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好像他们还是一周以前那副和谐的左邻右舍…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你让我滚我就滚

今晚我会来可不也是你叫来的么

这人怎么这样

动不动就恼羞成怒。

酒岁不甘心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视线从他的唇上扫过。

她的目光太肆无忌惮, 目的性在男人眼中一览无余, 他冷笑一声:“听不懂人说话是不是你脑子里想的东西现在就给我停下来,最好一秒都不要多想。”

他说这话的时候, 瞳孔微缩, 黑眸深不见底, 隐约带了些怒气。

语气硬邦邦的, 完全没得商量的样子。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

“十几二十岁的成年人和三十多岁的成年人不是一个概念, 希望你搞清楚这点,”他怒极反笑, “还有, 你当我什么人,说要亲就随便让你亲了, 嗯”

他说着,又拎起徐酒岁往门那边走了两步, 走得很艰难,因为怀里软绵绵一团一直在乱动恨不得把她扛起里,扔大型生活破烂似的直接扔出去。

徐酒岁被他的怒意凶得瞪大了眼, 心想你又不亏,气什么

“你很生气,那你为什么不骂我”

“欠骂你是不是有病”

“不是这种,你可以骂点更严重的, 不要脸,骚, 浪我这么爱哭的人,要是被你这么一骂,还不得夹着尾啪”

最后一个字变了音,因为男人的大手非常快地一把卡着她的脸,将她的脸整个捏得嘟起来,她差点咬着自己的舌头。

他的手劲非常大,白皙的面颊上被他捏出了几个五指印。

“说完了没”

此时她人已经被半拎半抱怼到玄关,男人把她往拖鞋那边一推,凶恶道,“穿鞋,滚。”

如果那双拖鞋在他手里,这会儿可能已经砸到她脸上了。

徐酒岁回头看了他一眼,巴掌大的小脸上还带着他的指痕:“你今晚对着我说了两个滚了。”

男人不置可否地挑挑眉,显然没准备跟她废话,让她赶紧滚蛋的目标非常明确,不接受任何打岔。

可是徐酒岁偏不,她抓着男人沉默的瞬间,目光顺着他敞开的衣领往下看

初秋的休闲裤薄薄的布料,她几乎能看见他裤子下紧绷强劲的肌肉线条,完全地将裤子的形状驾驭,小腹往下,那一包东西

只能说。

如果它平时就是这样的状态,那这条裤子好像不太合适正经八本的人民教师穿,只合适夜店里的脱、衣舞男。

“等一下”徐酒岁在被推出门前,一把捉住门槛,豁出去似的抵死挣扎,“这位尊敬的人民教师,在您连续两次让我滚蛋之前,您能不能低头看看自己诚实的生理反应”

“”

刚才被你又踩又撩,是条公狗都会硬,你拿这个跟老子说事

薄一昭额角青筋跳了跳,气坏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冷着脸,垂眼瞥了下她憋红了的脸,一眼就知道她是明明觉得羞耻得要命却还是因为不服气非要往外胡说八道明明纯得一塌糊涂,什么都不懂,学什么成熟女人拼命作妖

“少放屁,你他妈给老子老实点。”他咬着后槽牙警告她,“眼睛别乱看。”

这回连脏话兜飚出来了。

徐酒岁还想说什么,只是这回只感觉背后一个推力,她踉跄着站在走廊上,猛地一回头,那扇贴门已经挨着她的鼻尖“呯”地一声关上了

徐酒岁:“”

站在走廊上的小姑娘被气个半死,心想我有那么丑吗都这样了你还下不去嘴,啊啊啊气死个人了

越想越气,最后干脆抬脚很没素质地踹了那门两下,趾高气昂地冲着门用了哼了声,她听见自己用尖锐的声音说:“算了那就恩断义绝好了纯情老男人”

然后

转身灰溜溜地滚回了自己家里。

她的热脸贴冷屁股行为,到此宣布结束。

那天之后徐酒岁再也没有主动和薄一昭说过话。

也不至于真的“恩断义绝”。

偶尔在楼梯上遇见就是冰冷的点头致意,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年轻人该有的冷漠邻里关系。

徐酒岁甚至没把自己和薄一昭吵翻的事情告诉徐井年,怕他问起吵架的理由,她说不出口,那也太羞耻了点

她脸皮并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厚。

那天晚上回到家回忆总结战绩时,她一度被自己的台词羞到睡不着

闭上眼就是薄一昭那冰冷漆黑的瞳眸,他看着她,眼中没有轻蔑也没有热情,只有深不见底的暗沉,像是能把人吞噬。

胜筹帷幄的模样,如此眼熟。

头脑发昏的时候,因为这双眼睛,她想到了许绍洋,有那么一秒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对于薄一昭第一次见面时候就有的征服感从哪里来

作为某种领域的巅峰,男人中的王者,薄一昭和许绍洋是一样的。

他和她亲爱的师父是一类人,目中无人,高高在上,总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

让人想要摧毁他们虚伪的面颊。

但是徐酒岁又清醒地知道其实这只是一个开始的茫然,在经过了短暂的混淆后她清醒地把两人分了开来

她知道薄一昭其实和许绍洋不一样,他的自控力,道德感,甩了那个男人八百条街。

所以她离开许绍洋时头也不回,恨得咬牙切齿;却可以笑着叫薄一昭“老师”,且至今没有搬家逃走。

徐酒岁微笑着接受了自己这辈子可能都驾驭不来这种男人中的王者的事实

她觉得自己很坚强,i a fe ,i a ok 。

直到第三天,徐井年问徐酒岁:你干啥又不给我送饭了不会又和薄老师吵架了吧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酒岁:“”

有了这么个如此会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好弟弟,徐酒岁当天晚上就被愁得病倒了。

她在家里卧床了两天,对外诚实宣称是病了,好在最近纹身店里的耗费时间的大单也不多,店里除了蜕佛是个还在设计的大满背,剩下的小单都可以往后推

姜宵闹着要来看她,可是徐酒岁当时已经病到爬起来给他开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徐酒岁心安理得地在家躺了两天,并带着徐井年吃了两天的外卖。

第三天,吃够了外卖重油重味精舌头都快麻了的徐井年早上上学之前,摁着她强行给她量了体温,看了眼完完全全指向正常的温度计,他推着毛毛虫一样裹在被子里的姐姐

“起床,买菜,做饭今晚再让我吃外卖我就离家出走”

徐酒岁挣扎着看了眼床头的闹钟,2019年9月27日,6:55a。

距离她第二次表白失败已经过了五天。

“你们男人,”她掀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脸,“都是上帝派来折磨我的魔鬼吗”

为了不让弟弟离家出走,徐酒岁睡到中午,乖乖起床去买了菜。

绕开了卖苦瓜的魔鬼大妈,也远离了卖鸡蛋的八卦摊主。

这一天淅淅沥沥下起雨,温度有些下降。

嘴巴吃了两天外卖各种盖饭,就想吃点新鲜的食材,她买了一条挺大的剑骨鱼,还有番茄,红辣椒,几块豆腐以及三罐啤酒,准备做顿啤酒鱼

反正凉嗖嗖的下雨天吃这种半火锅的菜正好。

蒜和辣椒入油锅炒香,起锅。

鱼沾淀粉,油热下鱼。

生抽,豆瓣酱,糖加入翻炒,再倒一罐半的啤酒。

加番茄,大火收汁,准备放豆腐

徐井年回家的时候,徐酒岁正围着围裙,背对着门口做饭

她低着头,白皙的颈脖拉出弯折成好看的弧线,像是瓷器,没有一丝瑕疵。

她身穿黑色宽松的薄卫衣,捞着袖子,下摆很长盖到了屁股。

腿上穿着黑色的裤袜,整个人都是黑色的,只有露在外面的皮肤一片白腻。

鱼咕噜咕噜地在锅里煮,散发着鱼、番茄和淡淡啤酒混合的香味。

白嫩嫩的豆腐放在她和豆腐一样白腻的手掌心,相比之下大得惊人的菜刀在豆腐上打着十字切成小块改刀感觉身后有人靠近,打开冰箱,她低着头头也不抬地说:“阿年,帮我把香菜拿回来。”

她声音还带着刚病愈后的微微沙哑,话语落下,感觉到身后的人停顿了下。

与此同时,客厅电视机被人打开了,电视机里响起了最近正火爆的综艺节目的前奏曲徐井年懒洋洋的声音从客厅响起:“岁岁,你说什么,大点声”

徐酒岁愣了愣,立刻反应过来站在自己身后的人不是徐井年。

她回过头,看着好像已经几天没正经八本打过照面的薄一昭,捏着一瓶矿泉水靠在冰箱旁边沉默地看着自己。

徐酒岁:“”

捏了捏手里的菜刀,强忍着才没尖叫着条件反射一般照着那张英俊的脸扔出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薄一昭看着她楞楞地站在那,一双眼睛黑白分明,有点儿傻乎乎的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像徐井年说的大病初愈的关系,面色不像平日里那样红润,有些苍白,婴儿肥也下去了点。

下巴都尖了。

两人沉默对视几秒,男人看了看灶台上扔着的一把香菜,拎起来放到她的手边。

香菜落在身边的一瞬间,男人身上的气息也同时抽离,徐酒岁手抖了下,切豆腐的菜刀没握稳往下沉了沉,在她柔软的掌心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她“嘶”了声,扔了菜刀。

男人放下手中刚拧开的矿泉水。

没来得及丢进去的豆腐沾了血扔进垃圾桶,她握着汩汩往外冒血的手转身正想叫徐井年赶紧滚进来帮忙,这时候被人一把握住手腕。

那略微粗糙的手掌还带着矿泉水瓶身的冰凉,贴在她又软又暖的手腕上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她倒吸一口凉气,条件反射挣了挣,没挣开。

“医药箱在哪”

男人平静的声音响起。

就好像他们还是一周以前那副和谐的左邻右舍

而五天前那晚捏着她的肩膀让她滚的人也并不是他。

terest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