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此晋非彼晋?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每次去参加这种聚会,都挺别人的父母夸自己的孩子,什么老李家的孩子跳舞跳得好得了那什么蝴蝶奖,老张家的闺女还考了公务员以后仕途坦荡,最可气的是老孙,按说他儿子也就考了个普普通通大学的研究生,有什么好骄傲的?结果你猜他说什么?原来他儿子在读研的时候找了个小女朋友!现在都已经把婚结了!老孙还假模假样地说他儿子不懂事什么什么的,我都根本不想理他!前两年抱怨孩子没事业也不成家的是谁啊?!”

凌绝这次回家给老凌和林静带了一些比较日常的礼物,吃完晚饭之后,坐下就开始听老凌长篇大论。(看啦又看手机版)从别人家的孩子说道别人家的孩子的对象,话题跳跃之快,让凌绝都无法接话。林静则是在老凌说到一个段落的时候递上水:“喝两口吧,喉咙都哑了。”

老凌:“一说到这孩子就停不下来,你说你也二十多岁了,让你老子在外面和别人聊孩子都开不了口……”

林静平静地拆台:“怎么开不了口?前两天聚会的时候,老孙问小绝现在在做什么,你不是很骄傲的说咱们小绝是逃生计划卡拉星区数一数二的强悍玩家,马上就是那个什么星际竞赛了,说不定小绝不仅能给卡拉星区争光,还能给地熊星系争光呢。还说卡拉星的逃生计划玩家有几十万,这个数量并不算很多,原因是这游戏门槛高,很多人都被挡在外面,所以小绝的能力才更值得肯定。这游戏的观众光卡拉星一个星球就有几千万人,而其中有很多人都只关注了主播凌绝……”

她把老凌的话复述出来,语气平淡,眼神却一直都含着长辈看晚辈的欣慰看向凌绝,虽然在这个家里没有呆太久,但她也已经明白凌绝和父亲的矛盾主要就出在沟通上,在她想来,既然老凌舍不下脸说实话,那不如她来说。

凌绝已经能够接受她,她也就不再担心自己身为“外人”,会不会这样做反而起反效果这种外道的问题。

老凌被掀了老底,面子上挂不住:“这有什么好说的……也只是因为他们太烦人了,总不能只准他们说孩子,我就不能说吧……”

说得好像是一个低调老父亲对于外界攀比心态的临时还击,但凌绝却知道不是这样。别的不说,就老凌查到的那一堆数据,什么几十万人几千万人的,就不是无意间看到的那么简单——他都能想到是这位对游戏和直播毫不了解,甚至在前半辈子一直都认为这些都是歪门邪道的倔强中老年人,在星脑上不熟练地搜索“逃生计划游戏”“卡拉星”“主播凌绝”那认真又有点傻气的样子了。

这样想着就忍不住挂上笑意,老凌看看儿子,又看看夫人,装出生气的样子:“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严肃点!你老子在和你聊严肃的话题!”

好的,认真认真,凌绝觉得对这样的小老头该宽容点,于是他就没有说出“明明是你自己扯到了这个话题”的话,而是决定洗耳恭听。

于是老凌果然就说了个特别严肃的话题:“小绝啊,你现在事业也算是起步了,感情有没有想定下来的想法?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

凌绝心里迅速闪过某位很愿意出现在老凌面前的晋先生的身影,但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少说两句,免得吓到老凌:“我暂时还没有想法。”

这句话可是把老凌给憋着了:“怎么会还没想法呢?你都二十多了,工作也有了,你看人家老孙的儿子,上着学就把终身大事搞定了,你咋就那么不省心呢?你们平台不是有不少小姑娘?我记得有个叫小可可的还和你说过话来着,那姑娘没什么污点,政治面貌挺清白的……”

政治面貌清白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真不知道他是想找儿媳妇还是要开招聘会,凌绝脑子里忍不住却又想到了晋炀,这家伙也是个特别会说官话套话的,以前在守护者组织的时候还和凌绝讨论过守护者组织的招收标准,什么并不是不能招收污点人员,但得看这个污点有没有涉及到原则底线等等,听的人烦。如果品德和忠心能那么简单就判定,他们守护者也就不会再有那么多背叛者。

不过现在再听老凌说出类似的话,突然就有了“晋炀和老凌肯定能聊得来,以后这个‘儿媳妇’过门说不定会轻松很多”的诡异想法。他在家里情绪相对放松,表情管理也很随便,心里想着什么,面上就透露出来,而他现在明显是“有情况”的神色也让老凌和林静两人对视一眼,均感到有点惊喜:难道凌绝这短短几个月,不仅事业起步,连朋友都找了?

不过这样的话,反而又有点隐忧:凌绝这孩子是什么情况,他们做长辈的略有点了解。以前老凌做生意忙,对孩子疏于管教,导致他对待感情总有点过于迁就,就比如说他那些狐朋狗友吧。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是那群熊孩子在坑他的钱,于是就都认为凌绝识人不明,这都看不清楚,更加看轻他。

但他是真的不明白吗?那也未必,凌岳查了他这几个月在外面的联系记录,发现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他都没有联络过,在最穷苦的时候也没有找过那些人,恐怕他也知道,那些人根本不是他真正的朋友吧……

这样就能看得出来,他并不是真的蠢,只是习惯性地对别人有期待罢了。这样一个傻孩子,好不容易决定和过去断掉,如果再被人给骗了……

虽然是这样想着,但老凌这些天听林静说多了“孩子长大了,家长可以保驾护航,却不能帮他们做所有的选择”这样的话,也知道自家孩子脾气倔,这时候就逼着他说清楚的话很可能会起反效果,他不如按兵不动,慢慢看事情的发展——当然,如果能确定凌绝这次找的朋友又有问题的话,他也不会对那些哄他孩子的小混蛋们手软的!

老凌心里警惕,表面上却还是挺慈祥的:“看你这是有情况?对方什么样的人?什么工作?”

凌绝:“……”

凌绝一瞬间的神情都纠结了:什么样的人?男人、灾星上来的人、从星际时间线上讲说不定是几百年前挖出来的老古董。什么工作?表面上是游戏公司实际上是拯救世界的神秘组织、高层、专门杀恶魔的,偶尔可能还要杀几个人——这他怎么说啊!

他只好努力扯点靠谱的:“他就是逃生计划的工作人员,和我有共同爱好,我们在之前就认识了。”

凌岳又问:“她姓什么?叫什么?”

凌绝:“……他姓晋,叫晋炀。”

晋阳?光听这名字倒是挺阳光的,老凌把这个名字记下来,却突然想到了什么,摸摸转移话题:“时间晚了,你在家里住一夜,明天再走吧。关于之前咱们说的那个竞技场,我的意见是参加,你年纪小不懂这些门道,这年头无论干什么都是讲究个资历的。去参加这种比赛,我相信以你的实力,最后成绩总不会差,这逃生计划游戏是上个月才开始……那个叫什么?是叫公测?但就已经有了现在的人气,可想而知潜力有多足。”

“现在只是个开始,以后一年一年时间过得很快,明星玩家更新换代也很快,到那时候,资历这个东西就会变得越来越重要。我知道你们年轻人肯定对此不屑一顾,认为这都是没本事的人才会看重的东西,根本抵不过真正的实力,但却不知道,实力到底是什么东西?实力本来就是这一切优势的集合。对现成的机会都利用不上的人,迟早要吃闷亏。”

“你现在去参加比赛,成为第一赛季的选手,就算只获得了某个项目的小奖,五年六年乃至十年之后,如果你还在这个圈子里混,那时候别人就会自然而然地抬高你,因为你是‘最早的一批玩家’。”

这理论对凌绝来讲倒是有点新鲜,细细想来,这道理听起来是不怎么酷炫,但却的确实用。他点头称是,老凌却怪模怪样地看他,好像觉得孩子一朝长大了,自己特别不适应似的。

不过凌绝接下来就说自己本来就准备参加这比赛,只是之前没有考虑好。老凌问他现在还有什么别的问题吗?他虽然对游戏一窍不通,但在为人处世和系统经营方面可不是凌绝这样实力强但其他方面偏科严重的年轻人能比的,两人随便聊几句,凌绝居然收获甚多。

——这都是很宝贵的知识。先不说凌绝本来也不可能玩一辈子逃生计划,现实中的各种事情他总要学会处理。就说逃生计划这个游戏里面,最开始的一两个副本还算是单纯的“生存”,第三个副本和第四个副本已经开始有点花样,这让人不由得想到,也许之后还会有模拟经营的副本,或者是恋爱副本。

……

晚上,林静看到老凌老是蹲在星脑前,用他的二指禅打字法好像在搜索什么,不由得很好奇:“这是怎么了?工作上的事情?明天交给小王秘书不行么?”

结果过去一看,发现老凌查的是星空直播平台前段时间和他一起的另一个投资人,那人投的钱比他还多,但却比他还神秘,找不到多少真实信息。

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的公司名叫星海,这原本也是个很普通的名字,但是老凌却发现这家公司……和开发逃生计划的那家公司都属于一个集团下面的子公司。

这也就算了,问题是这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还姓晋。

老凌盯着这个晋字和后面跟着的先生两个字,心里忍不住就和凌绝今天说的那位叫晋阳的逃生计划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对上,心想不会是这样吧?难不成凌绝口中身为普通员工的小女朋友,家境其实这么复杂?

——应该是不会的吧?晋也不是很少见的姓氏,估计就是个巧合,他想太多了。

老凌不动声色,揽住林静:“没事的,就是一时想到了什么,你不是说今天晚上想把上次没看完的电影给看了吗?走吧去床上躺着看,我这就去把片子调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老凌其实很敏锐的2333333

但还是错过了真相。

这两天找到了一家猫咖,环境还可以,主要是店长小姐姐人好,对猫咪也好,这里的猫咪都比较健康,而且都是成年大猫,不闹人,我可以在这里好好码字~

有了这么好的环境,我就可以码多一些——然后存下来23333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今年也会有头发的、鸽子°、美食美克、夏目家里的喵森森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简单清澈22瓶;一沐鱼一10瓶;叶子4瓶;源御、夏目家里的喵森森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