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留面子



作品:《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看那奴才的鸟样,铲子就来气,如果不是杨晓纪阻止了他,还得揍他。

曹梦却对农怀恩做了个请的手势,笑道:“农老板,请到会议室稍等!”

“好,谢谢了!”农怀恩这回客气多了,那不可一世的表情,也收敛起来,带着那目瞪口呆的助理,跟着曹梦来到了会议室。

看到那助理的表情,曹梦还奇怪呢?这怎么跟半身不遂了似的呢?

她哪儿知道,这助理是吓的。

谁让她在楼下那会,往杨晓纪身上扔一百块钱来着?

当时她就以为杨晓纪是大厦的工人呢,可谁知道杨晓纪脱了民服穿龙袍,人家是皇帝。

那么鄙视人家,她能不怕就见鬼了。

再看看人家的会议室,连沙发都是价值连城,墙边的一排酒柜,摆满了各种名贵的酒水。

长二十米的会议桌,看着就霸气。

几位正在说话的总裁,只是回头看了看他们,跟着继续聊自己的,压根就没尿农怀恩。

也觉得自己的级别不够,农怀恩与助理就坐在了靠窗的沙发上。

其实他现在离开也可以,但人的心总有贪图的东西。

农怀恩贪的就是杨晓纪的财富,他想接近杨晓纪,讨好杨晓纪,就像会议室里那几个人一样,都想拿到杨晓纪的投资。

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助理就低声的说:“老板,我觉得我们还是离开的好,之前我们那可是装币,杨晓纪难道能不生气?”

农怀恩就说:“他年纪轻轻就身家过千亿,想想也不能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就算是生气也怪外面那个狗奴才,到时候我多说点好话,如果我们能握住杨晓纪这个财神爷,以后也就吃喝不愁了!”

正说话呢,换了套西装的杨晓纪,在曹梦与莫玲的陪伴下,微笑的走进会议室。

那几位老总,与农怀恩急忙都站了起来。

此时的杨晓纪,西装得体,气质超群,一米八五的身高,往那儿一站,高大,帅气,看的那妖媚女助理,都是一阵的心痒难耐。

那几位总裁,可不是空手来的,有的是送酒,有的是送烟,还有一位送的是极其名贵的海产。

唯独那农怀恩,两手空空,脸红脖子粗。

其实他们来见杨晓纪,无非就是想跟王者公司合作,开发各自的项目。

巨龙公司的总裁说的最直接,他们的企业现在都在资金上,需要更多的投入,扩大经营,而现在能给他们提供绝对帮助的,只有王者公司。

杨晓纪微笑着听他们说完,而后才笑道:“几位说的,我也听明白了,资金不是问题,主要还是看各位的项目,能不能有发展的潜力?说到底,谁都想赚钱,而且几位都是帝都的老企业了,我想我们的合作是没有问题的!”

给几位总裁乐的,差点给杨晓纪跪下叫爷爷。

可杨晓纪也说了,投资可以,但是他会叫人到企业里去实地的看看,以及项目的发展评估等等,这都是一定要有的。

杨晓纪开公司,赚钱是次要的,发展实力才是主要的,反正都是花钱,那就花的有点价值,不能让人都当他是大头。

送走几位总裁,杨晓纪才请农怀恩到近前来坐。

还让曹梦把巨龙公司老总送给他的红酒开了一瓶,倒了几杯。

一身职业装的莫玲,就面无表情的站在杨晓纪的身后。

实际上,这是杨晓纪要求的,只要不是在家里,无论在哪儿,身边都得有信得过的人。

莫玲的身手就不用说了,有她在,杨晓纪很安全。

农怀恩先来了个开场白,道:“杨总,之前是我的人不对,我给您道歉了,您就别往心里去了,回头我帮你教训那个畜生!”

说的这些,杨晓纪一个字都不愿意听,说手下装币,就像他自己没装币似的。

可这些话说了也没用,杨晓纪喝了口酒,转头却对曹梦说:“我去,这酒不错啊,你尝尝,有空也去买几瓶,留着咱大伙喝!”

那边的农怀恩弄了个大红脸,说了半天,杨晓纪压根没听进去,还跟那美女助理研究起喝酒了。

即便如此,他能怎样?还敢发火?那莫玲的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头一次感觉被女人盯着,居然这么的可怕。

这时,杨晓纪才说了句:“农老板,单独聊几句?”

“没问题,小美,你先出去吧!”

妖媚女助理是巴不得离开呢,那边曹梦也离开了会议室,到了莫玲这,却直接从后腰掏出了当初高雅晴送给杨晓纪的枪,放在了桌上,跟着也走出会议室。

看到枪,这农怀恩的表情就是一愣,心说,就是装个币而已,至于拿枪干吗?

杨晓纪解释了一句:“别怕,就是放在这里看着的!”

农怀恩也笑道:“原来杨总也是喜欢枪的人,改天我送你一把好的!”

都这会了,农怀恩还想装币,杨晓纪却收起笑容,很是严肃的说:“农老板,做什么都得有规矩,我有我的规矩,你也有你的规矩,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军火买卖,没有一把枪到龙国的世面上,怎么你想破了你的规矩?”

农怀恩的目光,立刻变得戒备起来,甚至还透着一股恐惧。

杨晓纪是怎么知道他的军火买卖的?

而且还知道他的军火不在龙国卖?这消息也太灵通了吧?

这买卖可不是卖白菜,随便在哪儿都能喊,都能卖,这可是玩命的活,杨晓纪跟他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

杨晓纪跟着就笑了,道:“农老板,你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不然我也不能单独跟你说这个!”

农怀恩可不相信这话,立刻问:“杨总,您就痛快点说,我哪儿做的不对,咱什么都好说!”

“其实那是你的买卖,我可没有别的什么想法!”杨晓纪喝了口红酒,跟着说:“但我还是那句话,什么都得有规矩,你把假药卖给我家亲戚,这就有点不合规矩了吧?”

话不说不透,农怀恩当时就明白了。

“您说,林国栋是您的亲戚?”

杨晓纪点了点头:“所以,你是不是应该做点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