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再亲一下。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他的舌尖带着一点烟草混合薄荷的味道, 那是极其具有男性标志性的荷尔蒙气息, 且标志到叫人双腿发软的程度当它柔软又灵活地缠上她僵硬的舌尖时, 徐酒岁意识开始模糊。

像是坠入温暖的海底深渊。

男人最开始的吻带着一点惩罚和愤恨,所以显得尤为激烈, 他用力吮吸她的舌尖, 她的脑子里“哗”地一下炸开了, 舌尖被吮得发麻, 人也是麻木的。

在她以为自己可能会死在他手里头的时候, 渡过了最开始的恼羞成怒他的吻终于变得越来越温和,放过了她的舌尖, 他的舌尖留恋在她的唇瓣, 轻轻啃咬

就像早八百年前他想过的那样,将之渲染成了彻底怒放的鲜色蔷薇, 带着刚被滋润以待的水泽。

至此,那吻便有了些柔情惬意, 缠绵缱绻的意思。

“唔,唔”

徐酒岁经过了最开始的震惊,终于从薄老师那儿学到了属于二十五岁女人的吻应该是怎么样的

曾经她觉得口水交换是一件叫人难以接受的事情, 她认为自己肯定会很在意对方口腔里的味道。

但是现在她发现

事实并不是这样的。

她不能用自己短浅的目光去衡量成年人的一切行为。

事实上她恨不得整个人成为含在他嘴里化掉的那个。

实在没耐心的话,嚼碎了胡乱吞下去也行。

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后,双手便缠绕上了男人的脖子,鼻尖顶着他的鼻尖也能叫她心里乐开了花

他的舌尖撤出, 轻舔她的唇角时,她的唇瓣已经被咬得有些红肿她却像不知足的贪婪奶猫, 半眯着晶亮的眼,哼哼唧唧地凑上去追着咬他的唇瓣:“再亲一下。”

她的嗓音沙哑里带着娇气,没有男人可以抵挡得住。

然而男人却硬生生地从她唇瓣上抬起头,那双黑沉得令人心惊的眸子盯着她,漆黑眸中逐渐恢复了一丝丝的清明

够不到他的唇,徐酒岁鼓了鼓脸,不甘心地盯着他也被水光润泽的唇瓣。

男人薄凉一笑,嗓音喑哑:“再亲一下你还真会顺杆子往上爬。”

最开始男人将她压在自己腿上,是想要给她一个教训,她可以被亲了之后惊慌失措地跳起来;也可以惊怒地扇他一巴掌

薄一昭的预想里显然并不包括眼下这种“干柴烈火”。

她学习能力好像有些强

刚开始不得要领之后,她很快就会反过来勾着他的舌尖,虽然动作笨拙且生涩,但是越淳朴的原始反而让他差点把持不住。

站起来,连带着将坐在自己大腿上的人也抱起来,徐酒岁低低尖叫一声整个人都趴在了他的肩膀上,下一秒被扔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她的屁股被跌得有点疼。

但是抬起头看着悬在她上空的男人眉头紧蹙,矫情抱怨的话到了嘴边便自觉地吞咽了下去。

“老师”

她叫他。

男人眉间跳了跳。

他俯下身重新继续吻她的时候,大手顺势搭在她的腰上,她整个人像个订书机似的折叠起来,任由他的大手从宽松的卫衣下摆探入。

她则像是虾米似的弓起身子,认真追逐他的唇舌。

直到她感觉到好像哪里不对,她掀开眼睛,这才发现原本摁着她亲吻的男人忽然停了下来,带着温度的大手搁在她卫衣之下,紧绷的大腿一侧

他面黑如锅底。

徐酒岁:“”

她一脸茫然:“怎、怎么了”

薄一昭面上阴沉得能滴水,低下头盯着她的脸,此时那张小脸面色泛着潮红,发丝凌乱地靠在沙发上,一脸无辜他恨不得掐死她,磨着牙问:“你没穿裤子”

什么玩意徐酒岁更茫然了,她觉得薄一昭是不是瞎了:“穿了啊,不是黑色的吗你看不见”

她今天穿的黑色厚裤袜和到膝盖上方一点点的宽松男士卫衣,都是黑色的,不容忽视那种。

在她奇怪的反问中,男人的手在覆盖在她接近臀部的地方蹭了下

“穿了”

他嗓音缓慢,手上动作是完全不带情、欲的那种,蹭得她寒气嗖嗖从脚板底往天灵感窜,鸡皮疙瘩起了一片

她该怎么跟他解释,裤袜在某种场合来说其实可以算是裤子

秋冬天了,裤袜很厚的。

徐酒岁“咕嘟”吞咽一口唾液,伸出舌尖飞快地舔了舔火辣辣的唇角,唇瓣微启,看着他说:“裤袜也是裤子,你到底活在哪个年代”

男人的手从她卫衣下摆抽出来。

徐酒岁一把摁住他的手腕。

他挑眉看着她,露出个“你在说什么疯话”的表情。

她自动忽略他浑身散发的嘲讽和不友好,白皙漂亮的脸蛋上微红还未散去,冲着他眨眨眼,认真地问:“不继续了吗”

继续

往哪继续

薄一昭差点笑了,她如果知道他现在唯一想干的大概是把她摁在沙发上抽一顿,可能被抽打老实了,她就不会继续这么一脸天真又恋恋不舍的发问。

他抬起手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心想这真的有些过了于是懒洋洋地“嗯”了声,有些敷衍道:“你什么时候学会好好穿衣服,什么时候再考虑继续。”

这么说的时候没来由地想到上次补习,她好像也是穿得乱七八糟的,宽松的外套从她肩膀滑落的一幕忽然在脑海之中变得无比清晰,他眉心又是一跳。

男人闭上嘴,不想说话了。

怕张开口就是脏话。

“哦,那我下回把自己裹成木乃伊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完全不受他冷空气影响,陷入沙发那人一下子从“空气判断仪”像是变成了“读不懂空气的白痴”

徐酒岁从沙发上爬起来,伸手小心翼翼地捏了捏他垂在身体一侧的手掌,蹭了蹭他的掌心。

柔软的指尖扫过男人掌心的掌纹。

她像是嫌不够似的,又拉起他的手,用他的手背蹭了蹭自己软得像果冻似的脸蛋。

薄一昭低下头嫌弃地看着她像是小动物似的动作。

“现在咱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徐酒岁甜蜜地说,“你刚才亲了一个女高中生,从今往后,你再也不是道貌岸然的政教处主任。”

“”

薄一昭唇角狠狠抽搐了下,他无情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又面无表情地推了把她毛茸茸的脑袋,将她强行摁回沙发上,想了想又不放心地补充

“你最好说到做到。”

“什么”

“下次来。不把自己包成木乃伊你就休想踏进我家门一步。”

“”

上一次同样的句式,主干条件还是“穿外套”,这次怎么就成“包成木乃伊了”,这个人怎么她说什么他都要当真啊

过分了啊。

徐酒岁被轰出薄一昭的家里,带着她那几张换来了“巨额奖励”的英语试卷。

倒在沙发上,完完全全被蒙在鼓里的她以为自己的阴谋诡计得以成功,捧着英语试卷看了又看,忍不住贴到唇边亲了两口,自觉天下第一聪明人。

还没来得及开心几秒,小船的微信跳了出来,心急火燎地告诉徐酒岁,她的小店被砸的事情被人发到“刺青客”论坛上了,还附了图片,问她需不需要通知师父一声,请师父帮帮忙

谁那么有种,砸店敢砸到许绍洋爱徒头上

徐酒岁看着微信差点笑出声来。

也不知道小船如果知道了干出砸店逼人这种幼稚事的就是她们亲爱的师父,会是什么反应。

徐酒岁拿起手机,心平气和地打开了“刺青客”论坛,发现自己果然又成了头版头条,底下说什么的都有

七七八八的言论,最后还有个很有逻辑的刺青届柯南吸引了徐酒岁的注意

徐酒岁挑挑眉。

只是很快有人反驳他

还有人嘲笑他

拿回原稿

徐酒岁冷嗤一声,扣下了手机,不再看论坛那些人,毕竟95的人都在幸灾乐祸,看的人眼烦。

这些冷嘲热讽,见不好立刻过来踩一脚的言论,如果早被她两天知道,她肯定会郁闷伤心加委屈到严重失眠

但是现在她已经得到了治愈。

看了看时间,晚上七点,大概是千鸟堂所有人都坐在一起吃饭的时间她想了想,猜到小船肯定看见她的语音会直接公放,她直接用语音回复了小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近海市。

徐酒岁带着嘲讽的声音在饭桌上响起的时候,小船尴尬得恨不得想要抱着手机一起去马桶里同归于尽。

头皮发麻地看着餐桌上,坐在她对面安静喝汤的“许先生”,听到了这话微微一愣,放下勺子看着小船。

餐桌上的七八个人鸦雀无声。

“师父,岁岁店被砸,也不知道什么人干的,所以我提议她要不要找你帮忙,”小船硬着头皮说,“我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了”

许绍洋放下勺子,笑了笑:“是我让人砸的。”

轻飘飘的声音响起时,包括小船在内,餐桌上的人现在每个都恨不得原地人间蒸发。

许绍洋点了点小船的手机:“告诉她,如果她不在乎店也不在乎烛九阴的手稿,那我就好人做到底,替她把那个东西烧了,干干净净。”

他停顿了下。

“她想要的,师父从来都会给她这一次也不例外,手稿烧掉以后,她就再也不是千鸟堂的九千岁。”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时距离比赛报名截止还剩三天。

这是他给她的最后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