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给你吹吹?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酒岁觉得薄一昭这话意有所指, 她抬头去看他, 却又发现男人的神色正常, 完全不像是有别的意思。

如此这般,她又觉得自己确实想多了

他怎么可能在意她和谁去约会呢

她踌躇着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手拧了拧衣袖下摆:“你自己对虾过敏, 自己不知道的么”

说完又想起, 他应该是知道的, 因为从刚开始吃饭他就没碰过那盘海虾, 那最后为什么又

男人被问得眸色转黯一瞬,有那么一秒他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恹恹地垂下眼遮去眼中的一言难尽, 他用修长的指尖拨开衣领上方的扣子, 再开口时显得有些不耐:“很久没吃了,就想试试是不是没不过敏了没吃多少, 没事的。”

他就差把“别管我”写在脸上了。

好像忽然生气了。

徐酒岁甚至没来得及弄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来了脾气。

茫然地眨眨眼,她撑起最后的勇气说:“我还是先把你送医院, 万一气管肿了呼吸不畅窒息”

她说完很紧张地盯着男人的侧脸,那张紧绷的小脸上显示着揣测不安,大有不管接下来他是拒绝或者是皱眉总之但凡继续露出一丝不耐的言行, 她就会立刻飞弹开三米远。

还好这次他没有。

薄一昭后知后觉地在脖子上的红疹带来的痛痒中,反应过来自己到底为什么吃下那一口虾,他目光微敛,低头看着她。

徐酒岁睁大眼, 乖乖地,像是等他的回答。

随后, 她听见男人用有些歉意的声音,迟疑反问:“不耽误你约会么”

徐酒岁都没反应过来什么“约会”,下意识地摇摇头。

见她摇头摇得毫无迟疑,男人脸上的不耐散了些,隐约有拨开云雾见太阳的意思,盯着她的脸蛋轻声又问:“不是都答应人家了”

“答应谁”

徐酒岁一脸懵逼。

“”

男人不着痕迹地微勾唇角,正充满坏心眼地想要回答。

这时候,外面听见动静的姜泽已经进来了,因为进来得晚,他只听见后段对话。

他绕进厨房,看了眼一脸焦躁的徐酒岁,又看了看敞着领子,脖子上红通通一片,肉眼可见冒出疹子的他的老师

愣了下,随后立刻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老师你没事吧”姜泽假装惊讶。

不得不说,他都有点佩服眼前这男人的幼稚了这疯起来,姜泽这小他一轮,几乎都可以同时过同一个本命年的少年人都觉得自愧不如。

没等薄一昭回答。

“约会取消什么,我没关系,以后多得是机会。”姜泽嗓音清晰,又补充了两句,“人命关天的,老师还是先去医院吧。”

他说人命关天的时候,声音里的戏谑几乎不加掩饰。

薄一昭懒洋洋都扫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现场只有徐酒岁当了真,听了姜泽的话,面色更苍白了,看上去恨不得杀死做了海虾的自己。

她冲忙回房拿包,换出门的衣服。

厨房里再一次地只剩下薄一昭和姜泽。

男人抬起手,收起脸上被疹子的痒带来的烦躁,好整以暇地整理了下衣领从始至终半垂眼,脸上不见被揭穿幼稚行为的尴尬,完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少年斜靠在厨房门墙边,打量着面前的男人出了学校,他实在是懒得“尊师重道”,只是在薄一昭抬脚,与他擦肩而过时轻笑一声:“老师还真的是下血本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想到薄一昭停了下来。

微微侧头,目光落在墙面上一处斑驳,男人没有一丝过敏患者应有的抓耳挠腮的狼狈。

他甚至唇角也微勾起,缓缓地带着一丝丝嘲讽道:“那可不,我们老年人,就是不爱惜生命年轻人千万不要学。”

姜泽:“”

这短暂的对话以徐酒岁拎着包,像小炸弹似的从房间里冲出来作为结束。

她冲到立在厨房门口的两人面前来了个急刹车,气喘吁吁的,面颊微红手上动作倒是小心翼翼,伸过来捏住薄一昭的衣袖,拉扯了一下:“老师,去医院。”

生怕他又不听话的样子。

薄一昭低头,扫了眼捏在自己衣袖一角的那只小手。

“急什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老男人缓缓道,“又死不了。”

然而,在徐酒岁眼里,薄一昭刚才吃下去的不是一小口虾,而是一整瓶500的鹤顶红。

她坚持摇摇头:“不行,要去医院。”

说完又垫脚,伸手要扒男人的衣领看,她总觉得那疹子比刚才更红了,她只不过回房拿了个包而已

柔软的手背不经意蹭过男人的下巴,指尖软软的,戳在他喉结上

喉结不可抑制地滚动了下,他“嘶”了声不得不扬起下巴躲开,同时一把扣住那正跟他的衣领做奋斗的爪子,目光微黯,沉声道:“别乱碰。”

徐酒岁以为自己碰疼他了,一惊,猛地缩回手。

姜泽站在一旁冷眼看着。

看不下去了,在旁边说了句:“海鲜过敏也分情况的,老师说话声音都没变应该没多大事,到医院挂完号说不定都好了。”

薄一昭嗤笑一声。

徐酒岁不明所以。

最后他们是开薄一昭的车去的医院,上车的时候徐酒岁主动爬上了驾驶座,脚够了下没够着油门,又低头往前挪椅子。

薄一昭坐在副驾驶低头看她,像是一只圆滚滚的糯米团子爬上爬下捣鼓自己性冷淡风一点装饰都没有的车,怎么看都觉得特别可爱,也不说话,耐着性子看她东摸摸西摆摆

十分钟过去后,再好看的天仙盯着看十分钟也看腻了,男人开始认真觉得自己不如去药店买盒过敏药吃了算了。

这时候徐酒岁才把车子挪出停车场。

“你有驾照”

徐酒岁正猫着腰看左视镜,听见身边的男人问。

“有啊。”

“刚考的”

“没有啊,考了”

刚想说好几年了,一想好像哪里不太对,猛地闭上嘴转过头看薄一昭,心想这人语气太过平静,连带着她都放松了警惕

“考了几个月了。”

她大喘气之后,换上了平静的语气。

“哦。”薄一昭脸上一点儿看不出什么不同,他只是淡淡道,“交规没告诉你开车目视前方看我做什么,看路。”

徐酒岁这才把脑袋拧回去,小心肝儿那个乱跳的,心想:啊啊啊好险,还好我反应快

最近的医院距离他们这边开车也要十五分钟。

徐酒岁平时不怎么开车,车速很慢,是以侮辱这辆车的性能和牌子的速度在前进薄一昭坐在副驾驶,好几次看见旁边的车超车时,别人转头往驾驶座里看。

但是他也没吱声,就靠在那看她慢慢开,反正后面的车再怎么着也不敢一脚油门怼上来。

到了红绿灯,因为开太慢直接被卡了整整一个红灯,后面的车为表示不满哐哐砸喇叭,徐酒岁像是聋了似的,眉毛都没皱一下

开车技术真的烂,心理素质也是真的好。

薄一昭在心里默默评价。

一边觉得脖子痒得难受,微微蹙眉,抬伸手挠了下,立刻听见她在旁边小声地说:“别挠了,挠破怎么办”

薄一昭被痒得有点烦,又觉得自己是自作孽,想着陪她演戏好玩,演着演着把自己都作进去了,十分无语,心情更加烦躁。

蹙眉转过头,正想跟她说别管他开好她的车就是,却看见徐酒岁半倾斜身子靠向她这边安全带勒在她胸前,被宽松的衣服遮得特别好的身材曲线凸显出来。

腰细得一只手能绕完似的。

这会儿她一脸担忧地看着他,看上去又担心又没有平日里横冲直撞时的跳脱,两人对视上的时候,她好像是被他眼里的烦躁吓着了,畏惧地往后缩了缩

可能是自己都没发觉的那种。

“”

本来就没想吓唬她,眉间稍稍放松下来,男人挪开了视线,看向窗外。

“干什么,我又没说是你害的,一惊一乍的做什么”

“不是,我”

徐酒岁听见他平静的声音,好像是在安慰她,实际上心里的不安更强了,她咬了咬下唇。

薄一昭从窗户的倒影看着她可怜巴巴的脸,就又把脸转了回来,一看她仰着脸看自己,欲言又止的样子。

“不会死人的。”他无奈道。

“我知道啊。”徐酒岁小声道。

强忍着掐一把那张白生生脸蛋的冲动,男人抬起手转了个方向,好像是有点热,将衣领又拉开了些,徐酒岁这才看见他胸前也挺红的。

“痒得难受”

“嗯。”

“一会儿就好了,都是一阵阵的痒,你忍忍。”

“”

忍个屁啊,什么都能硬扛还要医生做什么

看男人的指尖落在锁骨附近,她急了,忍不住伸手抓他:“别挠了。”

这时候红灯结束了,感觉到覆盖在手背上那温暖又软得触感,薄一昭额角跳了跳,用另只手轻轻拍拍她的手背:“开你的车。”

徐酒岁启动了车。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却直接靠边停在路边。

薄一昭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要干嘛,是不是存心想折腾死他算了,没等他问,就听见驾驶座那边“咔嚓”一声解开安全带的声音,她整个人撑着两个座位之间的位置俯身凑过来:“实在痒得难受,我给你吹下”

男人抬起头,就看见她半个身子往自己这边倾斜,投下的阴影将他笼罩在了自己与身后靠椅之间。

那淡如褪色蔷薇的唇瓣近在咫尺,她凑过来,眉头微蹙,无比严肃的样子柔软的指尖挑开他的衣领,垂着眼认真地找到他脖子上最红的那片,轻轻吹了几下。

距离不算太近,吹出来的凉风扫过脖间,脖子上又疼又痒确实减弱了一些

她大概是涂了薄荷味的唇膏,气息之间也带着淡淡的薄荷香。

心中烦躁稍散。

但是也是一瞬间。

很快的就有别的烦恼出现。

男人难得乖顺,斜靠在车座椅靠背上,任由她整个人半靠过来,凑得很近

那双软得不像话的手扶在他肩膀上,薄一昭怕她撑不住趴自己身上来,也伸着一只手虚扶着她的腰。

于是脖子上是不痒了。

那股劲却直奔他小腹下面而去,一团火,能烧死人。

要不是这会儿小姑娘满脸救死扶伤的正义,薄一昭都怀疑她是不是已经恶毒心肠到他都要过敏而亡,这女妖精还惦记着他死前吃一口他的唐僧肉

感觉到腿间明显起反应时,他扶着她腰的手没控制住掐了一把,她愣了下,抬头看他。

“行了。”

再开口说话时,他眉间柔软一扫而空,不动声色地放开扶在她腰间的手,将她推开,自己坐直了把车载空调打开,用近乎于冷漠的喑哑嗓音道

“开车,去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