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阅读:

第641章 反栽赃(第一更!)



作品:《抗日之敌后争锋

指挥官迎着部下的紧张目光回答:“不是没找到那些大洋,而是有人捷足先登,提前一步把车厢里的大洋都抢走了!我们一起去第一节车厢,你看了就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说了!”

整整三十具日伪军尸体横七竖八躺在车厢内,身上的血已经流干了。

车厢地面上的鲜血已经凝固,没有顺着车厢地面的坡度继续流淌……

而且车厢里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人,车厢里面到处都是飞溅的鲜血,但血腥味并不是很浓。

这跟副手在最后一节车厢里看到情况完全相反。

在那里,自己刚刚走到车厢门口,浓烈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车厢地面到处都是流动的血液,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日伪军尸体上的子弹孔也在不断往外冒血,看起来特别血腥……

稍微一对比,副手心里就有了判断:“长官,这里的日伪军已经被打死一段时间了,不是被我们刚刚杀死的!”

说完脸上就露出一副恍然大悟表情:“我好像有点儿明白了!有人在我们前面干掉这节车厢里的日伪军,顺便把鬼子放在车厢里的大洋全部抢走了……”

“是谁这么狡猾,害得我们白忙活一场,实在是太可恨了!”

指挥官很认真检查了两具小鬼子尸体,又看了一眼车厢前后被打碎的玻璃,非常肯定回答:“肯定是救国军干得!”

“第一节车厢里的日伪军全部干掉,最后一节车厢里的日伪军完好无损,说明攻击火车的人就藏在火车上,通过近距离突袭的方式拿下第一节车厢。”

“如果他们跟我们一样从铁路两侧攻击火车,最后一节车厢里的日伪军肯定有所察觉,也就不会出现第一节车厢里的日伪军全死了,最后一节车厢完好无损的情况。”

“尸体上的子弹孔也证明了这个判断。”

“我们脚下的日伪军都是被冲锋枪子弹打死的,冲锋枪射程有限,子弹的杀伤力远远比不上步枪,除非近距离射击,否则它们射出去的子弹没机会打穿士兵身体。”

“但我们眼前的尸体中间,好多都是贯穿伤,说明攻击他们的人就站在他们几米外开枪。”

“从他们身上的弹孔分布情况来看,攻击他们的人全部藏在车厢顶,分别从车厢前后位置和车厢一侧三个不同方向发动攻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干掉车厢里的日伪军,结束战斗。”

“火车快速行进的时候声音非常大,再加上后面小鬼子都躲在车厢里面,冲锋枪的射击声又没有步机枪那么响,所以他们没有察觉到第一节车厢已经遭到攻击的危险。”

“既然攻击车厢的敌人一直藏在火车上,那他们只可能在交易的时候上车。”

“只有救国军有机会把一支部队悄无声息藏进火车!”

攻击最后一节车厢的副手听完就怒了:“他们太狡猾了,本来我们还打算突袭火车以后栽赃陷害,让日本人把我们当成救国军,觉得救国军想要黑吃黑,没想到他们自己就上了,根本不需要我们栽赃!”

“那咱们辛辛苦苦伏击这辆火车,除了干掉二十个日伪军,其他什么收获也没有,太亏了。”

另一个副手也听得怒气冲冲,很不满骂起来:“我们没有抢到大洋,那战区许诺给我们的好处就没了,今天晚上咱们还真是流年不利,太晦气了!”

指挥官沉着脸回答:“你们都太小看救国军了!”

“咱们今天晚上不仅白跑一趟,还被救国军给耍了!”

“他们不仅抢在我们之前劫走了大洋,日本人一点儿都没有察觉。我们跟着对火车发动攻击,把押车日伪军全部杀光,日本人肯定会认为车上的大洋都被我们抢走了。”

“如果我们身上的救国军军装起作用,日本人就会清楚救国军黑吃黑的事,然后中断跟救国军的后续交易,再出动重兵报复救国军,以牙还牙。”

“如果我们身上的军装没有起作用,日本人肯定会把我们当成劫走大洋的罪魁祸首,然后不惜一切代价来报复我们。”

“救国军不仅通过黑吃黑白得大量粮食,还栽赃陷害我们,进一步激化我们跟小鬼子之间的矛盾。”

副手听完后脸上的怒火更盛了,马上对指挥官问:“长官,我们绝对不能让救国军的阴谋得逞,一定要让日本人知道大洋是被救国军劫走的,我们一块大洋都没抢到,不然就太冤了!”

指挥官摇摇头:“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现在劫火车的是我们,等日伪军增援部队杀过来,所有尸体都会变成一个样,他们肯定查不到救国军捷足先登的证据,下意识就会把我们当成罪魁祸首。”

“唯一的希望就是我们身上的救国军军装,让日伪军增援部队觉得我们就是救国军。”

“大家马上撤退,路上留下一些痕迹,先往救国军防区方向撤十公里,然后分散隐蔽,让日伪军觉得我们撤到救国军防区了。”

太原日军军部,因为军长和参谋长都没有休息,平时湖南的指挥部今天晚上照得跟白昼一样,所有人都坚守在自己岗位待命,随时接受长官命令。

凌晨两点半,指挥部的电话终于响起。

仍然是参谋长亲自接电话。

听筒放到耳边时,参谋长脸上还带着紧张而又激动的笑容。

手握话筒听了不到二十秒,脸上的笑容就没了。

接下来几十秒的交流中,脸色明显变得越来越沉重。

重重放下话筒后,蒙了两三秒才急匆匆跑到军长面前:“长官,火车出事了!”

“空车返回的列车进入皇军占领区后,在距离救国军防区大约二十公里位置遭到攻击。”

“火车被炸脱轨,押车的士兵全被杀死,我们卖粮食得来的大洋也全部被抢走。”

“增援部队沿着敌人撤退方向一路追杀,发现他们是往救国军防区方向逃跑的,追了不到十公里对方就消失了!”

军长听完就想发火,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参谋长继续报告:“长官,我觉得您之前的担心是对的,攻击列车的人肯定是救国军,他们想黑吃黑,既要粮食又不想出钱,不然他们打完火车抢了钱以后不会急匆匆救国军防区跑。”

副参谋长听完后也是一肚子火气,很不满骂道:“救国军太嚣张了,竟然真敢对我们黑吃黑!”

“长官,我建议咱们马上终止跟救国军的第二次交易,然后继续派重兵封锁救国军防区,顺便派飞机把我们刚刚卖给他们的粮食全部炸掉。”

“要是有可能,还要命令我们潜伏在他们防区的情报人员行动起来,炸掉几个粮库,进一步加剧他们粮食短缺的危机,让救国军好好尝一尝激怒我们的代价!”

参谋长听完就一脸赞同说道:“我同意派飞机轰炸救国军。”

“我们刚刚卖给他们的粮食有七百万斤,救国军的转移速度再快也还在交易点附近。天一亮就派飞机过去轰炸,肯定能取得不小的战果。”

听到这儿,军长脸上的怒火反而平息不少,毫不犹豫打断道:“给我闭嘴!”

“如果你有确切证据证明:火车真被救国军给劫了,我肯定现在就给航空兵下达轰炸命令!”

参谋长犹豫了一下提醒:“增援部队报告,攻击火车的敌人确实往救国军方向撤退了,这应该可以作为救国军攻击火车的证据吧?”

军长摇头反问:“如果这是敌人虚晃一枪,故意把我们的注意力往救国军身上引,以此来达到栽赃陷害的目的怎么办?”

参谋长一听眉头就皱了起来:“还真有可能!”

“我记得长官您之前说过,救国军虽然有黑吃黑的想法,但几率很小。就算他们真想黑吃黑,那也要等三次交易全部完成后再黑吃黑。”

“救国军特别想购买我们手里的粮食,肯定不会为了几万块大洋而导致交易终止,太得不偿失了。”

“而且我们不仅可以终止剩下的交易,还能出动飞机和情报人员摧毁他们刚买到手,还没来得及藏起来的粮食。”

“救国军团长周成那么聪明,肯定能想到这一点,所以他们不会做这种自断手脚的蠢事。”

“我现在就安排情报部门查清楚真正的罪魁祸首!”

在郑云山的故意引导下,日军情报部门天亮前就查到参谋长想要的情报。

“长官,您的判断是对的昨天晚上突袭火车的罪魁祸首确实不是救国军。”参谋长强压着心头蹭蹭往外冒的怒火,很不满报告。

军长没有直接问是谁,而是盯着参谋长反问:“我没猜错的话,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二战区吧!”

“长官英明!”参谋长一脸诧异感慨,没想到军长又判断对了。

然后解释:“情报部门报告,二战区潜伏在我们占领区的情报部门集结了五十多人突袭火车,行动前他们还专门找了大量救国军军装,想要栽赃陷害救国军,以此来阻止我们继续交易,顺便激化救国军跟我们的关系。”

“幸亏长官英明,看出里面的问题,不然我们就被二战区给耍了。”

“拉拢救国军的计划也会半途而废!”

今天第一更送到!求订阅!求月票!求收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