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她的信封内,薄薄的一张纸。



作品:《宠宠欲动

亲订阅不足,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重新刷新, 谢谢。

徐卿寒大手握着温酒的手, 把人带进来,嗓音很是低沉:“妈。”

冯佩媛假意才注意到他们,担心自己会笑出声有失了长辈风范, 表情严肃地抬头,看过去:“来了,这位是”

“温酒。”徐卿寒言简意赅, 并没有介绍她的身份。

把人往冯佩媛病床前一带,转头,对她说:“我母亲,冯女士。”

温酒先忍下这男人的举动,站好后, 才抬起头,拿出招牌官方笑容:“冯阿姨好,听说您住院了, 我和徐卿寒正好在谈事,就跟着一起过来看望您,好点了吗”

冯佩媛先是盯了她半响,突然挪动着身体坐起来,招招手:“医生说我就是情绪激动才晕过去, 没多大事。来,你走近些。”

温酒有些迟疑, 猜不透徐卿寒的母亲是什么态度。

要说恶意也没有,看她的眼神还充满了欢喜

她犹豫的几秒钟里,徐卿寒长指抵着她后背,又往前一推,然后他看了眼精神抖擞的母亲,低声却对温酒叮嘱:“我去跟医生聊会我妈病情,你陪她说会话。”

温酒瞪起眼看他,用嘴型说:“我陪什么”

她还能和徐卿寒的母亲聊什么。

“温小姐。”

冯佩媛此刻眼里已经没有徐卿寒这个人的存在了,她将温酒拉到跟前,握着姑娘的手,又是一顿欣慰点头:“你真人比网上那些照片还好看,这脸蛋儿,真标志。”

温酒被一顿夸得有些茫然。

她脑补出来的那种豪门贵妇摆出盛气凌人的架势,要赶走贪慕虚荣的女明星场景,完全没发生。

一时间,还有些适应不了冯女士的热情。

冯佩媛整个人陷入在惊喜当中,完全忽略了温酒尴尬的表情,自以为很善解道:“你和卿寒的事,阿姨都在网上看到了,没事没事,改明儿直接公开,也让那些闲的没事干的记者闭嘴。”

温酒:“”

“其实我”

她想解释,冯佩媛却没有给这个机会,把话又抢了过去:“唉,你说我家这儿子,论起外貌品行吧,都是没一点挑剔的,偏偏没有哪个女孩子能把他哄骗到手。阿姨以前都怕他只跟男孩子玩,把性取向都玩坏了。”

说到这,冯佩媛看到徐卿寒现在给自己找了一位这么漂亮的未来儿媳妇,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脸上笑容也快崩不住,说着就脱下手腕的玉镯,放在她手上:“你和他要好好的,事出突然,阿姨也没有什么见面礼,这玉镯戴了十几年了,你先收下。”

“冯阿姨,我不能要这个。”温酒被吓得清醒了,连忙拒绝。

不收怎么行

冯佩媛硬把玉镯塞过去,紧紧握着她漂亮的手:“别不好意思,阿姨都懂。”

“不,冯阿姨你不懂。”

温酒挣脱不出来,表示很无奈:“我和徐卿寒不是那种关系”

她现在是有口都解释不清了,说不是那种关系,两人确实被记者偷拍了开房的证据。可是,又真的没到能谈婚论嫁的地步。

不管她怎么去解释,冯佩媛都能跟自我屏蔽一样,说:“阿姨知道你害羞。”

“”

就在两人还在你送我还这个玉镯的时候,有人敲门了。

晚上,医院的走道没什么人。

施宜初穿着一身记者的职业正装从电梯走出来,看起来是看下班不久,得知冯佩媛高血压犯了进医院后,就马上赶过来了,连那满头乌黑的秀发披散在肩膀,被风吹得都有些凌乱。

她朝病房方向而来,远远地就看到徐卿寒就站在走道上,一身黑色商务西装笔挺,单手插在西裤口袋,他英俊的面容映在白色灯光下冷沉无比,面前,还正站着一位态度恭敬的女秘书。

两人口中谈论的,便是网上被曝光的绯闻。

施宜初感觉自己胸口的心脏渐渐收紧,闭上眼睛,将情绪压下去。

等平复下,才面色如常地走过去:“寒哥。”

徐卿寒和厉雯的谈话被打断,他目光扫过来。

“我听老宅的人说冯姨病了住院,刚从公司赶过来。”施宜初脸上露出真切的担忧之色,问道:“冯姨人怎么样了”

“医生说是情绪激动,无碍。”

听到徐卿寒这样说,施宜初表情一松。

她是真盼着冯佩媛好,语气也放心下:“我去看看冯姨。”

徐卿寒神色稳沉看着她,这让施宜初微微愣怔:“不方便进去吗”

这时,厉雯说道:“夫人正和温小姐在里面说话。”

施宜初再傻也没明白过来一二,她也不知道自己表情该怎么形容,半响,笑了笑:“她都来见冯姨了啊”

徐卿寒没接她这句话,气氛有些微妙。

厉雯想了几秒,主动问起一人:“宜初小姐,你知道魏铭这人吗”

施宜初淡淡的视线看过来,脸色表情微僵:“有所耳闻,好像是我公司负责娱乐版块的记者吧前阵子听说他偷偷跟拍温酒,被主编当众斥责了一顿。”

“那也难怪了。”厉雯告诉她:“就是那个魏铭,瞒着上司把温小姐和徐总的事曝光在网上,估计是心存报复。”

施宜初内心很复杂,语气极轻:“谁知道呢。”

谁知道魏铭口中那个小白脸,不是温酒出差被跟拍时遇见的孟岣。

而是徐卿寒呢。

早知道,她应该先看一眼照片的。

施宜初抬眸,眼神透着倔强看着徐卿寒英俊的脸,跟他自嘲道:“我还不知道记者手上压着温酒跟人开房的那些照片,男主角竟然是你。”

徐卿寒神色淡漠到极致,对施宜初的态度差别甚大。

厉雯见徐总薄唇抿着没说话,又道:“那记者就是个心理扭曲的变态,宜初小姐就算你知道了,也拦不住。”

施宜初笑了笑,跟没了力气一样。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几人没在走道上站太久,将病房的门敲了两下,便推了进去。

而温酒见到有人来了,瞬间都跟看到拯救者一样,她手腕被强行戴上玉镯,脱不掉,看到徐卿寒,正想跟他说,却又看到了跟在身后的施宜初。

霎时间,温酒什么都不想解释了。

她脸上表情淡了几许,看着施宜初满怀关切的来到病床前,轻声细语问候冯佩媛的身体状况。

儿子的终身大事有着落了,冯佩媛这会精神比谁都好,跟施宜初介绍温酒:“这位是温小姐,卿寒的女朋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施宜初表情微僵几秒,又若无其事地看着徐卿寒说,“温小姐什么时候成了寒哥女朋友了”

温酒漂亮的眼睛眯起,最喜欢看这女人故作淡定的一面,明明已经气得要死,还装。

她嗤嗤的笑,也看向徐卿寒,晃了下手腕的玉镯:“你妈妈给我的。”

徐卿寒将抄在裤袋里的修长大手伸出来,握了下她过于柔软的手,没有回应施宜初的质疑,而是开腔道:“嗯,衬你肤色。”

两人的手都牵在一起了,什么事都不言而喻。

施宜初怔了有一分钟,才低下头。

最高兴的莫过于冯佩媛了,她就说今天是个好日子,一早上起来眼皮就跳动的不停,原来是有惊喜等着呢。

她对温酒说:“酒酒啊,改明儿来阿姨家,你们女明星工作那么辛苦,阿姨给你煲汤喝。”

才在病房里聊了没一会,称呼就从客气的温小姐变成了亲热的酒酒了。

温酒发现徐卿寒的妈妈天生自然熟,也不知道怎么生出一个脾气不好惹的儿子,她内心吐槽,脸上却挂着漂亮笑容说:“好的,我记住了。”

冯佩媛见到未来儿媳妇的面了,也把悬着的颗心给放下,不过身为未来婆婆,也该在温酒面前表现一把。

她语气严肃,对徐卿寒说;“网上的事尽快去澄清,别委屈了酒酒,实在不行就我来召开记者招待会。那些无良媒体,真是一个个嘴巴不留情。把好端端一个姑娘家说成什么样,看着气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妈,我知道了。”徐卿寒应付着母亲,又伸手拉过温酒,说道:“天色不早,我先送她回家。”

“去吧去吧。”冯佩媛已经迫不及待地赶儿子了。

她刚说完,又想起什么,连忙叫住两人:“你们就别再去什么酒店了,家里能睡人。”

温酒看着冯佩媛热情的眼神,顿时有种冲动。

更多书籍正在添加中....烟云小说更新速度快,无广告
本站域名 : www.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