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晋先生小队



作品:《穿越后他成了直播逃生界最能打的崽

“……你也被淘汰了?”

温君雅从他的特级体验舱里出来就听到这么贱兮兮的一个问题,他再也忍不住,强撑着优雅连续翻了三个白眼:“赵安遥,你会不会说话?”

从游戏里一出来,就被以“不遵守组织规则,出卖并且残害队友”为由关了小黑-屋的赵安遥现在唯一能找得到的人就是他们队长,因为之前出现过发生紧急事件的时候有组织里的人在被关禁闭导致等到大家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由于联系不上其他成员而凉透了的惨事,现在就算是被关小黑-屋,至少也能和队长或者其他高层联系上。(看啦又看手机版)

赵安遥脸上笑嘻嘻:“不会说话呀你要怎样~”

温君雅:“不会说就少说两句,我挂了。”

赵安遥赶忙哼唧两声:“可不要这么绝情嘛~我还没问你,你是怎么被淘汰的?被绝哥打的?”

“……”温君雅并不想说出实情,他刚刚在游戏里,被凌绝和巨蟒合起伙来戏耍简直可以称作一生的耻辱,这辈子都不会忘掉,但这件事是自己记着时时刻刻拿出来提醒自己,还是被别人知道时时刻刻拉出来嘲讽一番……尤其是赵安遥这么个不省心的玩意儿,那还是完全不同的。

然而他只要冷静下来一想,且不说他们明天肯定要去做复盘工作,就是凌绝自己也有直播,赵安遥从黑屋里面一出来就能看到,他也就懒得瞒了:“凌绝先一步找到了能量核心,他身上没有能量探测器,我之前查过,商城里还没有上架这玩意儿,所以掉以轻心了,我怀疑他是根据本能找到的。”

“之后他引出了盘踞湖底数百年的石岩蟒——你懂的就是那位原本是来检测我们三人实力是否过关的石老师,他们双方战斗之前,先把我这个误入战场的倒霉蛋碾碎了,这个答案你满意吗?”

赵安遥意义不明的啧啧出声:“哇……绝哥就是绝哥,我好开心呀,看到他打败你我就更开心啦!”

温君雅再次:“……”

他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你什么时候都喊他喊得那么亲了——对了,有件事情我真的想问问你,你难道以前见过凌绝先生吗?”

但是这不对啊,其实赵安遥知道凌绝这个人的存在,他就已经很怀疑了,难道这不是组织的绝密文档吗?他当时偷偷去看这些东西,还被晋先生斥责了一番,并且写了长篇检讨,关了很久的禁闭,不得不说这件事也是他为数不多的黑历史中的一个。

但高层却对赵安遥的异状没什么怀疑似的,虽然也让他“以后小心点,别什么话都乱说”,但却并不认为他知道凌绝是很奇怪的事情。

温君雅没有继续追究这件事,但到了今天,他还是有些忍不住了。

赵安遥陷入沉思。

从小黑屋的窗口看,他的确露出了非常少见的正经神情,在长达半分钟的思考之后,他抬起头郑重地告诉自家队长:“我和你说个秘密,你千万别给别人说,其实我已经活了一百多岁啦,所以我认识绝哥~”

温君雅心想我信你个鬼,个糟心玩意儿坏得很:“你可以滚了好吧!”

赵安遥说:“是真的呀,所以你以后和莫伊拉都对我尊重点,我可是百岁老人!”

“好吧你是百岁老人,我怀疑你接下来就要说自己是老年痴呆心脏衰竭了,”温君雅声音变冷,他意识到问赵安遥这种严肃问题是不可能得到答案的,也就不想再问:“行了,不管你是老年痴呆还是心脏衰竭,这次的惩罚都少不了。”

“喂这也太过分了吧!”小黑-屋里有些不平静了:“我不是已经关在这里,要关三天呢!”

温君雅说:“这对你来说怎么够?出来之后写个两万字的检讨,好好思考一下你的所作所为。”

“两万字?……”

“那就五万字。”

“——等等你是说真的?队长?”

温君雅下达最终通牒:“五万字,用星际通用语写完之后,再用兽人语,虫人语和鱼人语各写一遍,下个月之前我要检查。”

“——什么你还检查??????????”

赵安遥同志,在守护者组织内年青一代人中,不管是战斗力还是智商还是讨人厌的能力都极强,但不知道为什么文化课永远过不了,曾经被教官称作“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还不会写其他所有种族的文字”(一语双关)。

他头一次吃瘪了。

温君雅却神清气爽,决定去找晋先生,他肯定很想知道凌先生在游戏里的具体情况。

……

凌绝和石岩蟒的战斗声势浩大,几乎把正片湖水毁之一旦。

红队的三名小伙伴很能拎得清,虽然咋之前对蓝队的伏击取胜让他们大大打回了一些自己的自信,但现在绝哥让他们赶紧跑,跑的越远越好,他们也没有不自量力地在这里守着,而是撒丫子就溜。

三人到半路上差点跑不动了,又喝了几口白少阳之前买的酒才给续上。别的都没什么,就是喝多了有一点晕,蹲在远远的小山头上看着绝哥斗巨蟒,跟看全息电影似的。

白少阳:“嗝儿——啊你们说,这要是特效,得多少钱啊?”

“先别说钱,你就说谁能做吧,这得多牛逼的动作设计大师啊?做星际英雄系列的那个是谁来着?”乔乔-李头晕目眩:“这要真是电影,那可真是绝了。”

这时候正好凌绝跳到一棵大树上,石岩蟒的尾巴——就是之前伪装成海蛇族的那东西——也紧随其后狠狠拍上去,这样一颗参天巨树被它拍得半边树冠都成了渣,然而在那之前一秒,凌绝就又跳开了,他的动作自由得令人难以想象,而当他跳到石岩蟒的头顶,匕首刺下去被对方的鳞片格挡住,只好再次滑开的时候,那跳跃衔接的旋转都让人想不到这是在战斗,而是什么空中芭蕾一类的舞蹈表演。

因为和巨大的石岩蟒比起来,任何一个人类都会失去其本身的力量感,而变成渺小的存在。

但就这么个小小人类,在面对石岩蟒的时候却是浑然不惧,不仅如此甚至他还挑衅起来了:“其实我现在就可以离开,你信吗?”

——虽然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因为其他两队全灭,按照规则红队存活的四人已经算是赢了,直接可以选择赢得比赛并且退出游戏,但听起来就是好欠揍啊!

石岩蟒低沉的声音如铜钟般响起:“那么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问是这么问,石岩蟒的两只大眼睛却死死地盯着凌绝手上的能量核心。

凌绝这家伙居然把这颗不管是温君雅还是石岩蟒都异常看重的,几乎是这片峡谷的希望的能量核心上下抛动把玩:“回答我几个问题,这东西就还给你,我其实对这种单纯的能量体没什么兴趣。”

——没兴趣你还拿!

石岩蟒的目光几乎要喷火,但它最终还是冷静下来:“你想问什么?”

凌绝说:“我想问……请问这几年你见过这里的地上人吗?他们长什么样子?和我有什么不同?”

这个问题有点难为人,要知道不同的种族互相看那就是互相脸盲,在石岩蟒眼里,他们人类就跟巨鼹鼠族野猪族一样,男的女的勉强能分一分,穿着打扮那可就说不上来了:“这里的地上人吗?我只记得他们会穿毛皮,吃半生不熟的肉,倒是没有你那么多手段,和那么多武器。”

“唔,果然是这样。”之前他们看到野猪人那边保存的头骨就觉得这个世界的地上人似乎并没有发展出高级文明,然而被投递到这里的他们这些玩家倒都是装备齐全,什么物资也都有。

要说这是游戏的纰漏,那就太奇怪了,这个游戏在前几个副本都算得上是严谨,不会在这里出纰漏。

所以说,这是一个时间的游戏?

他们是从未来穿越回来的?

这个设定代表了什么?凌绝一时间也说不清楚,他只好把能量核心抛给石岩蟒:“好吧,我的问题就这么多,走啦,下次见。”

石岩蟒心想鬼才跟他下次见,它见过那么多人类,就没有碰到过这么烦人的!哦,不对——说道烦人其实还有俩,不过一个不够烦,一个太烦了,都不像这一个如此恰到好处。

但它眼睛滴溜溜转一圈,居然还附送了一个信息:“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人类,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不管是在我的世界还是在你的世界都是。”

凌绝此时已经让红队其他人退出游戏,他也选择离开,身形半隐半现之时听到这么一句话,惊得眼睛都睁大了:“什么?”

【恭喜玩家凌绝开启战争之地的外围地图——诅咒世界!这原本是一个非常美好的星球,但现在却因为一些原因遭到了恶魔的诅咒,a级地图原始之地、a级地图鲜血大教堂,以及s级地图童话镇现已新鲜出炉!玩家们快快升级来挑战吧!】

随着这一声系统提示,石岩蟒居然也消失在了副本之中。

或者说,整个副本,都跟着“他”消散了。

体验舱里,一名蛇人族懒散伸懒腰之后从中爬出来,出门就看到晋炀在和温君雅说话,他气得上去就骂:“你家那位什么情况啊!怎么比你还气人啊!”

正在努力地顺着晋先生的情绪说“绝哥很好很厉害”的温君雅卡壳了。

作者有话要说:蛇人是晋先生队伍里的……

所以他一开始是真的想和绝哥打个招呼(如果能耍一下是更好),然后就被耍了。

然而他不管怎么告状,晋先生都会说:干得漂亮!

另:晋先生小队可以理解为第一梯队,温君雅和赵安遥是第二梯队,俗称弟弟队。

绝哥这次被赵阴一手,更多的是因为同队伍的其他人都比较普通,绝哥没救过来。

一对一的话估计绝哥能一打二(但是可能会付出点代价,他现在的身体还没那么好。)

其他副本的石岩蟒就是普通游戏怪物,没那么厉害了。

这个副本结束,下一个副本是竞技场。单人淘汰制度,这两天在写细设,大家到时候可以一起来烧脑,一起来秃头。

这个副本没写好,我要打翻身仗啊啊啊啊啊啊!!!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魔王、坠落星光、姝姝姝姝姝姝姝姝5瓶;但求唯一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