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事别跟你姐说。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薄一昭送了徐酒岁回家后, 转头就回了学校。

期间又路过了那家便利店, 在小姑娘蹲过的马路牙子边, 那瓶可乐还放在那里。

夏日里,冰可乐完全融化了, 蓝色的瓶身下面堆积了一小摊将干未干的水。

十分钟前它被捏在一只小小的手里, 白皙的指尖压在冰凉的蓝色瓶身上, 手的主人抬头挑衅似的望着他, 就差把“就不让你给别人买冰饮料”刻在脸上。

“”

站在路边, 薄一昭忽然认真地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他该不该送徐酒岁回家

于情于理, 其实他是不合适的。

理性地知道自己应该减少与她的非必要交谈和来往

但是还是这么做了。

薄一昭甚至自己也没想通这件事。

无论年龄和身份怎么样, 哪怕是从男女感情方面来看,徐酒岁也根本不是他喜欢的类型甚至不怎么沾边。

他过去的爱好偏向于文雅和成熟的女人。

心情略微复杂, 很难正面承认近期种种诡异行为的原因,像是鬼迷心窍。

微微眯起眼, 男人目光在人进进出出的便利店门口扫过

他却没有进去真的再买一瓶冰镇饮料给班里另外一个因为自己哭的少女,只是走到那瓶可乐旁边,弯腰将它捡起来, 很有素质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然后转身进了校门。

薄一昭回到多媒体教室的时候,小学霸们已经拿到了卷子开始埋头苦写了。

听见他进门的动静,最多是坐在靠前门的学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其他的人干脆连头都没抬

一点也不好奇他刚才干嘛去了的样子。

忍不住用赞扬的目光扫了眼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一边打呵欠一边写卷子的少年:虽然不知道徐井年对好奇的同学们说了什么,但不得不说, 他善后工作做得还不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薄一昭没着急立刻回讲台后面坐稳,而是耐心地绕着教室巡视一周

卷子是根据他出的套题难度,从简单到复杂。按照道理来说,把他十张套题卷子做完再来做这个测试,全部题目答出来的难度不大。

只是因为意外,考试提前了。

不过这没什么,现在班上大部队的进度是到第八张,写到倒数第二题问题也不算特别大。

前面几题,大家都写的比较顺利,徐井年和姜泽这种尖子生已经写到第二题有了大体的思路其他大多数人第一题已经做了一大半,最差的第一题也有了思路。

薄一昭看了一圈,还算满意,只是经过第四组第三排某个座位的时候,他的脚步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坐在靠走道的那个女生,第一题就写了几个基本的公式摆在那里。

现在她好像是放弃了第一题,直接去写第二题,但是第二题也把她卡住了。

薄一昭忍不住站在她身后看了一会儿,心想:这进度也太慢了,平时上课都干嘛去了,这样的水平,都能不能跟上

那个女生好像感觉到了他沉默的目光,有些紧张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随后男人发现她眼眶微红肿像是刚哭过

她看着他,除了紧张之外又有点可怜的样子。

薄一昭:“”

男人困惑了三秒,心想:什么意思

认真想了想,才想起来,这是刚才因为受力分析图老画不对被他说了两句,跑回座位上哭的那个女生

班长

哦,徐酒岁嘴巴里的那个“班长”啊

他完全记不住。

对于自己收到了来自她的纸条这件事内心也毫无波澜。

眼下见她痴痴地望着自己,男人微微蹙眉,手指微曲敲了敲她的桌面示意她快写,什么也没说,便有些冷漠地抬脚离开。

他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原本眼中充满期望的女生脑袋立刻失望地垂了下去。

两节晚自习下课之后,外面高三这片走廊上热闹起来。

薄一昭让他们停笔别写了,然后把试卷一个个从最后一排往前传上来。

他从第一组一路收过去,到了第四组的时候,修长的指尖有些心不在焉地刮了刮手中那叠试卷的边缘,扫了眼班里大致完成情况,头也不抬地说:“徐井年,你等下加下我微信,然后今天晚上帮我统计一下班里其他同学的习题卷子完成进度后面两张卷子你们自己做可能有难度,要耽误很多时间,后天周三还有一节培训课,我带你们把剩下的题做完,把整体法这块结束掉算了。”

他话一落,就感觉到班里人安静了一会儿。

还有人在小声地笑。

薄一昭没觉得自己讲了什么好笑的话,微微抬了抬眉,抬起头,就看见徐井年一脸尴尬地坐在那里望着自己。

薄一昭:“怎么了”

在他跟前,第四组第一排,一个二班的女生笑了起来,轻巧的笑声中她满脸通红地回过头光明正大地看了徐井年一眼:“老师,徐井年搞不好连自己班的人都认不全,你怎么让他去做统计啊”

女生话语一落,周围的人大方地哄笑起来。

徐井年那张年轻英俊的脸微微泛红,手握拳放在唇边咳嗽了下

在他旁边,姜泽面无表情地抬起手,拍拍他的背。

徐井年“啧”了声,顺手出了本书猛拍好友的手背:你幸灾乐祸个屁啊有本事你去

周围人笑得更大声了。

姜泽和徐井年,这两人都是神仙级别的人物,班上有他们微信或者qq的,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哇塞,这么好的骗微信机会,林海燕你赶紧闭嘴好不啦”

“年哥,年哥,加我微信啊我可以自己写备注的,您只需要出示一下微信二维码”

“还有我还有我会长你看我一眼”

“加微信加微信哎哟妈的我微信不怎么用啊,加qq行不行啊”

“时隔多年,我又涌起了用自拍在朋友圈刷屏的冲动。”

班里乱七八糟的,一大堆人,男的女的都有,向着徐井年冲过去。

徐井年都惊呆了,一脸不知所措,恨不得跳起来夺窗而逃的样子。

薄一昭无奈地抿抿唇,看徐井年这副不接地气的神仙模样,生怕他姐又来找自己麻烦,怪他给徐井年微信加乱七八糟的人顿了顿,淡淡道:“那换一个,班里谁人缘好的”

众人又开始爆笑。

姜泽把书包往肩膀上一甩,也跟着“嗤”了声似笑非笑地瞅着徐井年,后者羞得恨不得钻桌子底下去了。

周围闹闹腾腾的,高三的小学霸们,难得在教室里展现一丝丝年轻人该有的活力和笑脸。

就在这时。

“老、老师李倩可以啊我们班的人微信她都有的,二班的也是”

一个有些紧绷和结巴的女声响起。

薄一昭抬起头看向声源处,发现是坐在第四组第三排那两个女生,这会儿坐在里面窗户边那个疯狂地用手肘捅她的同桌,而她的同桌就是刚才哭过那个,班长此时她低着头,脸红得快滴出血来。

薄一昭有点无奈了,甚至有点后悔刚才那么快决定换一个人不就加几个同学微信么,徐井年能有多委屈

非常应景的,听说要加微信的对象瞬间换人,个别一班的女生也发出了扫兴或者不屑的咂舌音。

徐井年听见第四组那边的动静,愣了下,下意识跟着看过去,见李倩跃跃欲试的样子,微微皱眉:徐酒岁要是知道因为他平时缺少社交,导致薄老师微信外漏,她可能会把他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下来。

呃,岁岁有没有薄老师微信来着

好像没有。

好的,罪加一等。

宁掉脑袋之后的身子可能会被留着剁碎喂狗那种。

在薄一昭慢吞吞往外掏手机的时候,姜泽已经无情地走了。

留下徐井年一个人,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他拖拖拉拉地收拾书包,余光视线忍不住冲薄一昭和李倩那里猛瞟。

李倩拿手机扫码加薄老师微信的手都激动得抖了。

而薄一昭脸上则是和徐井年如出一辙的沉默和无语。

等一切尘埃落定,薄一昭抬起头。正巧对视上徐井年,两人面瘫着交换了一个眼神,不约而同地认为对方和自己在担心同一件事

比如。

某个醋坛子翻了的话

是能呛死人的。

不同点在于,徐井年是猜测估计会呛死人。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薄一昭是亲眼见识过的,大概就两个小时前。

少年和男人回家时一条路,保持着默契一前一后的走,心不在焉地聊一下竞赛题,然后也不知道谁开始的,刻意把话题挪到了“班里其他人进度”这个话题上。

男人咬着烟,烟火在夜幕里星星点点。

“你不是学生会长吗”薄一昭问,“怎么班里其他同学的微信都没有”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

学生会长又不是夜店男公关,谁规定学生会长就要左右逢源

“老师,你应该让他们早读的时候自己上来跟你上报统计进度的,这样的话,我替你去打印一个竞赛班空白的花名册就行。”

薄一昭:“”

徐井年:“”

徐井年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见他们的政教处主任愣了下后很小声地“啧”了声,几秒停顿,他听见薄一昭无奈道:“没想到,我又不是正经八本的老师。”

徐井年小心翼翼地瞥了他老师一眼,衣袖已经捞至手肘间,叼着烟,身材高大又英俊

确实不像是老师。

像霸道总裁爱上我姐里的那个霸道总裁。

“李倩跟你说什么你别理她就行了,她也没那么大胆。”

徐井年安慰他姐夫,心里补充:至少没徐酒岁那么大胆。

“没事,做完统计删了就行。”

姐夫这话说得很是无情。

徐井年“噢”了声,又不说话了。

直到二人走到楼梯口,上楼的时候,薄一昭停下来,想了想可乐事件,还是忍不住开口打破了沉默:“这事别跟你姐说。”

“嗯”

徐井年有点儿震惊地望向男人。

男人在楼梯扶手上掐灭了烟,烟屁股弹进一楼铁皮垃圾桶里,想要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原因,但是张了张嘴,又完全不知道从何解释

面对这窘迫的情况,他无语地嗤笑了声。

此时徐井年感觉他的老师一下子变得也不完全是平日里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气场一下子平和下来,只听见他嗓音微沙哑道:“我是真他妈有点怕她了,一不留神上房揭瓦,一哭二闹的。”

徐井年眼里的震惊瞬间变成了同情。

十九年了,老子一直孤苦伶仃地忍受着“上房揭瓦,一举二闹”的折磨

欢迎来到我的世界啊,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