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要么你报名,要么我亲自过去请你报名,…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有的人表面平静, 内心已经炸了锅。

小时候徐井年长水痘, 晚上痒到睡不着, 徐酒岁怕他挠坏了留疤,只好给他用嘴巴吹, 痒了就吹一下, 愣是挨过了那段难受的时期所以她一直觉得, 长疹子吹下降温就不那么痒了, 是真的有用的。

直到刚才, 男人长手一伸,把车里的空调打开, 凉飕飕的风迎面吹来, 她才想起现代科技到底有多发达。

空调坏了,把窗户打开, 也轮不到她用嘴。

腰间在发烫。

隔着衣服,刚才他的手搭在上面的触感仿佛还在。

除了最后看似不耐烦地把她推开那一下, 男人的手只是非常绅士地贴在上面,一动未动,甚至像是虚扶反而她凑过去扒开他的领子, 像是在占便宜。

占便宜。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酒岁脑子都快开花了,她当时真的没想那么多

纠结且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坐在副驾的男人,他斜靠在座椅靠背和车门之间的缝隙,垂着眼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总之看上去心情不算特别好的样子。

“看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车内响起。

“我没想占你便宜的。”徐酒岁听见自己正义的声音响起,“你都这样了。”

“”短暂沉默, 男人闭着眼没好气道,“闭嘴。”

徐酒岁收回目光,双手握着方向盘,这回她的眼睛彻底不敢乱看了。

嘤,好凶。

占便宜怎么了

就占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到了医院做了检查,好在问题不大,只是起了一些红疹,医生给开了吃的药和摸的药膏。

医生大概是看薄一昭这种“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的人看多了,打发他们滚蛋之前还不忘记教训人:“过敏体质就是过敏体质,并不会伴随着时间的推移突然就对某一样东西不过敏了我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不就是时隔多年,吃吃看试试,有什么好试的啊再试一百次也是过敏”

薄一昭一脸懒洋洋地站在那被训。

徐酒岁在门诊外面等着,看着三十来岁的男人被训得一句反驳的话都没有,像是一只拔了牙的老虎,还倔强地不肯丢了往日里的高傲,特别可爱。

嗯,迷人。

站在门外望着男人的侧脸嗤嗤地笑,两人去排队拿药,她一颗心总算放下来。

已经接近医院下班时间,排队拿药的人比之前少了很多,他们没怎么排队就顺利拿到了开的药。

拿了药上车,薄一昭绕道了驾驶座,徐酒岁“嗳”了声,前者瞥了她一眼:“还想开车天黑之前能到家么”

被堂而皇之嫌弃车技,徐酒岁纠结地手指都拧到了一起,脸气哼哼地鼓得像只青蛙,满脸不甘心地爬上驾驶座看着男人打开驾驶座的门,不着急上车,而是站在车外弯腰把驾驶座椅从最靠前调整到最靠后

她老脸一红,鼓着的脸泄了气。

薄一昭上车绑了安全带,打开空调,皱了皱眉,又伸手挠了下胸口上最大的那一块疹子。

人的指甲最毒了,薄一昭指甲划过的地方留下了两道划痕印,清清楚楚的,泛白之后立刻变红。

徐酒岁看得脸都发白,看他一脸不耐烦对自己都下狠手,连忙跳起来抓起刚才开的药的纸袋:“别挠了,擦药,擦药,擦完再走就是”

薄一昭没准备跟自己过不去,面色不太好看地接了药膏挤出来一大堆看也不看就往胸口上乱抹,徐酒岁看他弄得动一点西一点,有些根本没涂到位置上

平时不是活得挺精致的

怎么一遇到这种事像个生活白痴啊

她坐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半管药膏下去他就糊了个胸口,而且脖子上才是疹子最多的地方,现在他脖子患处红的快滴血了。

“你都没涂到地方,”徐酒岁小声地凑过去了些,“按照医嘱这药膏要用三天的,你这么浪费现在就可以上楼去再开一管了。”

心中烦躁不安,听了她的话薄一昭“哦”了声,一脸压抑的平静:“用不起么”

徐酒岁:“”

一管药膏才十几块钱。

你在这装什么“老子有钱用一管扔一管”的霸道总裁

此时此刻终于认识到了这人的任性,徐酒岁抓过他的手指了指他手上腕表示意他自己看时间:“知道您有钱了,但是今天节假日,医院下班了,有钱也买不到刚才拿药的地方都没排队,平时怎么可能那么少人”

薄一昭认真想了下,发现这小姑娘说的好像是这么一回事,无语地掀了掀唇角,他觉得自己的脑子伴随着回到高中教书,真得有退化成高中生的趋势

他今天干的事,怎么一件赛过一件蠢

没好气地把手里的药膏往身边小姑娘手里一塞,他往后靠在驾驶座靠背上长吁一口气:“你来。”

说着脖子微微扬起,一副等待服务的样子。

徐酒岁原本还想再念叨他两句幼稚,但是一看他,自然形成的颈纹褶皱里红得都快泛紫了,到了嘴边的话全部吞了回去小脸紧绷,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小心翼翼拿手碰了碰,听见薄一昭“嘶”了声。

“疼吗”

她连忙缩回手。

男人没说话,只是垂眼看了她一眼:“你手好凉。”

已经十月了,今天奉市只有十几度,车里还开了冷气空调,她的指尖确实是冰的薄一昭显然也想到了原因,坐起来一些伸手要去关空调。

徐酒岁知道他开空调就是想降温没那么痒,伸手阻止了他。

自己搓了搓手让手指勉强暖一些,嘟囔着“你忍忍”,在指尖挤了一点药膏凑上前

因为腿短手也短,这会儿她要碰驾驶座的薄一昭,就不得不像刚才在马路边给他吹风似的,整个人跪在副驾驶座位上,一只手撑着薄一昭腿旁的驾驶座,自己整个人倾斜过来。

她身上特有的气息也一下子侵入男人的鼻腔,仿佛是将他笼罩了起来

温热的呼吸且小心翼翼的,有一阵没一阵地喷洒在男人的耳垂。

带着一丝丝年轻女人特有的甜腻。

掀起鸡皮疙瘩一片。

男人向后躲了躲,专心致志为他擦药的人却浑然不觉,直接凑上前追了上来,他感觉自己额角青筋跳了跳。

当那带着清凉膏药的柔软指尖触碰到脖子上一片火烧似的疼痒的皮肤,就像是烈火之中天降甘霖

触碰的一瞬间能感觉到他整个人紧绷了下,并仿佛下意识地往后躲了躲,徐酒岁微微蹙眉,放在他腿几厘米外的小手探过来拍拍他的大腿:“很快就好,别躲。”

“快点。”他嗓音低沉。

柔软的指尖轻蹭过长着疹子的地方,余光里,那圆润又挺翘像是洋娃娃的鼻尖近在咫尺的地方。

低哼了声,男人的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滚动了下。

徐酒岁注意力被吸引,好奇地看了一眼,却并不知道这代表什么她避开了他喉结的部位,将一些药膏抹在他颜色最深快要变紫色的血痕里,手碰上去都感觉到那灼热

她惊得手都软了,心有戚戚地问:“以后是不是海鲜都不能做了呀”

薄一昭闻言,垂眼光明正大地看了她一眼,这个角度正好看见她长而浓密的睫毛因为不安轻轻颤抖

“蟹没事。”他言简意赅,收回了目光,“我又不是傻子,每次都捡过敏的东西吃你做你的饭,别管我。”

徐酒岁“哦”了声,却在心里把“海鲜”这一项直接在菜单里狠狠划掉

这边脖子抹完药,她往前凑了些,指尖绕过他的肩膀去抹不太看得着的那一面

因为这个动作,她撑在座椅上的手挪了挪,直接贴在了他大腿外侧。

男人大腿紧绷。

那熟悉的甜腻气息更加靠近,小姑娘仰着头,这一次,那温湿气息尽数喷洒在他的下巴上

整个人都紧绷之后,男人眸色转暗,不得不垂下眼用睫毛遮去眼中变换的情绪,狭窄的车内空间,他听见自己的呼吸逐渐变重。

“好了没”

再开口时,他嗓音带着不自然的沙哑。

原本垂放在身侧的手,不动声色地从身体一侧挪到下腹手舒展开仿佛随意搁放在那,其实是目的明确地进行拯救“为人师表”形象的就地遮盖。

还好天气转冷,穿的裤子布料不如夏天那么单薄。

徐酒岁一手的药膏,感觉到他不耐烦地想要动,手指戳了戳他的脖子:“快了,你耐心点,别动”

薄一昭被她戳了下下意识去看她,只能看见那淡蔷薇色唇瓣在眼皮子底下一张一合。

一团火直冲着下腹而去。

“徐酒岁。”

男人狠狠皱眉,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细腻柔软的触感贴着他火热的掌心,徐酒岁吓了一跳抬起头,两人四目相对

她觉得此时此刻,他脸上的深色看上去凶得要吃人。

她畏缩了下,刚想问是不是她手太重弄疼她了,这时候,她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疯狂地响了起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两人都是微楞。

徐酒岁胆怯又抱歉地冲薄一昭笑了笑,手腕从他灼热的大手里抽走,低头去掏手机。

甜腻的气氛似乎散去一些些。

手机铃声给了车里的人一丝清醒的机会,男人坐起来了一些,目光复杂地看着她后撤了些低头掏手机,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更加恼火。

趁着徐酒岁九接电话,男人把盖在某处的手挪向开窗键,他把窗户打开,脸撇向外面长吁出一股灼气,冷静了一些。

而另一边,徐酒岁一只手还拿着药膏,另外一只手全是药膏,她没手捧手机,又怕手指上的药弄脏头发,于是拿出电话看都没看直接按了免提,又“喂”了声

她两根手指捏着手机想要找个平坦又不太远的地方放置手机,与此同时身体前倾,正想把最后一点药给薄一昭抹了。

手机那边大概是没想到她接电话那么痛快,安静了二三秒。

“徐酒岁,下周五截止报名,要么你报名,要么我亲自过去请你报名,你自己选。”

低沉而缓慢的男音通过扬声器响起。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如毒蛇,不带任何商量的语气。

语落。

原本望向车窗外的男人一愣,漆黑瞳孔微缩,第一时间把头转回来。

眼睁睁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一瞬间小脸煞白,手机直接从手中滑落

结结实实地砸在他蠢蠢欲动的裤、档上。

薄一昭还没来得及说话,剧痛让他差点跳起来

“嘶操”

男人面色巨变弯下腰痛呼出声,觉得自己被砸了半条命去,而电话那边显然听见了这边的动静,也跟着陷入了死一般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