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把痛苦吞了



作品:《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铲子看准了机会,一把拉开曹梦,一脚把邵沧伦踹倒在地。

惊魂未定的杨晓纪,抱起了已经是抽搐不止的老鸟,用手摁住了喷血的脖子,可却摁不住老鸟流逝的生命。

“老鸟,你挺住,我现在叫医生来!”

可老鸟却一把握住了杨晓纪的手,断断续续的说“老板,我心里得劲,真的得劲……”

世界慢慢变的黑暗,老鸟也不在能听到大家的喊声。

正如他说的,替杨晓纪接了这发子弹,他得劲。

老鸟是带着笑容离开的。

杨晓纪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想到老鸟为他挡枪的瞬间,想到大家曾经的欢声笑语,他的心再一次的碎了。

就像那倒映在镜中所有的美好,忽然碎成了片,扎破了手,更扎破了那哀默的灵魂。

铲子,老抽他们早已泪流成河,之前他们觉得老鸟不值得信任。

可现在他们才知道,老鸟才是他们中,最值得信任的人。

然而,他们的信任,老鸟已经感觉不到了。

任凭他们怎么拉杨晓纪,都无法拽起他。

杨晓纪的感觉已经混沌了,在那一刻,他的脑海是片空白,唯一的感觉,就是手上老鸟的血温,如此的滚烫。

当夕阳漫天之时,杨晓纪依旧呆呆的坐在屋顶上。

他就想知道,还要让他看到多少死亡?

每次的哀伤,每次的痛,已经让他痛到麻木,痛到寒冷。

如果他还是那个送快递的,是不是高雅晴与老鸟就不会死?

是不是他不想改变自己的人生?他们还在享受愉快的生活?

可脚下的城市,依旧在忙碌着,依旧存在着,没有人知道有多少好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再美的夕阳,此时也如那血一样。

铲子几个人也来到了屋顶,老抽也坐在了他的身边,缓缓的说“我的第一个战友牺牲的时候,我好几天都没吃饭,没喝水,到医院里挂了好几天的针,等到第二个战友牺牲的时候,我们在他的坟前喝醉了,等到以后再有战友牺牲的时候,我们会给他敬礼!”

“你肯定觉得我们是见的死亡太多了,麻木了,其实是我们明白了,人活着,总要去保护点什么,甚至有的时候需要我们用命去做,就算是牺牲了,也是值得,至少,我们做到了,我们保护了我们应该去保护的人,我们让更多的人活的更好,所以,我们给他们敬礼,那是因为我们要让他们知道,还有更多的人,也会像他们那么做!”

少年的感情终于是爆发了,那滚烫的泪水,就像老鸟为他流的血,夹着情,混着义。

老抽也想哭,但他咬着牙挺着,把杨晓纪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晓纪,男人有的时候要坚强,即便是痛,是伤,我们都要吞的下去,老鸟是个爷们,咱们也都是好样的!”

杨晓纪一把抹掉了眼泪,老抽说的对,既然他的命就是如此,那就吞,撑破了喉咙,刺穿了胃也要往下吞。

于是他低声的问了一句“都弄好了吗?”

“都搞定了,我们把邵沧伦弄到了别的地儿,老鸟那边也都安排好了,还好当时就我们这些人在,其他的员工都去吃饭了,不然邵沧伦也落不到我们的手里!”

晚上十点,杨晓纪亲自去机场接的安妮,以及韩淑仪跟韩思雨母子俩。

他当初答应过她们,一定要让她们亲手杀了邵沧伦这个畜生。

而安妮一方面是送她们母女来,其次也是想杨晓纪了,来看看他。

一行人来到了货仓,邵沧伦早就被五花大绑的扔在那儿了,手上还缠着纱布,正在那儿像待宰的猪一样,哼哼呢。

韩淑仪看到仇人,眼睛都红了,想想自己这么多年的苦,眼泪都喷出来了,捡起地上的一根拳头那么粗的木头,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抡。

疼的那货是满地打滚,头破血流,哭爹喊娘,求韩淑仪别再打了。

连韩思雨都去拦着韩淑仪,道“妈,别打了,你想打死他吗?”

现在谁也阻止不了韩淑仪,推开韩思雨,继续的打,直到邵沧伦都昏死不动了,韩淑仪这才把木头一扔,一口唾沫吐在畜生的脸上,总算是出了气。

剩下的就是给老鸟报仇了,可杨晓纪却摇了摇头,道“我不想杀人,就算是杀了他,也不能让老鸟活过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这些活,都不用铲子他们动手,安妮的几个手下,就解决了。

那五个杀手,一直都在暗处保护杨晓纪,这次杨晓纪差点被打死,安妮把她们几个好顿的训斥,而且安妮命令她们,从现在开始,贴身保护杨晓纪的安全。

给杨晓纪做保镖,就是她们以后的使命了。

其实她们也不想,谁知道邵沧伦会掏枪出来?好在这次杨晓纪捡了条命,不然她们几个也都别活着了。

所以,憋着股气的几个人,能轻折磨邵沧伦吗?还真的就让他生不如死了。

不过这些,杨晓纪就不在乎了。

安妮的到来,让他的心情好了很多,为了让杨晓纪更开心一点,安妮在夜总会,给杨晓纪唱了好几首歌。

她的歌声就像有种魔力,听了让人觉得很是沉淀,安静,杨晓纪的心情果然好转。

或者杨晓纪也想明白了,这就是人生不是吗?活着的,就要快乐的活下去。

在说了,人家安妮特意从花城来到帝都,饭都没吃一口,就来夜总会给他换心情。

如此还沉着脸,对得起人家安妮的一片心意吗?

当音乐慢慢的消失,杨晓纪很是陶醉的说“安妮,我一听你唱歌,感觉是有的纷繁与无奈,都消失不见了,认识你,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值得庆幸的经历!”

安妮笑道“如果我不来,也会有人安慰你的是吗?”

“可你不是来了吗?所以,我现在的心情好多了,不如我们去吃个宵夜,然后早点休息,这几天,我领你在帝都到处的看看!”

可安妮却笑道“我一会就得回花城,还有暗花要去做,你知道,这是规矩,等我把暗花弄好之后,我再来看你!”

虽然俩人都不舍,可杨晓纪也不想安妮为了他,破坏规矩。

于是亲自送安妮登上他的专机,一番热吻后,才目送专机升空。

可这时,杨晓纪的电话响起,是依依打给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