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薄一昭的人设崩塌。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薄一昭挂了电话以后就真的去洗澡了。

躺在床上, 徐酒岁盯着手机屏幕发了一会儿呆, 整个人恨不得顺着网线爬到他家浴室窗户外面挂着去

脑子里来来回回都是他白花花的肉体。

和纯黑色的内裤。

哭了。

这男人喝醉了怎么能这么骚啊

以后家中要常备二锅头

徐酒岁被撩得所有的瞌睡都飞到九霄云外, 在床上打了个滚,满脑子旖旎不健康思想。

一个鲤鱼打挺, 咬着枕头边缘, 翻身坐起来, 想了想难得一次主动打开微信给夜店女神小船发了条微信

十分钟后,小船回复了。

被前男友抓着邀请闺蜜去看猛男秀是一种什么体验

脑补了下当时情况的惨烈, 徐酒岁尴尬而不失优雅地给对方回了个“”,冷静地退出了聊天界面, 双眼放空地点了下朋友圈,然后发现最上端更新提示居然显示的是薄一昭先生

这位万年不发朋友圈,朋友圈干净到让每一个刚刚加他的人怀疑他是不是屏蔽了自己的男人

他发朋友圈了嗳

徐酒岁惊奇地瞪圆了眼点进去看, 然后就被对方第一条朋友圈闪瞎了狗眼

男人是发了个朋友圈,配字就是意味深长的那三个字,。

重点是配图。

配图里的男人显然刚刚洗完澡,站在雾气腾腾的镜子前, 他身体微微前倾,前额湿润的头发被他随意往后撩

水雾将他黑得深不见底的瞳眸染上了一层水光, 让漆黑的眼变得更加锐利。

拿粉笔的修长的指尖穿梭在黑色发中,水珠挂在他的手背上。

他凸起的喉结,和胸前两点在镜子薄雾中若隐若现,再往下是水珠顺着他的腹肌滚落。

洗手台挡住了肚脐往下的重要部分。

但是人鱼线告诉所有看见这张图片的人,他、下、面、什、么、也、没、穿

徐酒岁:“”

徐酒岁捂着嘴,发出一声窒息的惊呼,想了想她又急忙捂着鼻子,觉得鼻根发热营养都要跟不上了

当她的手在点赞的小爱心上来来回回,在点赞的边缘疯狂试探,这时候,她看见点赞那一栏出现了一位名叫“年年有鱼”的用户。

徐酒岁:“”

丢脸又尴尬的感觉。

捏着鼻根的手改去捂住火辣辣的脸。

徐井年,你给你老师的裸、照点赞做什么

有病病吧

徐酒岁想破脑袋也没想明白,在给自己的物理老师点赞骚包出浴照的弟弟脑子里都有什么东西

丽江的水是都流进他脑子里去了吗

薄一昭洗完澡倒床上就睡了。

对于自己发了一条奔放到震碎朋友圈的动态这件事忘记得干干净净。

这导致他第二天起来下了楼吃早餐,莫名其妙地发现他妈看着他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

薄老先生倒是除了因为宿醉面色苍白之外,看着心情不错,居然没冲他发脾气。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男人懒洋洋地说着,嗓音带着宿醉后的沙哑,“我还以为你会用刀架在我的脖子上问我为什么要灌醉你,让你当着那么多研究院老师的面丢人。”

听了他的话,薄老先生只是掀了掀眼皮:“那自然是因为有人也喝得不少,且比我更丢人。”

薄一昭困惑地看了他亲爹一眼,心想不可能,他无比确定昨晚他沉默、严肃且站直着一路硬挺到了家里。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他轻哼一声。

“打开你的微信你就知道了。”薄老先生推了推眼睛,从报纸上方扫了他自信的儿子一眼。

薄一昭低下头打开了微信。

在看到上百个微信点赞、评论提示的时候他的眉心跳了跳

介于他从来没有发朋友圈的爱好,所以他的微信朋友圈也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男人点开了提示,只看到了一溜的“好看”“好看”“身材好”“提议不穿衣服上课,有助于把少女们从夜店带回课堂”“人设崩塌”以及,“非常好看,还有吗”。

伴随着热闹的朋友圈留言,记忆被一点点找回,薄一昭的脸色也在一点点地变白。

点进自己的朋友圈,唯一也是最新的那条朋友圈无情地摆在他的眼前,告诉他残酷的事实。

薄一昭:“”

面无表情地扣下手机,男人在一秒决定以后戒酒的同时,认真催眠自己搞不好现在还没起床,一切都是噩梦。

被熬的正好的筒骨蔬菜粥落在了他的眼前,薄母同情又迟疑地说:“其实也不算太丢人,毕竟我儿子身材真的挺好的”

被薄一昭目无情绪的扫了眼,她顿了顿,悻悻冲他笑了笑:“要不咱把它删了”

“删了有什么用啊,该看的都看了,”薄一昭的亲爹在旁边大仇得报似的补刀,“说不定都被无数人保存了。”

薄一昭:“”

薄母:“老薄,你别乱讲啊”

薄老先生:“今早我亲眼看着你长按另存为的,干嘛,留着当相亲照啊”

薄母:“”

薄一昭站起来,保持最后一丝理智地推开了那碗香气腾腾的粥,拿起手机一秒删掉了那条朋友圈的同时,大步门外走

薄母站起来急忙跟在他身后:“早饭都没吃阿昭,这急着上哪去”

“不知道,”站在玄关弯腰穿鞋的男人头也不抬,“大概是找个风景不错的高山往下跳吧。”

他拎着外套和车钥匙打开门往外走的时候,听见客厅里他亲爹在哼“咱们老百姓,今儿真呀么真高兴,嘿咿呀”。

那一瞬间,他的自杀倾向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数值。

薄一昭一脚油门驱车回到家中。

停了车站在楼下的时候他又有点犯难,心里想的是希望徐酒岁昨晚睡得早今天还没起。否则叫她看见那条朋友圈,为人师表的形象崩塌,她还不得骑到他脖子上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对。

她一定没有看到。

否则依照她那么跳的性子,怎么可能不给他点赞留言呢

薄一昭想到这,整个人放松了些,拿出手机在微信进入的对话框,正组织语言琢磨,该怎么给应该还在睡觉的人一个惊喜说他提前回来了

就在这时,他听见身后传来个惊奇又欢喜的声音:“老师”

男人转过头去,一眼就看见阳光下,他以为应该还在床上的人这会俏生生地站在自己身后

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灰色的运动裤和灰色的运动外套,宽松的版型将她身材里的优点全部遮住了,这会儿她看上去像是被人裁剪了一半的布袋子。

“你怎么回来了”

徐酒岁拎着热腾腾的豆浆、油条和馄饨,三两步连蹦带跳地跑到他的面前到他面前又猛地一个急刹车身上带着的淡淡洗发露香窜入鼻中不亲眼见识,很难想象会有一个女人二十五岁了还这样活蹦乱跳的,像是一只学不会安分的兔子。

“事情办完就回来了。”男人低下头扫了她一眼她手上拎着的种类丰富的早餐,“语气平静的像是无事发生,“今天怎么起那么早”

“阿年回来了呀,一会儿该到家了。”徐酒岁提了提手里的保温饭盒,“半夜五点多打短信要吃街口的鲜肉虾仁馄饨,真是个孝顺的弟弟。”

薄一昭没说话,顺手接过了她手里大半东西,转身往楼上走。

徐酒岁刚开始愣了愣,但是看着身穿一身正装的男人,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西装外套搭在手肘,手里却拎着个粉红色的保温饭盒,要多不搭有多不搭

她“嗤嗤”地偷笑,心里比脸上还要乐,赶紧迈了几步小跑跟上他的长腿大步伐,两人一块进了楼道间。

“老师吃早餐了吗”

“没。”

“怎么没吃”

“”

被气的,罪魁祸首是亲爹和自己

“没胃口,不习惯吃早餐,不是告诉过你吗”

男人的语气有些不满意了,嫌弃地瞥了眼硬要跟自己挤着走一个台阶的小姑娘还好楼道还算宽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哦,是哦,你说过。”徐酒岁认真点点头,“差点忘记了。”

“你能记得什么”

他轻哼一声,未见的多想和她一般见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只是话语一落,就感觉到旁边的人陷入了奇怪的沉默,他停顿了下,心里升起了不太好的预感

肃着脸转过头,便发现拼命跟在他身边的人果然正扭着脸,双眼发亮地盯着他看尽管这会儿她得小跑才跟得上他,呼哧呼哧地喘着气,白皙的面颊上沾染着健康的血色。

这是真得病好了,前两天那病痒痒一根手指头能推倒的样子真是碍眼。

“想说什么”他冷漠地问。

“没有啊,”徐酒岁装傻,“什么”

“盯着我眼睛都要发光了,像被扔进乌漆嘛黑的下水道里可怜兮兮的流浪猫。”

徐酒岁伸手整理了下自己伴随着奔跑有些跑乱的头发,一摸就知道这会儿自己头发多乱,难怪他有这么形象生动的比喻。

“老师,我什么时候盯着你的眼睛都是放光的。”她认真地说。

“包括看着我的时候”

“”

张了张嘴,她陷入了短暂的失语。

“徐酒岁,”他冷笑道,“我只是喝醉了,不是出了车祸间接性失忆了。”

“”

徐酒岁没见过对自己也能这么残忍的男人。

此时两人已经回到了家门口。

她打开了门,推开一条缝,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站在自己身后门神似的,却散发着冷气低压的男人,冲他笑了笑:“内裤好看,建议多买几条。”

“”

“还有,下次自拍时候镜子记得擦擦水,雾太大,腹肌都差点没数明白到底有几块。”

她破罐子破摔。

听到她这么说,其实薄一昭却反而有一种另一只靴子落地的踏实感

哪怕这算是自虐吧,正所谓长痛不如短痛,期期艾艾,还不如直接伸手“一二三”就把伤疤揭开来拉倒。

于是男人将保温饭盒递给她的时候,用慵懒低沉的嗓音道:“哪那么多建议,要不下次你可以用手摸着数。”

徐酒岁手一抖,差点把徐井年的粮食砸他姐夫脸上。

“”她抬起头看向男人,微微瞪圆了眼,半晌唇角一抖,“你还没酒醒”

那半张开,露出后面一点点粉色舌尖的淡色唇瓣太有暗示性。

男人眸光一暗。

用漫不经心地声音说了句“可能”,随后手撑着身边的门框,他俯下身去含住那仿佛在拼命诱惑着他的唇。

在他用舌尖轻易挑开本就没有多少反抗力的牙关,勾住藏在后面僵硬的舌尖,准备加深这个吻时

两人的身后传来“哐哐”惊天动地的声响

热吻中的男女迅速分开,徐酒岁踮起的脚瞬间落地,在男人微微蹙眉带着不满回头的瞬间,她也从他身体一侧伸脑袋去看

这才看见,刚刚从远方旅游回来的少年正站在楼梯拐角处,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亲姐和他的物理老师在家门口

热吻。

风尘仆仆的徐井年手中空空如也,行李箱早就在他手被震惊得松开时顺着楼梯滚回了三楼缓步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