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我女朋友,见笑。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最后还是被小船摁着头买下那条裙子, 回到家徐酒岁就红着脸把它塞到了箱子的最底下,那副模样和塞情趣用品没有任何区别。

小船抽着烟看着她鬼鬼祟祟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心中有一瞬间是真的有点儿迷茫……随后心想算了, 可能现在的男人就喜欢这一款。

徐酒岁约会当天难得穿上了高跟鞋, 又借了小船的裙子, 红色的裙子和红色的高跟鞋, 还有一件黑色的小西装。

“你真的不穿那条裙子吗?”出门前小船不死心的问, “裙子买来就是要穿的。”

徐酒岁脑袋摇得快掉下来:“他真的会打断我的腿。”

小船:“……你这是找了个男朋友还是找了个爹?”

徐酒岁正趴在梳妆台上捣鼓她的头发,头顶的发丝翘起来一根也不被允许的那种一丝不苟。

小船靠在她身后, 欣赏今日算是盛装打扮的“小师姐”——

撅着屁股趴在梳妆台上的年轻女人身材是恰到好处的娇小,红与黑将她白皙的皮肤衬如白雪;

并非完全的瘦,只是翘起的臀让腰看上去显得纤细, 裙摆之下, 腿上也是有肉的那种,因为太白了,一眼看上去能看到淡青色血管, 让人看着就像捏一把。

腿上大方露出的日式新传统的纹身花样丰富,让她这一身打扮显得不那么单调,端庄里面带着一点儿年轻女人该有的野性……

小船走上去捏了把徐酒岁的大腿:“走了,小妖精, 捣鼓什么, 够美了啊——我要是师父, 今天都舍不得抽你了。”

“又不是给他看的。”

徐酒岁翻了个白眼。

……

小船开车将徐酒岁一路送到了《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公演的剧院场地门口,路上买了一杯咖啡耽误了一会儿, 她们到的时候时间已经不算早。

接近演出开场时间,剧院门前已经聚集了好一些人。

盯着剧院表演厅外面挂着《胡桃夹子》公演宣传海报,海报上的女人在翩翩起舞,半空中双腿拉得又长又直……

怎么会有傻女人想不开拉着男朋友来看乔欣啊?

转头正欲再奚落两句,看着坐在副驾驶一脸紧张的人,小船又不忍心打击她了……转身给她解开安全带,掐了把她柔软的小细腰:“去吧,我们岁岁今天的样子,和尚都会动心的。”

今天的小姑娘和那天的土斑鸠不是一个物种,就是她也忍不住想要动手动脚,拍拍脑袋捏一把脸什么的,乖得很。

徐酒岁不理会小船的爪子,只是坐在副驾驶,目视前方。

在剧院大门口,印着《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剧照的巨型海拔旁,立着个冷鼻子冷眼的男人——

哪怕人海茫茫,那仿佛衣架子似的身形和英俊冷毅的出色外貌,还是让徐酒岁一眼就看见了他。

男人身着正装,看上去是刚刚从研究院那边办了正事赶过来,眼下一只手放松地放在西装口袋里,另一只手抬着,在低头看时间。

他目不斜视,自然不会发现周围有些结伴而来的小姑娘已经偷偷看了他好多眼。

在他放下手抬起头来时,躲在车中的徐酒岁瞬间犹如鹌鹑似的往下缩了缩,心中一阵狂跳——

……搞什么哟!

以前也没发现他帅得那么鹤立鸡群!

人到了大城市,连帅都帅得冷眼高贵了些呀!

身边的人猛地顺着副驾驶座椅滑了下去,可怜小船一脸懵逼:“干嘛你?”

徐酒岁抓着她的衣袖,紧张得眼珠子乱转:“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

小船茫然道:“什么?这成语能这么用吗?”

徐酒岁不理她了,只是捏着她的衣袖的指尖都在微微泛白,可见用力。

直到手机响起。

在小船凉嗖嗖的注视下,她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紧张的头发都要竖起来,手机靠在耳边:“……喂、喂?我我我,在!”

电话里的男人显然被她的紧张弄得莫名其妙。

从车子里,可以看见他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眼,确认自己没打错电话之后才重新放到耳边,问:“到哪了?”

“快到了。”

她声音紧绷,犹如做贼。

只听家电话那边男人淡淡“嗯”了一声,想了想又问:“穿的什么?”

“裙、裙子。”

电话那边瞬间沉默。

徐酒岁那个毛骨悚然,补充说明:“不是那天那条呀!”

无声的压迫消失了,男人懒懒地应了声,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就听见在自己的身侧后方,响起了个略微惊喜的女声:“薄先生?”

薄一昭,转过身去。

不远处,车里,握着电话的徐酒岁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

小船只来得及看见原本整个快钻到副驾驶座椅底下的人忽然像是打地鼠游戏机里的地鼠似的,“嗖”地一下坐起来冒出半个脑袋,手里的咖啡差点整杯泼到面前的方向盘上,她茫然地眨眨眼,小声地问:“你怎么啦?”

徐酒岁摇摇头,直直地盯着前方——

在她目光所及方向,只见一个穿着普通,扎着丸子头的年轻小姑娘正笑得一脸灿烂地站在鹤立鸡群的男人身边,歪着头跟他讲话,她手里拎着几杯咖啡外带。

不知道是什么人。

直接挂了电话,徐酒岁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踢着高跟鞋向着薄一昭走过去。

在她距离薄一昭大约二百多米的时候,男人就一眼在人群里看见了她——这是他第一次看她穿裙子,临近深秋,近海市今天只有14°C,她却穿着一条只盖过大腿的红色连衣裙。

裙摆下两条腿直且白,在一大堆长裙、裤袜和牛仔裤里,异常显眼。

男人眉心跳了跳。

余光看见一个站在不远处大概是在等女朋友的年轻男人手里的饮料洒了一手都没发现,目光像是黏在了裙摆下,藏在阴影中武士猫的刀尖。

薄一昭:“……”

看她昂首挺胸走过来,像是一只骄傲的孔雀,他头疼地抬起手揉了揉眉心,告诉自己,既然选了这么个小姑娘,那就得有爱心和包容心——

不能生气,不能生气,重要的话说三遍,不能生气。

大庭广众之下也不能把她拖过来摁在腿上打一顿,等下再和她算账。

他显得颇为冷淡地从徐酒岁身上收回目光,转开了头,带着温润笑意地转向刚才和他搭讪的人——

这人是乔欣的经纪人兼生活助理,这时候出现在这应该是出来给她买咖啡的。

薄一昭原本没打算告诉乔欣今天他会来,没想到站在门口还是被她的经纪人撞见了,后者显然误会了他的来意。

“先生来之前应该跟我们乔欣说的呀,正好可以给你留一张VIP座的票!你买了票了吗,我可以去问问欣姐还有没有多余的VIP位置的票,往常总能留下几张的。”

“不用了。”

“噢,我知道了,惊喜是吧?”

“……”

乔欣的经纪人热情度很高,显然她也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乔欣的什么人。

按照道理来说,乔欣的形象不合适对外公布谈恋爱,但是当对方是完全的圈外人,而且还是国外的物理博士,那可以写的新闻就完完全全地可以偏向正面了——

理科阿宅男抱得美人归,那些喜欢乔欣的阿宅会很有代入感;而薄一昭英俊高大,理科男人设又方便了另外一堆小女生粉CP……

和这样的人恋爱,这炒作起来,不会对乔欣的个人形象有任何的损害。

想到这,她热情度更高了些,劝道:“但是这惊喜也得见了面才叫惊喜,这会后台都准备好了,欣姐有空的,先生要不要跟我去后台——”

薄一昭:“……”

去什么后台?

薄一昭见乔欣的经纪人一脸蠢蠢欲动想带自己去后台,余光又扫见一百米开外正往这边走的小姑娘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已经覆满寒霜……

他在心里叹了口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冲着乔欣经纪人点点头,一脸淡漠:“谢谢你的好意,但是不必了,我今天是陪别人来看演出的……”

不是来给你们家乔欣“惊喜”的。

你再不走,给她一个“惊吓”倒是有可能。

乔欣经纪人闻言,明显一愣:“陪别人?”

话语刚落,就感觉到一阵带着甜香的风钻入鼻中。

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披着件高奢小外套的年轻小姑娘站在他们面前,眼睛却看都没看她一眼——

一秒,之前脸上的寒冰三尺烟消云散。

只见那长而卷的睫毛可怜巴巴地煽了煽,在乔欣经纪人惊讶的目光下,她像是读不懂空气似的,冲着眉眼冷漠的男人撅了撅嘴:“今天风好大,我冷。”

不等男人说话,她那双柔软又白嫩的小爪子已经举起来往他西装外套里塞。

乔欣经纪人:“……”

看着眼前半路杀出来的小姑娘,娇滴滴地牛皮糖似的往男人怀中一挤,双手环过他的腰,这才偏过头,像是才发现她的存在似的。

水润的杏眸微微睁大,她似乎惊了下,小脸靠着男人的胸膛扬起:“咦,遇见朋友了吗?”

与那双忽闪忽闪着惊讶的眸子不同,说话的时候,她的唇角还是上翘的。

至于那是不是一个挑衅的弧度,只有女人才懂女人。

乔欣经纪人被眼前爆炸的一幕惊得傻眼了——

哪来的女妖精?!

薄先生不仅没有推开她,还顺手把手搭在她的腰肢上!!

啊啊啊?!!!

“是朋友的经纪人。”

男人嗓音低沉地停顿了下,低头瞥了眼整个快钻进他怀里的那团东西,又平静地抬眼看向一脸惊讶的经纪人,淡道——

“这是我女朋友,见笑。”

一边说着,大手握着她的腰将她从自己怀里拎出来。

徐酒岁听见“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已经心满意足地放开了手,撤离男人怀抱的时候,还颇为温柔地给他揉了揉结实发硬的后腰。

嗯,也不知道被她掐青了没有。

笑嘻嘻地抬头与男人深黑的瞳眸对视,她转过头冲旁边这位经纪人点点头。

当对方随便找了个借口,目光闪烁落荒而逃时,她满意地收回了目光。

“你还有当明星的朋友?”

抬起手占有欲旺盛地摸了摸男人的脸。

后者冷着脸将她的爪子拽下去,摁回她身侧。

“今天多少度?”

“……”徐酒岁没想到他话题变得那么快,“表演厅里面会开空调的,我刚从车里下来——咦!”

她瞪大了眼。

难以置信地低下头,看着男人弯腰贴在自己大腿一侧的大手。

又保持难以置信地抬起头,目瞪口呆地瞪着他,一副期待又害臊的样子:大庭广众之下,干什么呀?

然而男人只是单纯地摸了下她刚才在寒风里一路吹过来的腿,确认并不是冰凉的就收回了手,顺手拉过她得手腕给她拢了拢身上的小外套。

修长指尖一翻,看见了她身上外套的水洗标。

薄一昭是跟徐酒岁去过菜市场买菜的人,这省吃俭用一块钱恨不得掰两半花的人舍得花三万块买件外套?

“哪来的衣服?”他垂下眼问。

“朋友那借的。”徐酒岁说,“不好看吗?”

“好看,但不是这个季节穿的。”

“我朋友说冬天她也这么穿。”

他牵起她的手带她往温暖的表演厅里走。

闻言头也不回地,用当爹的语气冷冷道:“胡说八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朋友,你以后少和她玩。”

“你的朋友才乱七八糟呢!”

跌跌撞撞地被她拉扯着往前了几步,徐酒岁余光掠过大厅前立绘海报上,身着淡粉色芭蕾舞服的乔欣如高贵天鹅,下巴微扬,微笑注视前方。

……这真是个漂亮的女人。

徐酒岁还没来得及多看两眼,就被男人拉着往前与立绘海报擦肩而过。

至于“薄一昭有个明星朋友”这件事,完全被她抛到了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