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装糊涂



作品:《我不想继承亿万家产

听到杨晓纪的口气,邵沧伦都要炸了,可还得是耐着性子,说“杨总,不用玩的这么绝吧!”

杨晓纪笑道“邵总,我有点不明白你说的,我只是跟几个好友在喝啤酒而已,玩什么了?”

就是跟邵沧伦装糊涂,反正现在谁着急谁知道?而且杨晓纪压根就没想着跟邵沧伦说啥。

现在还有一个小时,股市收盘,杨晓纪手里握的股票,已经不到百分之五了,全都抛掉,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邵沧伦跟着说“晓纪,我知道以前我没少跟你产生矛盾,但是生意是生意,你不能在这个时候踹我后脚跟啊!”

“邵总,我真是越来越不明白你在说啥了,这样吧,我这还有约会,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谈吧!”

说完,杨晓纪直接挂断了电话,弄的大家一阵的笑。

老抽就说“我估计邵沧伦现在的表情,肯定像是拉不出粑粑似的!”

铲子也说“他活他吗的该,放着生意不做,整天的玩这些没用的,这回看他还玩啥?”

话说邵沧伦气的,牙花子都要出血了。

早知道如此,当初有机会,就应该弄死杨晓纪,何苦到了现在,弄得他不死不活的。

简功克一直都在忙着稳定市值,五十亿的资金瞬间就不见了。

虽然他拿到了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可还是无力去挽回天霸缩水的市值,凭空蒸发了七十五亿龙币。

而这时,道格拉斯总部的高层,终于是把怒火扔在他身上了。

那位副总裁,亲自跟简功克视频,就一句话“我想听你的解释!”

这还解释什么啊?天霸副总的屁股还没坐热呢,就让道格拉斯损失了七十五亿。

那可是七十五亿啊,就算是资产过千亿的道格拉斯也心疼啊。

简功克只能擦了擦额头的冷汗道“布鲁克先生,这次是有人恶意的打击天霸的市值,几乎是在我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就发起了攻击,虽然损失了七十五亿,但好在,稳定了股指!”

布鲁克面无表情的说“这没有任何价值,重要的是,你把七十五揣进了别人的兜里,而买回来的,是毫无价值的股份,道格拉斯先生很愤怒,你现在立刻赶回总部吧!”

回总部,就意味着他简功克,再也别想在道格拉斯资本投资工作了。

可他还想报仇,更不想输的这么惨,于是恳求道“布鲁克先生,这次的打击,的确是损失了很多,但至少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了天霸集团,而且邵沧伦的cl药物已经可以生产了,到时候,市值还是可以恢复的,道格拉斯先生当初不也是因为cl药物,才决定投资的吗?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把所有的损失,都给你们赚回来,还有,布鲁克先生,您喜欢的那个花瓶,我帮你找到了,我会叫人亲自给您送去!”

别的布鲁克不想听,可一说这个花瓶,他的心就有草了。

只能是叹了口气道“简,这次的机会很难得,我希望你能够珍惜!”

连线切断,简功克半天都没说话,直到邵沧伦的视频连进。

这俩人还能说啥?除了骂杨晓纪,还是骂杨晓纪,甚至是恨不得杀了杨晓纪。

最后,邵沧伦就说“简总,现在资金已经不见了,cl的生产恐怕也不能进行了,我们还是需要资金啊!”

简功克想了想,说“道格拉斯那边不可能在有投资给你了,这个问题我也帮不了你,希望你能在道格拉斯愤怒之前,尽快的搞定生产的资金!”

视频切断,气的邵沧伦把电话都摔了。

为了这五十亿的资金,他差点连命都没了,现在还能有谁帮他?

越想越气,他立刻给老鸟打了个电话,只有一个命令“给我杀了杨晓纪,你父亲需要的药物,我会给你的!”

电话切断,在洗手间里的老鸟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才推门出来,就看到铲子跟老抽,正微笑的看着他。

“你们这是?”老鸟先是一愣,跟着就装做正常的表情问了句。

铲子说“没什么,杨总那边有活给我们,咱赶紧的吧!”

“哦,好,走吧!”

一行人来到了郊区的一个废弃的货仓,老鸟心里有鬼,就不想进去。

可铲子几个人直接围住了他,老抽还笑道“你干嘛啊,杨总在等我们呢,要去哪儿啊?”

“我,我尿急,你们先去吧,我等会就去!”

他身后的那位,外号叫‘火辣’的保镖,冷哼一声道“我看你是心急吧,别他吗废话了,你自己不去,我们帮你去!”

也不等老鸟说话,铲子上去就是一拳。

已经忍了他很久了,这一拳的力度,可想而知,把老鸟的牙都揍掉了俩。

老鸟也没有反抗,甚至喊都没有喊一声,很简单,他认了。

来到货仓,见到了杨晓纪,老鸟捂着嘴说“没错,是我出卖的你,你想怎么弄都行!”

说别的也没用,老鸟也知道杨晓纪不会放过他,要知道,当时就是因为他的出卖,差点要了杨晓纪的命。

可杨晓纪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从兜里掏出手帕扔给了他,道“把嘴上的血擦擦!”

老鸟接住手帕,疑惑的看着杨晓纪,怎么还想让他死的干净点吗?

然而杨晓纪却缓缓的说“我知道你这么做不是为了钱,是为了你的爸爸,他老人家得了重病,需要cl药物才能好,你为了拿到药,不得已才出卖我的,所以,我并不怪你!”

“杨总,你……”老鸟震惊的看着杨晓纪,原来他早就知道一切了。

少年跟着说“老鸟,我早就说过,咱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困难,咱们一起去扛,可你怎么就不明白,邵沧伦能帮你,还用利用你吗?药我已经叫人给你家我叔送去了,你也可以轻松点活着了!”

“杨,杨总!”

老鸟噗通一声跪在了杨晓纪的脚下,心里就像翻江倒海,各种愧疚,各种难受,撕拽着他的心,让这位年轻人,失声痛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