面的景色,凌绝走过去,轻轻喊了两声她才回答。

这是一位看起来很普通的老人,实在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她的耳朵也的确不太好,不过和乔尔说得一样的是,她的眼神看起来不错,没有戴眼镜,而且澄澈并不浑浊,看到这双眼睛,凌绝就对接下来的对话有了点希望。

然后老人的神情就突然变得有点呆滞了:“莉娜……莉娜,家里进了个小贼……”

小贼绝哥:“……”

不过看来家庭教师的名字是有了,叫做莉娜。莉娜的丈夫乔尔三步两步跑上来:“行了奶奶,他不是贼,他是个侦探!”

老人家:“侦探……侦探?侦探来做什么?难道是来调查波登老爷的那个案子的?我就说那案子肯定有问题,怎么会是孩子杀死了自己的爸爸?侦探你问吧,我知道什么都会回答的。”

凌绝觉得她话里话外似乎也和波登一家很亲密,难道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孙女莉娜才会去给莉琪-波登当家庭教师?看来这两家还有什么渊源。

然而波登一家不是每年度假才会来岛上么?

这个疑问暂时被绝哥压住,他尽量耐心地询问道:“老人家,您还记得几天之前发生过什么吗?就是波登夫妇被发现死在家里,莉琪小姐被当成犯罪嫌疑人的那天,四月一号的下午。”

老奶奶的眼神拉远了,她不知道在想什么,乔尔看她这样子实在是有些着急,就在一旁提示:“就是那天,好多警察来咱们岛上呢,奶奶你还记得吗?你还被警笛声吓到了。”

“哦!我想起来了!”莉娜的奶奶说:“莉琪杀了父母——不对呀,那女孩不会杀死父母的,唉,他们肯定是弄错了,上一次就弄错了,这一次又弄错了。波登家的孩子都很好的……不过我什么都没看到,唉,我在这里,本来就什么都看不到……”

凌绝站在床边,探头往外面看,确认从这边仅仅能看到下面的小路和海滩,是看不到波登家的情况的,他状似不经意地问道:“下午三四点钟,你在这里什么都没有看到吗?”

莉娜的奶奶陷入沉思,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但最终还是坚持说道:“什么都没看到,这里一个路过的人都没有,我虽然年纪大了,但这些东西都是记得的。”

她似乎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凌绝也只好离开,乔尔送他出去,问他接下来要去哪?凌绝看他对于案子似乎又突然感兴趣了,就让他提个建议,他说凌绝不妨去一趟牧师镇子上的赌场那里,听说赌场老板和波登家关系很差:“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别人,我们都怀疑是那个赌场的家伙干的,他们想买波登家的度假屋嘛,但是波登不卖,之前还放话说要让黑-社-会的人砍烂波登的脑袋呢。”

砍烂,似乎和波登夫妇的死亡方式有点相似,凌绝挑挑眉毛,倒是对赌场感兴趣了。

临走之前,他撕走了一张莉娜-林诺家的日历,是三月的日历,他发现这张日历应该是岛上专卖的,因为上面应了一些罗德岛的活动。

乔尔说:“哦,你对这个感兴趣啊?这是咱们罗德岛特有的。旅游城市嘛,都会搞很多活动,现在虽然是淡季,但是政府好像有想要把春秋季也安排起来的意思,就比如说三月,他们就搞了两场舞会,你看都印在上面呢,三月十号和三月二十号晚上的,不过没什么用,游客不愿意来,咱们岛上的人也懒得去。”

不仅有这些活动,乔尔莉娜夫妻俩的工作日程也被他们写在上面,甚至莉娜的奶奶的就诊时间也在上面,看起来老人家是真的不爱出门,因为是每个月五号的时候请医生来家里为老人家进行诊断。

凌绝从莉琪-波登曾经的家庭教师莉娜-林诺家里离开了。

而凌绝也获得了一条线索和一个证物。

线索是乔尔说的:莉琪-波登的父母这次来岛上,似乎感情出了问题,而波登夫人和同样在岛上的米凯先生恐怕是情人关系。这条线索很可惜,只值五分钟,也就是说凌绝现在把这条线索提交给陪审团的话,只能让他们讨论五分钟时间,这条线索除非能和其他线索打出配合,争取个把小时,否则凌绝是不会把这张牌打出去的。

证物就是他拿的林诺家三月份的工作日程日历,这玩意儿目前是灰色的,因此是“无效证物”,别说拖时间了,连提交都无法提交才是真的。

然而凌绝却并不沮丧,对于他来讲,这两样都非常有用,他只是需要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想。

……

【在获得线索之后,玩家可以选择利用邮递方式或者是找闲散的小工帮你将其递送至法院。】

【请问玩家现在是否需要递送线索服务?】

凌绝说:“再等等。”

不过他还是确认了一下邮局和所谓闲散小工的位置,都在小镇喷泉这周围,看来这里的确是罗德岛的中心。他没有再耽误时间,立刻去了下一个地点——赌场。

从林诺家步行到赌场,正常的步行速度需要二十分钟,岛上的建筑物并不拥挤,大路小路有很多,只不过如果不想被人看到的话,最好是走小路而不是大路。他大概计算了一下,从赌场步行到波登宅大概也是二十分钟。如果利用了交通工具当然会快很多,但在凌绝看来,开车过于大张旗鼓,容易引起注意,骑车倒是可以,也能节省很多时间。

但他一想到如果和乔尔说得一样,赌场老板克里斯派遣一名杀手去砍杀波登夫妇,然后那杀手骑着个自行车,在这坎坷不平的小道上骑一步就颠一下屁股,就觉得这件原本只有暴力和恐怖的事情浮上一层黑色幽默。

到了赌场的绝哥被隆重接待了,似乎这里的人都知道他肯定会过来一样。门口的门童看他的目光都略带有一丝惊怕,凌绝没来得及好好寻味他的这种惊怕究竟是源自于什么,就被请进去。

今天是休息日,按道理讲这里虽然不会像旺季有那么多客人,但也不会是现在这么清闲。凌绝走进去,看到大厅里老板正大刀金马地坐着,戴墨镜脖子上还挂着金项链,如果不是他正巧穿着凌绝刚刚高价卖掉的t恤的话,这副黑-道老大哥的派头可谓是摆足了。

“年轻人,你可算来了,我们都等你很久了,”他把烟头拿下来按在桌子上:“你们把他需要的那些东西给他看看吧。”

他旁边一位身着职业装但仍然能看出姣好身材的年轻女士递过来一沓合同。

凌绝一眼就看到……这是赌场老板克里斯和波登老爷签的购房买卖协议。

说是购房,其实连下面的土地也想买,因为下面就是土地转让协议。还有附近峭壁下面的那一小片海滩也是波登姥爷家的。这几样的价值合在一起非常惊人,足有几百万的费用在这里产生。凌绝沉声说道:“看来银行家真的很赚钱,不然怎么会买下这样一套房屋专门用来度假。”

“银行家赚钱?哈哈哈哈!”克里斯先生——也就是赌场老板好像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了:“他可不怎么赚钱,我给你讲,他最近还破产了呢!——这些也不是他赚来的,是他家里传下来的,他爷爷的财产,和他没关系,当时他们一家人在罗德岛上可厉害了,要不是后来出了那件事,也不会在岛上混不下去,以至于现在只能每年来旅游几个月啦。不过我也懒得和你讲故事,年轻人,你就看看这些合同是真是假吧,看完就可以滚蛋啦。”

他说话很不好听,但凌绝也不是来听什么好话的,他翻看着这些合同,终于发现一件事情:“你出的价格算是很公道的,为什么岛上还传闻你和他以为购房的问题发生过多次争执?”

克里斯粗声粗气地说:“你也说我出的价格公道吧?咱们罗德岛虽然旅游热,但近几年其他几个岛也慢慢起步,房子啊地啊的早都不像以前那么贵了。但那小子就是不想卖,嘿嘿,我一开始还以为是他破产了,想要好好敲一笔呢。”

这个可能性很大,但他既然说是“一开始以为”,就说明后来又发现了新的情况,凌绝露出恰到好处的好奇和恭敬来:“所以难道还另有隐情?”

说着不想讲故事的克里斯嘿嘿笑着,就把自己知道的都说出来了:“是这样子的,年轻人,你不是咱们罗德岛的本地人,不知道这个波登家有什么历史。你要是知道了,说不定就不会来趟这趟浑水,因为他们家本来就有杀爹的传统,我看,那个莉琪-波登真不一定就干净到哪里去。”

“我刚刚不是说了,他们家以前在岛上很有名嘛,那是三十年前的老黄历啦。那时候还在打仗,罗德岛这边不属于边境线,所以还算和平一点,就有不少外乡人会过来,老波登——就是莉琪的曾爷爷,莉琪他爹的祖父,他是干粮食贩卖起家的,在战争时期很快就搞了一大笔钱,那老家伙赚了钱之后就在老家也就是咱们罗德岛上置地置产,就是波登家的那套大宅子啦。而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在战争年间贩卖粮食价格不太公道,后来终于良心上过不去了的缘故,反正那段时间他特别喜欢行善,收留了不少因为战争逃过来的外乡学生,他们一般会在他那里住几个月就离开。我们后来都说,做了那么多好事不也没有逃掉死亡,真是亏了。”

“不说这些,总之,那时候莉琪的爷爷也在这里住,反而是莉琪他爹当时是在外面的什么全日制寄宿学校念书。有一天,就说莉琪的曾爷爷死了,那天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就连保姆和管家都因为什么事出去了,在家里住宿的学生也去了附近的城里。只有老头子和老头的儿子在家。后来我们就听说,老头子死了,是被他亲儿子下了毒杀害的。”

“他的卧室在二楼,又是朝着峭壁的那一边,根本没有人能过去的地方,老头的儿子还哭着喊冤呢,但他自己都说他在一楼大厅坐了一天,没见有陌生人过来的。自己说的话,把自己给钉死了,后来就直接给判了绞刑。”

他讲得有点乱,但还是能听明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完整个故事之后,赌场老板克里斯就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三十年之后,莉琪-波登又学自己的爷爷杀了自己的爹,你说好玩不?要我看,就是他们家有这样的传统,活该这样。”

凌绝一开始听故事的时候,没想到会听这么一段历史。不过到这里他才真正明白,为什么一百年之后的波登旁支族人会请侦探重新查明这段历史,想要洗清家族丑闻。

如果只是莉琪一个人犯罪还好,偏偏这杀爹基因似乎还是隔代的,而莉琪-波登拿起斧头这首童谣有在一百年后的世界广为流传。而波登家的人好都很有生意头脑,总能东山再起,一百年后的波登家旁支在社会上亦有些影响力。

这两个震惊世人的大案子才真正成了他们洗之不去的污点。

而对于凌绝来讲,他现在对这个副本也更加感兴趣了。

作者有话要说:这几天沉迷桌游……发现桌游不光很适合写无限流文,还很适合写那种日漫感的少年竞技文【。

然后大概就是……排球少年?强风吹拂的那种画风?

不过真的想写成带感的竞技,可能就得是全息桌游了(这样特效会比较牛逼,写起来也可以更加放飞)

然后主角拉了个桌游社团一类的,目标是成为桌游王。

但是桌游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娱乐向的,在游戏里死亡不会撕角色卡,一种是竞技向的,死亡就会撕卡……

主角惨遭围攻被撕卡,然后崛起……

妈呀感觉分分钟能脑补一部燃漫了!

记下这个脑洞!二吉我总有一天要写!

另:这两天感觉写这个副本忘了最开始的一些游戏设定,所以花了一些时间在改文。主要原因是这个副本应该是游戏性比较强,每个线索拿到都有用处的,如果不写清楚,好像就没那么好玩了。

而且也把竞技场规则改了一下,87章,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重新看一下。

规则完善之后,竞技场的竞技会更加具有“戏剧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桑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樱花里的喵20瓶;浅笑随莹、咪子、莲子10瓶;燃7瓶;阿墨5瓶;louisraffarin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