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他向她的世界走来。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第二天早上起来, 想到昨晚神魂颠倒时瞎鸡答应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薄一昭就想把手机关机, 做一个不信守承诺的渣男。

然而徐酒岁天生就是上天派来整治他的刻板生活的。

十一点的时候, 薄一昭正坐在研究院他亲爹的办公室里看合同, 手机响了, 微信一则。

【岁岁平安:昨晚你答应了什么没忘记吧, 下午千鸟堂见?】

男人挑了挑眉, 将厚厚一本聘用合同扔开了。

【薄:大清早爬起来就跟我讨债?】

【岁岁平安:嘻嘻!】

【薄:别嬉皮笑脸的。】

【薄:我记得我说过什么,不就是扎个耳洞, 至于还要去千鸟堂?不看我和许绍洋打起来不高兴是吧,你安的什么心?】

【岁岁平安:千鸟堂有打孔枪。】

【岁岁平安:行,不去, 在家里操作。】

【岁岁平安:我用缝衣针烧红了给你直接上手扎, 放心,就是疼一点,保证消毒到位。】

【薄:……】

【薄:下午三点有空, 千鸟堂见。】

【薄:你三点半再到,不许提前。】

【岁岁平安:你说“不许”的时候特别性感。】

男人对着手机冷笑一声。

【薄:你也就抠字的时候特别厉害。】

薄一昭没冤枉她——

谁让她打字时候利索得很什么都敢讲,平时见了他像个哑巴。

让她说点什么好听的得连哄带骗,简直比登天还难。

【岁岁平安:关了灯我也厉害。】

薄一昭:“……”

哦, 对。

确实是, 天黑了黑灯瞎火时, 她也很勇敢。

【薄:你还真有脸说,】

【岁岁平安:你懂什么?没听过一句话吗——妙语连珠是猎物, 支支吾吾是喜欢。】

薄一昭:“……”

这胡说八道得确实挺有说服力,他勉为其难地接受了,放下手机拿起刚才扔开的合同又翻了两页……看了两行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耐烦了,干脆直接翻到最后去看薪资——

没办法,不久的将来他可能就是个拖家带口,养家糊口的人了。

媳妇儿脾气不好,情商低,生意估计也不太好。

小舅子又还是个学生,读书吃饭哪样不花钱,学习好说不定要送出国深造,像养了个大儿子。

综上所述,他肩膀上负担还是很重的。

男人一系列动作都被不远处陪他一起回近海市的亲爹看在眼里,因为并不知道他这儿子肩膀上的负担,所以他只能看见他迫不及待地翻工资的样子。

薄老头露出个跟刚才男人看手机时如出一辙的冷笑:“俗。”

“您懂什么,”男人头也不抬淡淡道,“我要结婚了,不得不在意这种。”

薄老头抬起手掏了掏耳朵:“什么?你?结婚?和无线电波发射器?”

薄一昭“啪”地合上了手上的文件夹,想了想问:“还记得许叔叔当年天天带您老上山烧香,感谢菩萨让许绍洋给他找了个小姑娘当准儿媳妇,从此许绍洋修身养性,许叔叔感天动地的那件事儿吗?”

薄老头说:“记得,怎么啦?”

薄一昭真诚赞叹:“那香烧得挺好。”

薄老头:“什么?”

薄一昭:“现在那个小姑娘是您老的准儿媳妇了。”

薄老头:“……”

薄一昭作为“隔壁家小孩”,从小品学兼优,老师问以后长大要做什么,他就乖乖地答“科学家”那种——

长得帅,个子高,从上小学一年级开始当“你看看隔壁薄家小子”当到高三,是整个小区所有同年龄层其他小朋友的童年阴影。

这种小朋友一般都要被其他小朋友孤立的。

只有许绍洋,虽然深受其害,却还是不计前嫌地捏着鼻子勉强和他玩,连带着其他的人也不敢孤立薄一昭。

长大以后,阿昭给予洋哥的报答就是把洋哥的媳妇儿变成了自己的媳妇儿。

毫无良心可言。

薄老头听完这曲折的关系,快要窒息了:“这事儿你怎么干得出来的,你给我分析分析!逢年过节的你不尴尬我还尴尬呢!”

薄一昭才懒得管这些老头尴尬不尴尬,他也就是通知一声,并没有准备征询他们的意见,所以“哦”了一声,对薄老头的担忧无动于衷:“我和她好的时候他们都分手快两周年纪念日了,纯属巧合。”

他想了想,补充了句:“所以你不许说她坏话,要是以后见了面,眉毛也不许抖一下——她特别敏感,哭起来我哄不了,你别给我找事。”

哦,这下不用“您”了。

“……”薄老头被儿子酸得牙倒,“那你先给我说说,小洋怎么跟那个小姑娘,啊,分手的啊?”

薄一昭冷笑一声:“他自己偷腥被抓。”

“哎呀!”薄老头表示辣耳朵,“怎么这样!那你怎么想的?”

“幸灾乐祸。”

“……”

“以及得意。”

薄一昭站起来,整理了下身上的正装,抬脚准备往外走,想要下午到千鸟堂之前换一身衣服——

毕竟总穿正装,显老。

薄老头见他要走,就问他去哪,薄一昭头也不回表示自己去千鸟堂……前者一听,这不是许绍洋的地方吗?

“你去那干嘛?”

走到门口的男人脚下一顿,抬手将系得整整齐齐的领带拽松,解开了一丝不苟扣到最上方的衬衫衣扣,释放喉结。

他笑了笑:“去耀武扬威。”

薄老头:“……”

薄老头心里已经开始盘算今年过年得给人家许家准备什么厚礼才不会被老许操着扫帚打出来。

毕竟经过薄一昭那生动的”烧香许愿”事件描述,现在薄老头的思维已经被带进沟里,就琢磨着这“抢媳妇儿事件”好像他也有一份儿,算得上是同谋——

万一这儿媳妇真的是当年他随手一烧的香抢过来的呢?

毕竟薄一昭三十二年铁树开花也是不容易,这要不是有烧香拜拜菩萨佛祖,还真不一定能办得下来。

就是有点对不起老许。

但是圣人云: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所以薄老头决定听圣人言,还是原谅自己这一回,他站起来,一把拽住往外走的儿子:“有空带人回家吃饭。”

薄一昭闻言一顿,想了想,轻描淡写地“嗯”了声,听上去比较敷衍。

薄老头顺手抽过门边报架上的报纸,卷了卷,抽打他:“听到没有!说认真的!”

“万一你们欺负她怎么办?”

“讲什么鬼话!三十二岁的人了——我和你妈是那种人吗?!”

“哦,那你一会找台研究所最贵的仪器在它跟前庄严发誓,撒谎一句它坏一年。”

“……”

谈判结束,男人满意地拎着刚解下来的领带,转身走向停车场。

……

回家换了衣服到千鸟堂,徐酒岁果然还没到,薄一昭勾了勾唇角,在某些场合她实在是乖得让人想不疼她都难。

许绍洋对于他的“不请自来”表现得平淡如水,烧上开水抓了茶叶,自顾自在茶盘前面坐下来。

水开的时候,薄一昭站在许绍洋的作品墙跟前,看了半天,懒洋洋地张口问问:“哪个是她画的?”

“你们不是感情好得很吗,”许绍洋眉毛都懒得抬一下,奚落他,“这点默契都没有?”

“我又不懂这些。”

薄一昭坦然得很——

这就是自信。

因为懂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偶尔遇上一两样不懂的,就可以坦然承认,并不会觉得这有什么好丢人的。

许绍洋拎起烧开的水壶,眼神儿随便給他指了下角落,薄一昭一眼看过去,这下真的找到了,蹲在那副《烛九阴》跟前看了半天,心想他确实见过这幅画,在街角那家阴暗小店的橱窗里。

那店阴森森的,营业和没营业一个模样,那时候他从来没想过他的未来媳妇儿会窝在那里面。

记忆中橱窗里的那副和眼前这副没有太大区别,唯独的不同,这下面还有个龙飞凤舞的落款:九千岁。

薄一昭认出来那是许绍洋的字迹,不爽了三秒。

“你砸她店做什么?”薄一昭坐回了许绍洋对面,“不怕她恨你?”

“她恨我,不是正好,你就开心了。”

“是挺开心的,”薄一昭大方地接过男人推给他的那杯茶,“但是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许绍洋抬眼,深深地看了男人一眼。

“因为比起把她追回来,做我的女人……我更不愿意看她因为个人情绪。放弃‘九千岁’这个名字,这个身份。”他缓缓地说,颇有些掏了心肺的意思,“她是我亲手带出来的徒弟,很有天分,我亦对她有很高的期望,所以我不允许她这样缩在奉市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发霉生蛆——所以她不出山,我就逼她出山。”

“你知道在这个法治社会,每个人都拥有人身自由和个人意志的吧?”

“阿昭,你是不是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我只是想告诉你,其实你没有资格逼她做什么事。”

“我是没有资格,但是不妨碍我这么做了,”许绍洋点了只烟,眯起眼吸了口吐出白雾,“做坏事,做坏人,还讲什么资格?”

当一个人坏得连他自己都很有毫不掩饰的自知之明,他就具有一定的反派角色人格魅力。

薄一昭是品出一点味道来,但是他并不担心这样的魅力会影响什么,毕竟作为被这个反派欺负的人,徐酒岁只会恨许绍洋这个人恨得要死。

这就行了。

他甚至宽容地懒得计较“九千岁”这个名字大概也是许绍洋给她取的——有些人注定会在你的伴侣生命中留下无法磨灭的浓墨重彩的一笔,你没有办法去抹掉,就放宽了心坦然接受……

珍惜当下,珍惜眼前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说,嫌弃什么三十二岁的老男人,他要是二十三岁,岂止带她去植皮,可能还要带她去洗脑。

薄一昭笑了笑:“等我们结婚了,过年带她去你家拜年。希望你到时候暂且做个好人,给弟媳发个红包。”

许绍洋捏了捏杯子:“结婚?”

“嗯,她太没有安全感,估计是你害的……当然我也有一点原因,比如人设看上去太完美也不是什么好事。”他不要脸地说,“所以我给她安全感,我觉得结婚就很好,我愿意照顾她,她估计也很愿意被我照顾。”

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此时此刻许绍洋只想把滚烫的茶水泼到他那张似笑非笑的狐狸脸上去。

他放下茶杯,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突然觉得他前所未有的碍眼:“……你到底来做什么的,当我这菜市场啊?”

“昨晚你徒弟跟我说要把那个纹身往我身上扎,我觉得太过离经叛道就没同意,她就说先扎个耳洞试试,看看我能不能接受。”薄一昭道,“我觉得她可能是嫌我太老。”

许绍洋闻言一愣,随后又冷哼一声:“确实老,三十二岁了,扎什么耳洞。”

这是薄一昭打从迈入千鸟堂的门,第一次真心实意地赞同他这位阿哥的发言,并且由衷希望一会儿他能在徐酒岁面前再说一遍。

两人在说话的时候,徐酒岁踏入千鸟堂。

这时候,薄一昭和许绍洋已经过了刚开始的嚣张跋扈阶段,毕竟大家都是见好就收的人……所以眼下两人一人坐在那喝茶看书,另外一人抽烟发呆,场面相当和谐。

徐酒岁走过去,看了眼许绍洋:“薄老师说,昨天的设计图,是我赢了。”

“他是你男朋友,当然是你赢,”许绍洋笑了笑,无所谓地说,“joker后来也知道了这件事,你觉得他能接受这个结果?”

“我赢得光明正大,机械臂谁不会画,动了一点点脑子吗!”徐酒岁跺了跺脚,“你怎么都说话不算话?”

“因为我向来说话不算数——你让他把图纹好,我就把设计图还给你,或者你现在就报名刺青比赛海选……二选一,岁岁,不要说师父对你不够宽容。”

徐酒岁闻言,再也懒得搭理许绍洋,转向薄一昭。

用“看吧我说什么来着”的表情瞅着他。

男人将她拉过去,坐在自己腿上,捏了把她的脸,带着笑意道:“瞪我做什么,又不是我说话不算话,我都坐在这里了,已经是我尽最大的努力。”

徐酒岁闻言,觉得这话还算顺耳。

于是再也不挣扎着要从他怀里起来,伸手揉了揉他的耳垂……薄一昭笑了笑,抬起手捏着刚才他用过的茶杯凑到她嘴边。

垂眼看着她头往前伸下意识地去嗅茶杯里的茶水,白皙的鼻翼像是兔子似的微微煽动,男人眼里的笑意加深……

徐酒岁就着他的手喝光了他喝了一半的茶,茶水微烫,让她原本在屋外染上的寒气从体内散去,唇瓣也微微泛红。

薄一昭看她毫不抗拒地喝下自己碰过的茶水,盯着她的唇瓣看了一会儿,有点想在大庭广众之下没有素质地像是低级动物似的吻她。

喉结上下滚动了下。

感觉到他的目光,完全不知道自己哪一点又戳中男人的徐酒岁转过头莫名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男人低头在她唇边落下非常克制地一吻:“没事。”

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指尖跳动了下,心想他身上真的很暖和,想赖在他怀里,最好一辈子都不下来。

她不知道其实她想说的话都写在水汪汪的眼里了,但是薄一昭看得到,唇边笑意加深,起了恶意……颠了颠大腿,颠得坐在他身上的人跟着抖了下,故意逗她:“进来没叫我。”

“什么?”她问。

“叫我什么?”

“……”

“嗯?”

“哎呀,”她红着脸拧他的耳朵,小声抱怨,“烦死了,你别老逼我叫那个!”

男人低笑出声。

气氛腻歪得能拧出水来。

许绍洋忍无可忍地站起来转身从屋子里拿了一把打洞枪还有酒精棉,往桌子上一拍。

“打,打完快滚。”

他面无表情地说。

实际上他看上去很想拿着那把打洞枪对着薄一昭的脑袋来一枪——

如果这玩意可以具备那种功能的话。

……

徐酒岁拉着薄一昭找了个没人用的工作间,将他摁在纹身椅上。

然后那种甜腻得滴出水的气氛在徐酒岁用酒精棉给薄一昭消毒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屁股底下是冰冷坚硬的纹身椅,男人又开始怀念起想要当手机关机、查无此人的渣男。

酒精擦上去就开始犯凉,那种凉天然就能让人回忆起针扎的痛……

男人下意识地偏了偏脑袋,然后就听见耳边,小姑娘在那咯咯笑:“你怎么回事啊,那么怕扎针?”

“小时候唯一一次调皮,跟别人翻墙去施工地,”他的手搭上她的腰,揉了两把,嗓音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从墙上跳下来的时候,没注意下面,一脚踩到扎了钉子的模板上。”

徐酒岁“嘶”了声,瞪圆了眼,觉得自己的脚底都开始痛了。

薄一昭看她这样子,伸手捏她的鼻尖:“是不是忽然心疼老公了?”

“闭嘴,你别老讲那两个字呀!”徐酒岁被他的用词臊红了脸,“讲故事骗我心软是不是?”

“是真的,”他说,“你可以去问问门口那个,还是他送我去的医院……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门口那个自然说的许绍洋,看来他们小时候感情真的很好……

当然现在也不差,因为刚才许绍洋看上去是想把他们两个切成块状扔进门口的垃圾箱里再送去垃圾回收站碾碎的,但是他很文明且克制地,只是让他们“早点滚”。

徐酒岁给打洞枪换上医用的钢针,消毒好,将冰凉的枪压在那人的耳垂上:“三秒,很快的噢,我数三声——”

薄一昭表情有点不自然了,瞥了她一眼:“好好数啊。”

“嗯,三,二——”

“啪”地一声,她纤细的手腕一震。

坐在纹身椅上的男人痛得弯下腰。

徐酒岁第一时间扔了打洞枪,将他拽起来,踮起脚凑过去去看他的耳朵——她的手握惯了纹身枪,非常稳,所以给他打耳洞技术也很好,压根没出血,只是有点充血泛红。

伸手拍了拍男人发白的脸,她忍笑:“行了,好了……松嘴,牙都咬碎了。”

他掀起眼皮子扫了她一眼,黑着脸将她拉过去一口咬住她的唇瓣——后者猝不及防地倒在他身上,唇边的笑被他吞进嘴里。

舌尖挑开本来就没闭合的牙,找到藏在后面柔软的舌,纠缠。

他痛得厉害,耳朵又麻又烫,握在她腰间的大手也使了力,将她和自己换了个方位,有些粗鲁地压在纹身椅上。

舌尖扫过上颚,她整个人便缩着往后躲,脊梁骨都在发痒。

他这才仿佛大发慈悲地松开她被啃咬得红肿的唇瓣,两人气息都不稳,他双手卡着她的面颊肉,将她的脸嘟起来,恼怒道:“你都没数完三!”

话语里怨念实在太重,徐酒岁“噗”了一声,笑出了眼泪!

“要是结婚了,刚才那些已经构成离婚的契机,”他拍拍她的脸,“徐酒岁,你这是犯罪。”

此时她放松地躺在刺青椅上,柔软的短发散开,一点没有被他的话威胁到,亮晶晶的眼笑得弯成月牙,伸直了双手抱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下来——

男人靠过去,她亲亲吻他的脸侧,稀碎的吻一路落到他耳朵下面。

“气什么呀,我这不是怕你躲么?”

柔软的哄劝中,他感觉到一个湿软的触感扫过他的耳廓,又痒又疼。

猛地一僵,像是一瞬间温度从耳廓那处扩散开来,奔腾汇聚于小腹……扶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仿佛是想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低头惩罚似的咬住她的鼻尖,灼热的鼻息尽数喷洒在她粉嫩的面颊上,凶神恶煞地板着脸凶她:“舌头别乱碰,剪了你的。”

“你剪,你剪。”

她不知悔改地笑了笑,用刚摸过仪器冰凉的指尖碰了碰他的耳朵——医用钢钉没有款式可言,就像一根银针固定在那里,伴随着她指尖的拨撩,泛着冰冷的金属光泽。

这让男人严肃的侧脸平添一股禁欲的性感味道。

心中微动——

如果两个人,是风格迥异,过去生活的世界从不相叠的两个人,那么此时此刻,她却看见他在妥协,试图向她的世界走来。

女人向来是感性的生物。

所以这一瞬间她红了眼,微微抬起身,蹭他,往他泛红的耳朵上吹气,叫他喜欢听的那两个字……把他哄得心花怒放,恨不得死在她身上。

他额头轻触她的额头。

漆黑而沉定的瞳眸之中都是散不开的欲望。

指尖压了压她勾起的唇角,他想了想,问:“回奉市以后,去我家吃个饭?”

徐酒岁“啊”了声,眨眨眼,因为没反应过来一脸迟钝,显得有点呆。

但是。

呆也可爱。

“让我爸看看他烧香抢来的儿媳妇,咱们早点办事,”他嗓音喑哑,“后悔了,等不了三年……赶紧领证,有证驾驶,放心你我他。”

“你在说什么?”

他轻笑,俯下身重新吻住她。

“我想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