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而已。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许绍洋已经不知道躲到哪个角落里看戏去了, 正好他不出来,徐酒岁也懒得跟他道别。

抬脚往外走的时候, 刚迈过门槛, 就被身后的乔欣叫住, 只见她眼中还有不安和迟疑, 好一个受了惊的小可怜——

明明恨得要死。

偏偏能做出这种表情。

“那天, 你看见我上车后转身走掉, 让阿昭着急,是故意的吗?”乔欣问。

徐酒岁有些惊讶她这么想, 于是勾了勾唇角:“不是。”

她是真的意外加惊慌,薄一昭说的对,没有哪个女人面对乔欣会自持冷静, 她太完美, 温婉的女人是个男人都喜欢……

所以那天她落荒而逃。

她说的都是真话,但是从乔欣脸上的表情来看,她大概已经不相信了。

不信正好。

她巴不得自己在她眼里是个母夜叉, 她永远都不要来招惹她。

两人慢吞吞走到地下停车库,出电梯的时候,徐酒岁甚至还非常温柔地扶了她一把,薄一昭的车就停在电梯门口。

徐酒岁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前脚刚踏入车内, 便听见乔欣柔弱的声音响起:“阿昭, 我还是另外叫一辆车跟在你们后面好了……徐小姐好像不太喜欢我,我——”

她话还没说完, 徐酒岁继续往车上爬,坐上副驾驶座“砰”地一声关上车门,打断了她的话。

乔欣站在车外目瞪口呆。

徐酒岁坐在车内面无表情。

薄一昭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非常冷静地对副驾驶座上的人温和道:“能轻点吗,车门都要被你摔掉下来了。”

徐酒岁不理他,自顾自地降下了车窗,薄一昭这才无声叹了口气,冲着车窗外的人点点头:“那你叫车吧,一会你让司机开前面带路,我在后面跟着也安全。”

说完,不等诧异得快要头发都劈叉的乔欣说什么,徐酒岁重新把车窗升了起来。

薄一昭笑了,这个天真的男人还有心情逗她:“怎么不说话?不怕我阻止她自己打车,非要她上车么?”

“上次我走的时候,你也没非让我上车,这次也没理由这样优待乔欣,”徐酒岁打从楼上下来,第一次正眼看向他,“你这不是活得有滋有味的,何必想不开找死?”

她这带着威胁的反问,问得薄一昭笑出声,男人摇摇头露出个“你说得对”的表情。

徐酒岁还在想“婚房”的破事儿,索性拿出手机自己玩,不搭理他了。

过了一会儿,乔欣的助理开车过来接她,车子往外开了几分钟后,男人这才踩了油门缓慢开出停车场。

……

路上确实有些堵车,两人坐在车上实在无聊,能干什么呢——那也只能翻翻黑账,打发无聊的时间。

令人比较惊讶的是,徐酒岁没开口说话,薄一昭倒是主动先问了。

“你刚才在上面对乔欣说什么了?她怎么那副表情?”男人目视前方。

“做什么,兴师问罪啊?我说我打她了你信么?”徐酒岁低头玩她的消消乐,停顿了下问,“你应该问她对我说了什么。”

男人转头扫了她一眼,示意她有屁快放。

“她说她是天选之女,而你将会是迷途知返的羔羊,寻找过年轻和刺激后,就会回到她的身边,”徐酒岁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来划去,游戏发出噼里啪啦的音效,她头也不抬,“你怎么看?”

“扯谈。”

“她还说你爸妈给你俩在近海市买了婚房,近海市房价多少啊,要不要八万一平?”

“要。”

“噢。”

“心动不心动?”他随口问,“明天带上户口本,都是你的。”

“婚前财产,离婚我都分不到一块砖,我读书看报的,”徐酒岁嗤笑了声,表示自己才不为五斗米折腰,“骗鬼呀你。”

“你点点头,我明天就去把它转赠给你,”手搭在方向盘上,男人一脸认真,“它就是你的婚前财产了,跟你离婚,我亏得血本无归,行不?”

花言巧语。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是属狐狸的呢?

“你这是想在我过门前,先给我扣上拜金女的帽子,逼你爹妈跟我决裂?”她斜睨他。

“决裂什么?跟他们二老有什么关系?乔欣说错了一点,那房子是我自己买的,老公真的比你想象中有钱一点。”

而眼下,徐酒岁却完全没有跟他开玩笑的心思。

放下了手机坐起来,她侧过身,微微眯起眼认真盯着身边男人的侧脸,问:“她是不是总是这样,仗着你们父母是世交,仗着你们一块长大,仗着朋友身份留在你身边——你以前所有交往过的人都被她这么赶走的,嗯?”

薄一昭抬起手拍拍她的头。

手被不耐烦地拉开。

他又伸手去摸她的脸。

她就一脸气急败坏都掐他的手。

“我不知道,”薄一昭无奈地说,“以前没人跟我说过这个,一般来说她们嘤嘤嘤就跑了,我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甩了。”

徐酒岁沉默三秒。

“这个臭……”徐酒岁用口型把后面两个字自动消音,改为使劲儿掐他的手,“你就不能离她远点?不行你必须离她远点!你今晚,不对,你现在就打电话跟她说,她不可能!没希望!等不到!迷途的羔羊彻底迷失在老子这片阴山大草原了,她滚一边去绚烂开放,春花灿烂!反正羊只吃草!”

挺严肃的一件事儿,薄一昭愣是被她丰富的用词再次逗笑了。

徐酒岁那个气啊,而且是越说越来气,炸毛的猫似的使劲打他:“你给我打电话!开公放!”

薄一昭被她挠了几下,受不住了往旁边躲:“开车呢!”

开个鸡毛车,他们堵立交桥上呢!

徐酒岁把窗户降下去,半个身子探出去看了眼,前面大排长龙一眼望不到头,至少能给他有一首歌的时间对乔欣放尽狠话。

她猛地缩回手,不说话就瞪着薄一昭,男人架不住她这么瞪,自己也看了眼前后拥堵的交通情况,叹了口气,妥协了。

身子往副驾驶那边歪了歪,脸伸过去。

徐酒岁气势汹汹,黑着脸吧唧亲了他一下。

力道大得恨不得从他脸上啃块肉下来。

男人这才拿出手机,播了个号码,那边响了两下就被接起来了,一个细细柔柔的声音带着一丝丝欣喜接起来:“阿昭?”

薄一昭来得及张口说话前,旁边伸过来一个白皙的指尖,摸索着在他手机屏幕上摁下了公放键——

失笑摇摇头,抓过她伸过来的指尖咬了一口,舌尖卷过她柔软的指尖……痒得徐酒岁一个哆嗦,连忙把自己的手抢回来。

薄一昭笑了笑。

“是我,”他声音一本正经,“乔欣,你今天是不是跟岁岁说什么了?怎么把她气成这样?”

电话那边陷入一阵哑然失声的沉默,大概是乔欣陷入“徐酒岁怎么能恶人先告状这么不要脸”中无法自拔。

但是当着薄一昭的面,乔欣不可能说徐酒岁凶巴巴,她说一句她就有十句在后边等着……吃了个哑巴亏,她只能委屈地问:“我没说什么啊?只是闲聊的时候说到因为从小一起长大,所以我特别了解你的喜好,比如你喜欢长头发,性格比较温顺的女生。”

这避重拈轻的。

“我也不是说她短头发就怎么样,这种事我也管不来呀,怎么了!”乔欣问,“她生气了吗?”

薄一昭抬起头看了徐酒岁一眼,后者抱臂,小下巴扬得高高的,看到他看过来,还特意伸手撩了把自己的短发:就短发了,怎么着吧,洗头省水,这叫会过日子!

不怎么着。

伸手掐住她的下巴,轻佻地摇晃了下,男人转回去继续打他的电话,只是换上了低沉严肃的语气:“我的主流审美确实偏向于长发,但是没人规定喜欢吃鱼就要吃一辈子的鱼吧?你跟她说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这不是诚心给我找事?乔欣,徐酒岁是我女朋友,我希望以后你不要跟她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

“阿昭……”

“我一直把你当朋友,”男人微微蹙眉,打断了对方委委屈屈的呼唤,“许绍洋怎么看你,我就怎么看你,没有别的意思,以后也不会有——”

“阿昭!”乔欣急了,“徐小姐跟你说什么了,你至于这么埋怨我?我们认识多久了,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么?你为了个认识不到半年的人就跟我说这种话?!我到底怎么她了?!”

薄一昭看向徐酒岁。

后者瞪着一双水汪汪的杏眸,一脸无辜加受气小媳妇儿似的望着他。

这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的男人喉结滚动了下,而这次不用徐酒岁掐他,他自己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似的,绝情的话往外倒得如同不要钱:“乔欣,这些话我不应该说得那么明白,但是你年纪也不小了,还不明白男人是什么样的生物么?咱们打小认识三十年,你觉得一个正常的男人会放着喜欢的人就在眼前那么久,碰都不碰一下?”

他停顿了下,然后自我总结——

“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男人而已。”

他语落,电话那边始终未说话。

等了很久,只能听见她越发粗重的呼吸声,然后是一声短暂的抽泣声,电话被挂断了。

车内陷入短暂的沉默。

过了一会儿,薄一昭正想问徐酒岁这样还满意不,还没来得及张口,就听见她拍了下掌,指着前面开始动弹的车辆说:“哎呀,通了——老师快走呀,后面的车摁喇叭了。”

语气不可谓之不欢快。

就好像她真心在为这座城市糟糕的交通得到缓解而欢欣鼓舞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