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至少屎不会阴阳怪气地说话。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二十二岁刚出校园门的纯情少女徐酒岁站在门口被雷成风干雕像, 她捏着手里的托盘, 眼睛完全不知道该往哪放。

这时候, 她的余光瞥见,身着改良唐装的那个男人放开了趴在那的裸男的屁股, 并从身边的架子上拿起了一把枪形状的道具。

修长苍白的指尖握着道具, 在裸男的屁股上比划了下, 男人微微蹙眉, 像是有些犹豫该往哪下手。

徐酒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还用道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说好的正当营业正规生意正常服务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站在门口的少女在脑海里已经抱着脑袋揪着头发狂奔绕地球三圈, 表面上却面部瘫痪一般因为过于震惊做不出任何的表情

她只能听见托盘里的酒瓶和酒杯因为她手抖得太厉害发出轻微的碰撞声,她在想如果一会儿出去报警举报不正当生意第二天会不会被人报复横尸荒野

又或者现在她已经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注定活不到明天

不然房间里的两个男人怎么能被人撞见这种事都那么淡定呢

此时此刻, 完全无视了站在门口风中凌乱的服务生, 手里拿着道具的那个男人一脸平静地低头问趴在那的裸男:“休息够了没按小时收费的,你在这趴一晚上明天也照样得给钱。”

“操, 许绍洋,操你缺那点儿钱吗”裸男像是被他毫无爱心的冷漠气坏了, “我再喘喘不行啊,要不你再看看你的草稿,这么大的图直接上手我也有点慌”

男人闻言, 勾了勾唇角,漆黑的瞳眸里却没有一丝波澜,似乎意有所指淡淡道:“没必要,草稿已经有人帮忙看过, 修改过了。”

站在门口的徐酒岁眨眨眼,心想原来这个人叫许绍洋, 他笑起来真的很阴森,还不如不笑。

裸男闻言微微一愣,抬起头,角度艰难地回头:“你草稿给别人看过”

许绍洋停顿了下,薄唇一抿:“不是自愿的。”

裸男更惊奇了:“有人敢强行偷看你的草稿”

“不要说的我像个地主恶霸似的行么”他声音缓慢,听着还算温和。

“”裸男犹豫了下,“那人还活着么”

这话说的,就好像他是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

感觉到从门那边投射过来的瑟瑟发抖的目光,许绍洋勾了勾唇角,嗓音却低沉冷清:“活着,并且这会儿正端着酒,瞪着眼站在门口并盯着你的屁股。”

他话语一落,房间里的注意力“唰”地一下就转移到了门口趴在椅子上的裸男目光太热烈,站在他身后懒洋洋说话的男人目光又太冰冷,这冰火两重天,徐酒岁倍吓得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看着藏在门后像是惊慌兔子似的少女。

裸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

许绍洋:“嗯。”

裸男:“我们这什么时候招童工”

许绍洋:“这就要问陆老板了愣着做什么,进来。”

徐酒岁踩着机械的步伐进去,站定了,盯着男人那张近在咫尺的英俊面容,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她完全没想到在奚落人家的画技之后还会有第二次和人碰面的机会,如果这个能出现在包厢的客人投诉她,她今晚的工资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意识到可能会一晚上白干这件事,她咬了咬下唇:“那个刚才”

她刚想道歉。

目光却不受控制地被眼皮子底下那具横在那的白花花肉体吸引走近了才发现,原来趴在那的裸男,背上用黑色水笔花满了图腾,几条张牙舞爪的龙,拉着一具棺材,正往九霄浮云之上升腾而去

这是一副占据极大的图,最下面那条龙尾隐约没入其臀,最上面的那条龙龙爪栩栩如生扣在其肩,夺目刺眼,却并不让人觉得心声突兀。

徐酒岁在看见右上角扣在裸男肩膀上的龙爪时,就认出来这图就是刚才男人在ipad反复观摩的图。

所以

那是一副刺青设计图

他们在刺青

徐酒岁长那么大第一次亲眼看人家刺青,微微瞪大了眼,目光挪到了男人手里那杆像是道具的枪上,猜到了那是纹身枪,好像已经用了有些年头,上面还缠着绷带,绷带已经泛黄。

徐酒岁正看得入迷。

“来看看这图还有问题没有”站在一侧的男人忽然开口。

徐酒岁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意识到他在跟自己说话。

浴室放下手里的托盘乖乖绕过去,逼迫自己强行忽略“画布”是人体这件事,她发现整幅图与其承载者相应结合得非常完美

本来充其量只是一张创意不错的素描,到了人的身上,突然却有了大放异彩的神奇

她眼神儿微微发亮,盯着之前她建议修改透视的那条龙,男人并没有按照她说的那样全部改掉,只是将龙爪换了个位置,更加贴合了其所绘身体构造

“画纸上的完全不能比。”

徐酒岁诚实地说

“这是什么”

“九龙拉棺。”男人淡淡道,“刺青届传统主题,暴发户爱用,觉得意欲美好:升棺官发财。”

暴发户裸男:“喂”

徐酒岁还在盯着面前的刺青看,其实不难发现这刺青只做了屁股那一点,剩下的都是男人随意画上去的

但是已经很壮观了。

难以想象,这副“九龙拉棺”完成后得有多壮观

作为艺术生,天生对美好事物的向往让她暂时把刚才的窘迫和紧张扔到了脑后,这会儿她望着眼底下的刺青图,眼中星光闪烁着崇拜与兴奋的光芒,像是揉碎了星光撒在眼中,耀眼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许绍洋垂眼看着面前的小姑娘,平静地心想:她的眼睛倒是长得挺好。

冷淡的眼中难得有了一丝笑意,他看着她的眼睛半调侃:“现在觉得值五万块人民币了吗”

大概是故意的,提到“人民币”的时候,他加重了咬字。

徐酒岁闹了个脸通红,结结巴巴又跟人家道歉,是她有眼不识泰山。

“别光顾着道歉,顺便道谢吧,”裸男在旁边调侃,“你对这人的设计稿指手画脚,勇气可嘉,没被当场打死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徐酒岁不敢说话了,放好了酒就要转身往外走,以免许绍洋一会回过神来,觉得还是把她打死比较好怎么办

她忽然想起之前在一楼,那些女的看见他的脸避之如蛇蝎。

这人和这酒吧老板说话的态度也很随意想来身份也不止是普通刺青师那么简单。

这种人徐酒岁没想过要招惹的,于是又略带欣赏地扫了一眼那以人皮为画纸的“九龙拉棺”后,她便准备退下。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又被叫住,她回过头,男人已经打开了纹身机,“滋滋”声响中,银色的头扎入肉里,顺畅地往下划,割下一道浓墨重彩的黑线

“你是哪个学校的学生”男人头也不抬,嗓音温和。

“中央美院。”徐酒岁回答。

男人不说话了,倒是趴在那的酒吧老板“唷”了声,没正经地笑道:“咱们这服务生质量真的高啊,果然是高素质正规酒啊”

最后的尾音因为纹身机走针至臀缝嫩肉变调,整个人屁股都紧绷了起来。

“放松。”许绍洋拍了下他的屁股,顺手拽过纸又给他糊了层乳白色的凡士林,“你这样绷着我怎么下针针都叫你夹断了。”

徐酒岁:“”

这对话真的污到没眼看。

她正想快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却没想到那男人居然又看了她一眼:“美院学生怎么跑来酒吧打工”

“缺钱。”她答,“急用。”

男人不置可否地“嗯”了声,想了想,用那种可有可无的语气问:“喜欢画画”

“喜欢的。”

而且还要靠这门手艺养家糊口。

话语落下,便看见他又瞥了她一眼,有些随意地问:“在人身上画画有兴趣吗”

徐酒岁:“啊”

“没事,”他停顿了下说,“出去。”

“”

这是示意她可以滚蛋了

什么意思

徐酒岁一脑袋问号退了出去。

原本以为这就是一段不大不小的插曲。

当天晚上领了钱,徐酒岁回到家里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洗好澡一看手机,发现之前跟他对接的酒吧人事给她留了言,问她愿不愿意到一家名叫“千鸟堂”的刺青工作室做学徒,一天四百块,上班时间中午十二点至晚上八点,可以日结,也可以提前预支工钱。

可以提前预支工钱,这就很让人心动。

徐酒岁一想,相比起酒吧这样昼夜颠倒的零工,这刺青工作室的工作时间科学到完全不耽误她接商稿

顿时更加心动,就答应了。

而这时候,徐酒岁还不知道自己这是走了多大的狗屎运

别人到千鸟堂当学徒,不仅没钱拿,还要倒贴每天五百块。

她这一番指手画脚,误打误撞,被许绍洋看入了眼,幸运程度虽然没有霸道总裁爱上我那地步,至少也有个流星花园级别了。

接了新活儿,徐酒岁想了想,轻易就将这个纹身工作室和今天见过的那个叫许绍洋的刺青师联想到一起。

原来之前他问得那些奇怪问题是想招揽她啊

徐酒岁随口跟小船打听了下听没听过“许绍洋”这个人,没想到小船立刻瞪大了眼,问她怎么招惹上他了。

一番瞎科普才知道,许绍洋是近海市乃至国内非常有名的刺青师,刺青价一个小时大约要八千块,而且要约他的时间非常难,并不是有钱就能请得到。

这人也不单纯是刺青师,许家上面几辈是有点黑色背景,但是这些年,许家遵纪守法也逐渐洗白做起了正规生意许绍洋本人和蓝风车酒吧的股东都走得很近,应该算近海市上流圈子的人。

“但是听说他这人行事还是有些有待商榷。”小船委婉地说,“听说前几年有个暴发户商千金想不开想给他下药,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她出现在近海市后来听说有人在东城见过她,你也知道东城那个地方”

东城那地方名声都不太好,这年头走出来说一句“在东城打工”,长得好看点的无论男女可能人家都要用异样目光看你。

徐酒岁拿起手机,想要给那个酒吧人事反悔,她忽然觉得端盘子也挺好的。

之前一直画风一本正经的酒吧人事看她反悔,给她发了十几个表情包,然后扔了句“我都跟那边说你同意了,姐求你别害我”,徐酒岁捏着手机,心想自己这完全是从一个火坑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这导致第二天她按照地址到千鸟堂报道的时候,整个人都瑟瑟发抖的,总觉得自己推开门就能在里面看见挂在墙上的人皮灯笼。

然而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千鸟堂的装扮像是古朴的茶楼,全中式装修,木地板都是实木的,堂内莲花状的香炉里燃着沉香

正中央有作品墙,有些是纹身设计图手稿,也有已经上了承载者身上的完成图,黑白老传统和水墨风为主,每一副设计图都十分特别。

青烟袅袅中,男人撩开帘子站在内堂,面色有些苍白,他眼底挂着淤青,打了个呵欠,懒洋洋扫了她一眼:“来了。”

徐酒岁想说,对,来了,并且您没有意见的话,我这就走。

但是对方并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而是转身往内堂走,徐酒岁站在原地犹豫了下男人走了两步见她没跟上,脚下一顿转过身,平静地看着她。

那目光清冷得,犹如蛇缠绕上了脚踝,蹭得人膝盖发软徐酒岁被看得头皮发麻,抬脚跟上。

屏风后面别有洞天,一条走廊连着许多独立的房间,许绍洋带着她来到一间,推开门,徐酒岁惊讶地发现这居然是一间她熟悉的素描画室。

里面坐了三四个青年男女,每个人都坐在画架后面,面前摆着不同的石膏或者随意堆放的景物,听见开门的动静,他们纷纷放了笔站起来,管开门进来得男人问好,叫师父。

后者懒洋洋地“嗯”了声,这才转身看着徐酒岁。

他甚至没有跟那些徒弟们解释身后的小姑娘是谁,只是带着她来到一张桌子上桌子上摆着厚厚的几叠稿纸,每一叠都是不同的徒弟画的素描练习稿。

“把这些素描稿子看一遍,”他吩咐道,“然后把你看到的问题告诉他们,之后盯着他们画,画到你觉得可以了,再带他们来见我,如果到我面前不合格,就一起受罚。”

“”

“有话要说”

“检查徒弟作业,这活儿不是师父该干的吗”徐酒岁不知死活地问。

话语一落,就感觉到素描室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男人微惊讶地挑起眉看向她时,她脸又红了,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几秒后,只见许绍洋露出个不太有笑意的笑脸,那张英俊的脸转过去扫了眼画室里的徒弟们,笑道:“看见了么,这次你们的小师妹连我都不怕,你们别想欺负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画室里鸦雀无声。

仿佛火葬场。

显然除了许绍洋外,并没有人觉得他的调侃有一丝丝的有趣。

徐酒岁:“”

他又转回来看着徐酒岁,这次笑脸消失得无影无踪,淡道:“教刺青手法还要顺便教素描么,要不要教你们喝奶”

徐酒岁:“”

徐酒岁抱起了一叠素描图,用行动表示自己知道错了,从今往后绝不废话。

许绍洋瞥了她一眼:“先看,五点以后来找我。”

徐酒岁不敢不从。

用五个小时给一堆素描初学者看了作品,给他们指点一二这活对基本功相当扎实的徐酒岁来说一点都不难。

下午四点五十五的时候,她揉着脖子放下最后一名学徒的素描画,揉了揉脖子,站起来去找许绍洋。

男人在最里面那间纹身室里,徐酒岁推门进去的时候他就靠在纹身椅上睡觉,听见门推开的声音他就睁开了眼。

男人坐起来的时候头发有些凌乱,眼中还带着睡意朦胧的感觉,那种阴森森的味道因此消退不少,只是见徐酒岁进来,他上下扫了她一圈:“千鸟堂学徒毕业开始,五百元一小时起步,现在给你这个机会,愿意做么”

徐酒岁投简历给许多游戏、动漫制作媒体公司,一个月工资最多一万出头,而且这一行经常爆肝加班

基本都是青春饭。

大多数人熬了几年有积蓄了都会为了好好活下去带着一身职业病转行。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有五百块一小时,也许可以活到老学到老的手艺活儿摆在眼前,除了师父比较吓人之外没别的毛病

愿意吗

这还用问

早在昨晚琢磨“人皮上作画”这几个字时,她就心动了。

所以徐酒岁几乎手跟着许绍洋的问号下一秒,就点了点头。

这一次,她看见男人脸上露出了个满意的笑容

这基本算是她在这张脸上第一次看到他笑意达到眼底,是一个真正满意的笑容。

如果他没有用那种“宠溺地看着我的听话宠物”的眼神儿看着她,就更好了。

他指了指身后空出来的位置,那里摆着一个画架:“去画,主题是邪神,自由发挥,承载位置不限但是要有明确说明,画到我满意你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徐酒岁:“”

许绍洋打了个呵欠,恹恹地抬了抬眼皮子:“听不懂中文”

徐酒岁困惑:“我不用先画下素描吗”

别人都在画耶。

许绍洋更困惑:“我花四百块一天,是为了请中央美院的学生来让我看她画圆锥体的”

徐酒岁:“”

许绍洋微嘲:“谁说的来着,钱难赚,屎难吃再有钱也不是这么挥霍的。”

徐酒岁:“”

个人强调下,这句话套在您身上真是生动立体。

相比起和师父你说话,我宁愿去吃屎,至少屎不会阴阳怪气说话。

徐酒岁对许绍洋的避而远之持续了半个月。

后来小船也找了关系,进了千鸟堂当学徒,徐酒岁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当许绍洋的徒弟不仅没有钱拿,而且还要倒贴钱。

她不敢跟任何人讲,只是在某天,许绍洋叼着烟站在她身后,懒洋洋地问她那一副“邪神”主题的设计图,准备画到哪年才能让他满意的时候,头一回没有产生抗拒心理

而是回过头,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

许绍洋:“”

这些天,这小姑娘被他一稿又一稿地驳回,眼中那悲愤又不甘的情绪越来越掩饰不住,今天许绍洋都做好了再提问完之后她可能会跳起来跟他拼命的准备

结果这会儿被这小姑娘水灵灵的眼神儿一瞅,他都愣了下,心想这好像和想象中有点不太一样,别不是虐出毛病来了吧

他叼着烟,微微眯起眼:“做什么用这种看亲爹的眼神看着我”

徐酒岁咬了咬下唇,白皙的小脸蛋微微泛红:“师父”

许绍洋差点被烟头烫着手:拜师大半个月了,他天天给她立规矩,她总是表面顺从实则当做耳旁风,今天这是她第一次开口叫他师父

嗯,叫得真好听。

“想干什么”他勾了勾唇角,问,“画不出来了要师父教啊”

那略带慵懒的“师父”二字咬字偏重,小姑娘脸更红了,眼睛闪烁了下,小声嘟囔:“才不是。”

许绍洋不说话了,等着她自己开口。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酒岁犹豫了下:“小船是我室友,呃,就前两天你又收的那个徒弟,她说她花了点儿钱,然后也问我花了多少钱来着”

许绍洋停顿了下,从她前言不搭后语的期期艾艾里听出来了些东西

他就说这小姑娘怎么忽然转性了。

原来还是因为钱。

这是多爱钱啊,只要给钱就是好人了吗

他笑了笑:“请素描老师也要花钱的,我又不是科班出身,怕教不好遇见你的时候正想去请个老师而已。”

他声音很淡。

徐酒岁恍然之后,心想,原来是这样啊。

她看着那张近在咫尺没有多少情绪的脸,想到他毫不犹豫地答应预支了她一万块的工资,忽然觉得这个人可能也不是那么高高在上,只是有些不够平易近人的吓人而已。

“师父,你人真好。”

“嘴真甜,希望你一个月后还能这么说。”

“”

“如果一个月后你还没被逐出师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