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云小说 > 都市小说 > 青萍 > 第1032章 错错错

第1032章 错错错

一见金灵欲言又止,善解人意的陈玄丘忙笑道:“金灵师姐,这一声师姐,可不只是尊称。http://m.ruxueshu.com/1563053/玄丘久仰师姐大名,对师姐也素来敬仰。今有幸与截教诸多朋友同辈相称,所以能以师姐相称,于玄丘而言,已是莫大荣幸,师姐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陈玄丘想着,她既然来了,我和碧霄的事儿,要不要跟她说说?

总归人家是截教大师姐,截教将重开,她是毫无疑问的掌门人,这事儿总要让她知道的。

不过,也不知金灵是否有别的事要谈,且先看看她的来意吧,倒不好贸然提起此事。

金灵被他一番客套,心情倒是放松了下来。

金灵笑道:“陈师弟客气了,你如今可是巅峰准圣,放眼三界,也是一等一的人物,金灵托大,做一个师姐,才是荣幸之至。”

谈笑几句,金灵想着先从别的话题引入,也免得尴尬,不然女方家长主动向男方求亲,实在难以启齿。

金灵便道:“四御今已赶到紫微帝星,不过,他们爱惜羽毛,不敢主动来攻,我们且困住了他们,也有利于西王母娘娘和东华帝君的行动,暂时倒可以这般僵持下去。我打算……”

金灵停顿了一下,肃然道:“我打算利用这段时间,重开截教山门。”

陈玄丘道:“甚好!如果金灵师姐不嫌弃的话,陈某愿去观礼。同时……”

陈玄丘望向金灵,肃然道:“截教重开山门之日,我将解散自在宗。自在宗内众妖仙,任其去留,我是希望金灵师姐不要嫌弃,能把他们收归截教门下。”

金灵有些讶异,吃惊地道:“你要放弃自在宗?”

陈玄丘道:“不错!自在宗,乃是西方灵山多宝世尊授权所建,虽是教外别宗,终究算是西方一脉。我不希望众妖仙再与灵山有那许多瓜葛。”

金灵道:“纵然如此,你只要自立一教,换个名头也就是了,那也大可不必撤了山门呐。”

陈玄丘摇头一笑,道:“金灵师姐有所不知,玄丘独来独往惯了,不喜欢聚集大批门人徒众。纵然是建立了自在宗后,陈玄丘也很少在宗门内出现,一直是摩诃萨大师帮我打理。”

陈玄丘苦笑一声,道:“现如今,我与西方处境微妙,摩诃萨大师不与我反目相向,已是极好的结果,势必不能再请他帮我打理自在宗。

截教,是我极崇敬的教门。这些妖仙,都是有血性的汉子。给他们一个正大的出身,也不枉他们追随我一遭,还望金灵师姐成全。”

金灵重开截教山门,还不知道能召回多少同门,如果有如今依附于陈玄丘的大批妖仙加入,那自然是极好的事情。

截教本就不在乎出身来历,如果一下子有这么多的妖仙来投,对没落多年的截教来说,无异是一件极其提振士气的事情。

只是,金灵可不相信陈玄丘的说辞,她只以为这是陈玄丘做了截教的女婿,有心讨好自己这个“丈母娘”。

咳!一想到自己还是个黄花闺女,倒是成了这样的长辈,金灵也不禁有点小羞涩。

她想了想,便道:“玄丘师弟这是说的哪里话来,能有如许之多的妖仙大圣肯加入已然没落的截教,这是我截教之幸才对。玄丘师弟,你的恩情,金灵代表截教,记在心上了。”

陈玄丘忙道:“金灵师姐言重了。”

金灵略一沉吟,又复笑道:“玄丘师弟,你……和碧霄的事,我已经听那丫头说了。”

陈玄丘一听,也不禁有点难为情。

金灵一瞧他居然腼腆起来,本来有些不自在的心情,倒是生起了打趣的意味。

金灵笑道:“玄丘贤弟人品俊逸,修为高深,能喜欢我家碧霄师妹,那是她的福气。”

陈玄丘一听,金灵这是同意了,忙长揖道:“多谢金灵师姐成全。”

金灵急忙举手轻轻一抬,一道劲气扬起,托住了陈玄丘俯下的腰身。

“玄丘师弟,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这是还有条件?

难不成是要替碧霄要聘礼?

陈玄丘有些诧异地看着金灵。

金灵咬了咬唇,尚未言语,俏颜先红了。

“玄丘师弟,你的好事可不只这一桩呢。”

陈玄丘愕然道:“还有什么事?”

金灵晕着脸儿,轻笑道:“玄丘师弟,你以为,心仪于你的,就只有碧霄师妹一人?”

陈玄丘一怔,看向金灵。

金灵微微羞恼,没出息的两个臭丫头,向来只有男方向女方求亲的,哪有你们这般上赶着的?这叫我怎么开口嘛。

不过,这陈玄丘不仅人品俊逸风流,如今又是三尸准圣境的无上修为,这样的道侣,实在是错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

罢了罢了,为了云霄、琼霄两个丫头的终身幸福,我就厚一次脸皮吧。

金灵轻咳一声,微微垂眸,道:“玄丘师弟,你有胆有识,智勇双全,更是年纪轻轻,便成为准圣境高手,放眼三界,再没有比你,更叫人倾心的男子了。”

这个……

被金灵这样的猛女子如此温言细语地夸奖,陈玄丘有点不好意思,连忙谦逊一番。

金灵抬手,掠了掠鬓边的发丝,细白整齐的牙齿轻轻咬了咬下唇,低声地道:“我截教中,除了碧霄,却还有人,早已心仪于玄丘师弟了。”

陈玄丘吃了一惊,金灵道:“哎,说起来,都是心高气傲的女子呢,往日里,便是如何再才智卓绝的男子,也不放在眼里的,谁能想到,一颗芳心,如今偏就系在了你的身上。”

金灵看了陈玄丘一眼,有些嗔怪的意味。

如果他平素表现的冷傲一些,想来也不至于如此。

现在三霄姐妹,居然都心仪于他,自己做为女方家长,还得低声下气替她们说媒。

一向心高气傲的金灵姑娘,也有些不甘心呢。

可是,云霄和琼霄已经动了心,又能怎么办呢?

像她们这样的姑娘,不动心则已,一旦动了真心,只怕再难回头了。

她们曾经受过伤害,七魄有伤,若受了刺激,一旦变回那怯懦不自信的模样,可就生生毁了她们了。

想到这里,金灵便生出了勇气,道:“我自幼只是修行,情之一字,不大懂的。也许,这就叫一见钟情吧,如今,我腼颜为她……们保个媒,却不知玄丘师弟意下如何?”

金灵说到“她”字,后边便轻轻一滑,把“们”字滑了过去。

没办法,实在难以启齿嘛。

云霄三姐们,那是孤傲的天边一朵云,是截教外门弟子中声名最为显赫的人,是师尊最宠爱的三个外门弟子。

如今说嫁,一股脑儿地都要嫁给陈玄丘一个人,她金灵可是比三霄更加的心高气傲的,不嫌丢人呐?

陈玄丘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金灵忙道:“你不必担心,我跟你的说的人,身份地位,比碧霄只高不低;容颜姿色,绝不下于碧霄;性情尤其温柔恬美;修为境界呢,也比碧霄更加深厚。做你的道侣,和合双修,共求大道,绝不至于拖了你的后腿。”

“不……不是,我只是觉得……”

陈玄丘声音都结巴起来,吞吞吐吐的,一如方才金灵难以启齿的样子。

金灵娥眉一挑,希冀地看着他道:“你觉得怎样?”

陈玄丘被她满是期盼地看着,不禁面红耳赤起来,期期艾艾地地道:“金……金灵师姐……”

“嗯?”金灵也很紧张,他不会拒绝吧?不会吧?这可是我头一次替人保媒诶。

他要是拒绝……

我现在好像又打不过他,那该怎么办?

陈玄丘红着脸儿道:“金灵师姐容颜绝美,修为高绝,玄丘……玄丘自然是万分敬仰的。只是……只是玄丘对金灵师姐……那个……”

金灵听到这里,脸上的笑容慢慢开始消失了。

好像……有点不对劲儿的感觉。

陈玄丘鼓足勇气,道:“只是玄丘对金灵师姐,一直敬如神明。师姐竟突然对玄丘表露青睐……之意,令玄丘惶恐,一时……一时竟不知该如何作答……”

金灵瞪着陈玄丘,脸慢慢地红了,胀红的如鸡血一样。

然后那脸又慢慢地白了,胸脯儿却渐渐地挺得更高,好像所有的气,都被吸进了胸腔里,胸要爆炸了似的。

金灵师姐这是表白被婉拒,恼羞成怒了么?

陈玄丘顿时如临大敌。

燃灯、长耳定光仙,两个佛祖级大修士,都是被金灵弄死的。

这两次,陈玄丘都亲眼目睹。

虽说他现在修为已经隐隐然还在金灵之上,但金灵悍勇无匹的形象,却已深深刻印在了他的脑子里。

此时眼见金灵发怒,陈玄丘不由得心中凛凛。

金灵瞪着陈玄丘,一字一句地道:“你以为,我说的那女子,是我?”

“难道不是?”陈玄丘也惊了。

他接触比较多的截教女弟子,与碧霄同辈儿的,除了金灵,还能有谁?

不怪陈玄丘想错,金灵羞于启齿的态度很容易叫人误会,这就不说了。

再说云霄和琼霄,她们曾为了小妹碧霄与陈玄丘打过交道的,当时她们压根没表露过自己对他的爱慕。

陈玄丘哪里想得到,她们竟是因为女孩子的矜持与羞涩,把这个希望,寄托在了金灵身上?

屋外,暗处,云霄和琼霄、碧霄悄眯眯地藏在那里,窥探着厅中动静,心中说不出的紧张。

“砰砰啪啪……”

厅中突然传出了声音,碧霄一呆,奇道:“这是什么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