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能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有爱心。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送走了盯着自己腹肌看了半天的“女学生”, 薄一昭端着那杯温热的牛奶在阳台抽了只烟。

抽了一半将烟草熄灭在烟灰缸里, 他转身回到客厅, 仰头喝空了那杯温热的牛奶,里面没有加上次加过的蜂蜜了, 大约是因为半个小时前, 他在走廊上认真宣布自己拒绝甜品。

放下牛奶杯, 薄一昭翻开今晚原本没准备开的电脑, 认认真真地打开了搜索引擎, 在搜索栏输入四个字:恋师情节。

百度百科说

“美国心理学家赫洛克把进入性萌发期的青少年,对某一特定年长异性倾心和爱慕的情感、形象称为“牛犊恋”cafove。”

男人的眉眼平静, 要是非要有一个内心的描述, 那大概就是“哦”。

修长的指尖滚动鼠标滚轮,电脑屏幕白底黑字映照在那双带着探究和沉静的瞳眸里, 当看到“中学生的恋师情结,透射出青少年对美好事物的纯真向往, 从某种意义上讲,具有一定积极的潜在动力作用”这样的描述时,男人的手停了下来。

百度百科温馨提示各位被学生暗恋的老师要正确引导拥有恋师情节的学生, 引发其中的积极作用。

薄一昭:“”

薄一昭并不懂所谓的正确引导以产生积极作用是什么,但是他觉得这其中大概肯定不包括“偶尔让学生看一看自己健美的腹肌”这一条

这样不对。

瞬间满头问号,他有了再去阳台抽一支烟的冲动。

这百度百科真的不是在他妈胡说八道

男人产生了这个疑惑之后,重点跑偏了, 又去百度了下所谓的”百度百科是否可能胡说八道”,结果搜索出来的结果是:任何拥有百度账号的人, 都可以编辑修改百度百科词条内容。

薄一昭:“”

黑着脸扣下了电脑屏幕,他意识到自己压根就是在浪费时间。

心不在焉地撇了眼桌子上那个杯壁上还挂着牛奶的空杯子,薄一昭开始认真地思考起来自己到底是怎么和隔壁那个小姑娘搅和在一起的

好像就是源于他,强迫症似的“不断纠正其错误行为”,可惜纠正着,纠正着,自己好像就被带着跑偏了。

可是明明已经足够严肃,有理有据地摆在明面上拒绝了

她还是越挫越勇地往上冲。

完全不服管教。

和过往那些类型真得不太一样。

难道真的要把她的腿打断

这个别扭的问题困扰了薄老师整整一个晚上,直到快要天亮了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好在这一天他没有课,也因为某些忧愁情绪,他暂时失去了大清早去学校门口折磨学生们的兴趣,看他们有没有穿校服,是不是戴歪了校牌,带的什么类型的早餐之类的

那是心情好时的闲暇娱乐。

太阳照进屋子的时候,黑色的床单,堆积成山有些凌乱的深色被子里,赤着上半身的男人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修长的指尖在睡得有些凌乱的黑发里穿过,手臂肌肉微微隆起,像是一头蛰伏在树梢上的矫健的豹。

剑眉轻皱,第一缕阳光通过窗帘缝隙照在脸上时,他掀起被窝,盖住了脸。

在接近八点的时候,男人被接连微信短信的声音吵醒。

最开始没有反应。

十几秒后,他才用力掀开了被窝,打了个呵欠半眯着眼,挣扎地抓起手机看了眼,确确实实一共两条短信。

第一条来自“倩倩”。

薄一昭点开右上方那三个点的图标,再点左上角粉色头像,再点右上方三个点,这一次跳出来的屏幕正下方是火红的“删除”二字,他毫不犹豫地点击,眉毛都没皱一下。

第二条来自“乔欣”。

这个不能删除,薄一昭犹豫了下,硬邦邦地回了句“有和你报告的必要吗”,然后再次点击右上方三个点,将“消息免打扰”开关点亮。

干净利索地操作完一系列工作,放下手机,男人翻身坐起来,还没来得及对自己的行为稍微满意,在刷牙照镜子的时候,目光落在自己的腹肌上。

薄一昭:“”

忽然就想起,前面的操作都是小儿科,现在摆在他面前的明明还有最大的那个麻烦并没有解决。

这一天的开端并不算美好。

他真诚希望今天连空气里的二氧化碳都乖乖地别惹事,否则他随时可能原地爆炸。

薄一昭一天没有出门。

直到下午夕阳西下。

他放在茶几上的电脑开着,桌面上是打开的word文档,是薄一昭给十八中校长老头的辞呈,开头第一句就是“我自认为无法作为人民教师给与学生正确的引导”

是真的没有办法。

要么选择干净利落的拉黑,拉黑不了的就放置py,放置py还是不行那就只能

地球给你,我走。

他薄一昭活了三十余年,第一次被个小姑娘逼得躲在家里怀疑人生。

到了晚自习的时候,才想到了答应学生会在办公室传道受业解惑,掐着点儿琢磨徐酒岁应该送完饭回家了,薄一昭这才暂时放弃他的辞呈,拉开门准备去学校。

结果刚走到楼梯口就遇见拎着个空盒饭,刚刚送完饭回来的徐酒岁。

站在楼梯口,薄一昭看见她抬起头看见自己的一瞬间,那双湿漉漉得杏眸里像是有个火把,火光“噌”地一下被点亮,他真的是

又被带入了熟悉的节奏。

她真得很有温水煮青蛙的本事。

他发现自己忍不住要去看她的眼睛。

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习惯。

“薄老师,”她拎着饭盒,饭盒在她手里一荡一荡的,声音清脆得像只小鸟,“去上晚自习了么”

一瞬间,脑内已经百转千回,思考了一万个可能合适的反应

掉头就走。

微笑答应。

假装耳聋。

或者是

“嗯。”

男人轻轻颔首,言简意赅到显得有些疏远冷漠停顿了下,他又问

“徐酒岁,你有空吗,我有话想跟你好好谈一下。”

徐酒岁的笑容微收敛了些。

她向来是敏感的人,所以她在第一时间就停顿了下,向他投来了迟疑又戒备得目光,并破天荒地没有继续聒噪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心知肚明,薄一昭要跟她“谈一谈”时,永远不会是“谈恋爱”那个“谈”。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改天吧,”徐酒岁上下打量着他,“我一会儿还有事。”

她能有什么事

薄一昭微微眯起眼,感觉到了对方无声的抗拒。

多么聪明的小姑娘,她仿佛有预知能力或者是读心术,心知肚明地清楚这时候她做出任何撒娇,作死或者话多的举动,都会受到他无情的打击

所以她什么也没有做,像是一只竖起耳朵的小动物警惕地望着男人。

两人一个站在楼梯上方,一个站在楼梯下端,过了很久,薄一昭没说话,只是伸手摸了只烟草

刚想放至唇边,就听见她犹豫道:“老师,是不是心情不太好”

薄一昭一愣,对视上她的眼睛,发现她眼里已经刚才见到自己那一瞬间点燃的笑意已经彻底消失。

忽然鬼迷心窍,来了点偶像包袱

他发现在这样的目光下,他没有办法像是早上拉黑那个得寸进尺的女班长一样干净利落,摆出“严师”的风范,把她教育一顿。

徐酒岁见他不说话,就当默认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不高兴了,她最近也没有做特别出格的事情。

于是她咬了咬下唇:“昨晚我不是故意老盯着你的身体看的。”

薄一昭差点把烟整根吞肚子里去。

“跟这个没关系,”他调整了下呼吸频率,让自己听上去淡然一些,“我是想说,我前天晚上在搜索引擎上搜索了一下关于恋”

“老师,”徐酒岁盯着他的脸,无比冷静地打断了他,“晚点说好么,我尿急。”

薄一昭:“”

直到浸透了甜香的香水淡香与自己擦肩而过,脑袋顶上传来“砰”地一声关门声,薄一昭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又被她跑了。

她比他想象中聪明得多,根本不像是撒娇作妖时候那样好对付。

面对空无一人的走道,薄一昭咬着烟屁股,勾起唇角哼笑了声,只是那笑意未达到那漆黑的眼底。

有本事,躲一辈子。

到了学校,薄一昭欣慰地发现至少学校看似一切正常。

被删了微信的班长李倩像是无事发生,与同学正常对话正常说笑,甚至看见自己的时候除了目光回避也不见多少大动作

晚自习期间,她甚至有胆子拿试卷来办公室跟他问题。

“以伽利略变换系进行向量运算,现阶段无法熟练理解的话,就以坐标式表现,人的速度为0,6”

薄一昭照常讲题。

讲完题之后抬头问她听懂了没有。

发现她低着头看自己看的双眼发直,薄一昭皱眉。

李倩这才慢吞吞点了点头,又看向薄一昭,想了想,小声地问:“老师,我不说公事之外的闲话了,可以重新加微信吗”

薄一昭闻言,低沉地笑了下。

他突然觉得,如果住他对门那个小姑娘和眼前这个一样愚蠢该多好,自己送上门来找死。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可以。”

男人语气温和,话语里却因为堆积了一天的郁结终于找到了抒发口,而显得完完全全无情

“我只是来带一年的竞赛,没空陪你们这些小孩玩办家家酒。”

“不是的,老师我真的”

“别让我再说一遍,别惹我,我可能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有爱心。”

他语速缓慢却清晰,昭示着他并没有耐心听她说完。

少女面色变得苍白,似乎是被他冰冷的目光刺到,她连续后退几步,瞪大眼,眼眶微红要哭不哭地看着他。

他看在眼里,却完全无动于衷,锐利的黑色瞳眸中没有一丝波澜

男人懒散地坐在办公桌椅子后,是生人勿近的气势。

就像是被迫剥去了天使外皮的野兽,沉默的空气里,令人感觉到窒息的危险笼罩了她,让她清晰地感觉到他的刻薄与不耐。

甚至是不屑。

“老师”

“出去。”

眼前的人根本没有一丝宽容可言。

而此时此刻,薄一昭明确地发现,相比起眼下的情况,对待另外一个更让他烦恼的人时,他甚至从未像现在这样真正地伸出过獠牙和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