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犯罪,下不去嘴。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薄一昭挑眉, 低头看自己裤子上的脚印, 用三秒接受了徐酒岁恩将仇报以及见缝插针跟自己讲情话的画风。

够百折不挠的。

告白之后她还念叨这事儿上瘾了似的, 今天还给他光明正大地吃上了醋。

告白还讲个先来后到是吧,先来的就可以理直气壮一点

“别胡说八道。”

男人想伸手去拍她的脑袋, 又觉得如果自己这么做的话就是真的暗示她“说得好, 再多说些”, 于是伸出的手变成弯腰拍拍自己的膝盖, 他掀了掀眼皮子淡淡道

“回去吧。”

“哦。”

徐酒岁习惯了他冷漠的拒绝, 已经不错了,至少没有板着脸教训他:徐酒岁, 这是太阳下山时, 你站在学校门口合适跟老师说的话么

肯搭理她就已经是进步了,乐观点。

徐酒岁眼睛没那么肿了, 眨眨眼适应了下,就站起来要继续往回走, 她没忘记某个人还要回去监考呢,虽然他放了话:老子出的题,你们百度不到。

真的流批。

如果她是学生, 不百度也因为这句话非要百给他看不可,看不起我国本土优秀的搜索引擎怎么着

薄一昭见她站起来,手里拽着那瓶没开过的可乐,开过的喝了一口就放在路边了, 忍不住又想问她:“不要了”

徐酒岁用稍微没有那么一条缝的眼睛扫了他一眼:“一瓶可乐里面有多少糖你知道吗,一瓶喝光够我吃三盒抗糖口服液。”

薄一昭凉凉地看了她一眼, 心想她还真是一点都不把自己刚才招来耻笑幼稚行为放在心上,也没提,只是淡道:“你吃蛋糕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好吃的甜食这么多,蛋糕算一个,为什么要浪费额度去喝超甜的碳酸饮料啊”

“”

女人爱折腾薄一昭是知道的,但是他没想到还有这么早就开始折腾自己的他看了眼徐酒岁的侧脸,白嫩嫩粉扑扑的,实在没看出有什么要“抗糖抗衰老”的必要。

仿佛感觉到他的视线,徐酒岁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你还没那个必要,”男人平静道,“少瞎折腾了。”

徐酒岁笑了,眼睛一眯,露出深酒窝:“你家的苹果放在外面,放得蔫吧了才放进冰箱吗”

薄一昭:“”

他被说服了。

这小姑娘歪理一套套的。

薄一昭:“你不是七中的学生吧”

徐酒岁脚下一顿,不明白他怎么就忽然想通了正想说您想明白了就好,想和我详细谈谈这件事吗,谈恋爱那个谈。

这时候又听见男人慢吞吞道:“聪明的不像七中的学生,嘴皮子这么利索,有这本事放在学习上,不见得比徐井年差到哪去至少用不着为了个七中的年纪第一上蹿下跳的。”

徐酒岁:“”

徐酒岁不说话了,从侧面来看她的理性抗糖还是有用的:至少眼前的三十几岁直男坚定地认为她是个刚成年的高中生。

徐酒岁撅了撅嘴:“老师。”

跟在她身后的薄一昭“嗯”了声。

“我要是跟你一样大,你还会拒绝我吗”

“不要做这种无聊的假设。”

“我就是想知道嘛”

“”

薄一昭认真的陷入了沉默,从后侧方她看不见的方向看着她的脸,怎么看都还像是有婴儿肥的小姑娘。

于是觉得自己还是无法接受这个设定。

“像犯罪,下不去嘴。”

“”

徐酒岁蔫吧了,心中的小人把欲拒还迎,想要脱掉的马甲又默默穿了回去。

果然不单是年龄的问题。

要想办法接近这个男人,在他的视线疯狂刷存在感,刷到他习惯自己的存在

“老师这周周几晚上不用带晚自习,我把英语习题整理好了就去找你。”徐酒岁换了个话题。

“周二和周四、周五。”薄一昭看了眼她的鱼泡眼,停顿了下,补充,“周四你再来。”

此时二人来到马路口。

“明晚不行”她站在马路边,回头看他。

不是我不行,是你不行。

看看你眼睛肿的,好好学习的前提是眼睛没瞎。

薄一昭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在一辆公交车擦着马路牙子开过时,伸手拉了她一把大手扣在她细腻柔软的手腕上,微微勾着头看着她那条勉强露在缝隙后面的眼睛,“嗯”了声,沉声道:“不行。”

徐酒岁困惑地眨眨眼。

薄一昭放开了她。

“忙什么”徐酒岁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刚才他掌心的温度残留的地方。

这个下意识的小动作没有在他的眼底错过,男人垂下眼,随口道:“周二晚上我不带晚自习也会在办公室,学生有不会的题可以拿来找我问。”

徐酒岁看着他:“比如那个班长吗”

“谁”

“老师好好吃晚饭饭噢。”

“”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

她也面无表情地回望他。

“徐酒岁,我看你是真的想挨揍第二顿了。”男人微微眯起眼。

徐酒岁撇撇嘴,嘟囔着“偏心”,把脑袋重新转了回去,目视前方,走路都快踢成了正步,倔强地直到到了小区院门口,都没有再回头同薄一昭搭话。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走进小区,徐酒岁有点受不了这份沉默,于是默默地掏出手机想要玩手机打发这段距离。

手机刚拿出来就听见身后老男人义正辞严地教育她:“眼都肿成那样了还玩手机,你们这些小孩就这么依赖这东西么”

徐酒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乱戳,就戳进了微信,然后发现小船发来了新的消息,徐酒岁都有点儿害怕看见小船的微信了,有时候恨不得狠心拉黑她。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次小船发来的是个视频,从静止的视频封面来说,好像是一段在千鸟堂录的视频,整体视线偏下方应该是偷拍的。

徐酒岁刚想点开看,又想到了身后的薄一昭,于是咬着舌尖把手机音量调到静音,她这才点开了视频

视频的主角是许绍洋。

今天的他身上穿着的事棉麻材质的那种修士服,领口大方的敞开,露出下面白皙皮肤上的黑色刺青的一角

徐酒岁知道那是一条很大的黑色蛟龙,蛟龙的尾巴会一直盘踞到男人的肚脐下方,再往下到哪儿,她就不知道了。

多少女人曾经盯着那条龙尾幻想,她也不知道。

视频里的男人看上去眼神懒洋洋的,永远是一副提不起精神的模样,但是他的眼神很犀利,被那双眼睛盯着时九月的天,能让人凭空觉得从心底冒出凉嗖嗖的感觉。

他手里拎着个功夫茶的茶壶,这会儿正垂眼,慢吞吞地往茶托盘上的茶宠身上淋滚烫的茶水。

屏幕晃了下,拍到了坐在他对面的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西装革履的男人,他举手投足之间透着严肃,但是徐酒岁还是看到了,他抬手接过一杯茶时,白色的衬衫下,手腕处露出了一点点纹身的花样。

是做了花臂的一个男人,可能平日里,衣服的遮盖下,对外标榜的还是正经职业的业界精英。

当他从身后公文包里拿出文件夹递给许绍洋的时候,徐酒岁认出了这个人,他是在她之前就从千鸟堂离开了的师兄。后来成了律师。

律师。

徐酒岁忽然觉得背脊发凉。

然后他就看见,看见文件夹资料的那一瞬间,许绍洋原本还有些不耐烦地微微蹙眉,慢吞吞地用两根手指捏着接过文件夹,他打开,漫不经心地扫了两眼

也不知道看到了文件夹里资料的哪一处,他原本懒散的表情忽然变了,手里捏着的茶杯晃了晃,跌落下去,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那双深色瞳眸有一瞬间变得空洞而茫然,下一秒,他抬起头,笑了起来,对着那律师师兄说了什么,大概是赞扬的话。

手机屏幕抖了抖,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船的手抖了,然后视频就结束了。

徐酒岁:“”

这一出哑剧,她不用听见声音,就能猜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她现在就想知道,现在搬家还来不来得及。

鬼来了。

徐酒岁头疼地想。

还没等她整理好思绪,便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自己,熟悉的男性气息将她笼罩低着的颈脖露出的一大片白皙立刻泛起一层鸡皮疙瘩第一次,她有些敏感地往前缩了缩,回过头。

薄一昭面无表情地站在她身后:“那是什么最近新上的电视剧”

徐酒岁无力地张了张嘴,做了个“不是”的嘴型。

薄一昭想了下那昏暗又晃动的画面,极像偷拍,怎么也应该不是电视剧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眼神微黯:“你平时就和朋友在微信聊这些”

“哪、哪些”

“”男人盯着她的眼睛停顿了下,片刻后薄唇轻启,“小视频。”

徐酒岁有些哑口无言:这人思想怎么总能想到那个

她下意识地背了背手,把手机屏幕压向自己的胸口:“不、不是的”

看她小脸一脸紧绷,微苍白之后泛着红,薄一昭张口正想教育她,忽然想到自己上一次拿差不多的关于漫画的话题教育她之后,她做什么去了

换了个人,去找姜泽,继续讨论

到了嘴边的教育忽然咽了回去。

此时两人已经走到楼道间,昏暗的光线里,仿佛是为了看清楚她的表情,他微微弯着腰。

那张严肃的脸,如雕像深刻又英俊阳刚的五官遽然放大在她的眼中那薄唇紧抿,唇线紧绷成了一条线,睫毛微垂,在眼底投下小片阴影。

也遮住了深色瞳眸之中的情绪。

“不是让你少看这种东西你怎么答应我的”

徐酒岁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她只感觉到男人微湿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鼻尖,带来一丝丝瘙痒可是她不敢伸手去挠,于是鼻息之间全是他身上的味道,仿佛要将她整个吞噬。

“我,没、没有啊”

男人又不说话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徐酒岁心跳都快停住了,她努力地瞪大眼想要看清楚背着光的男人脸上的表情,可惜什么都看不清。

他的气息让她鼻尖都泛红了。

“薄、薄老师”

她结结巴巴,看着他的脸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停下,只要她往前一些,她的鼻尖就可以碰到他的。

手机握在手心都快被她捏碎了。

她什么都看不清。

视力上的缺乏让她五感敏锐,心都崩成了一根弦模糊的视线里,她总感觉到有那么一秒他好像抬起了自己的手,伸向了她。

她“咕嘟”一声吞了唾液,人都微微颤抖起来,她努力睁大眼,却在这时,忽然感觉到他的气息忽然从周围抽离。

“上去吧。”

他平静道,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

徐酒岁心里乱七八糟,胡乱点点头,转身想走,又被叫住。

回头一看,男人站在她身后没动,隔空指了指她的手机:“删了再走。”

徐酒岁:“”

被他的目光盯得浑身发毛,徐酒岁没办法,只能咬着下唇乖乖用微抖的指尖戳手机,准备删了小船刚才发来的视频就在这时,手机屏幕亮了亮,小船在薄一昭眼皮子底下发来一条新的信息

徐酒岁:“”

脑袋顶上传来男人一声带着凉意的嗤笑,像是一脚踹开酒店房门的警察大哥,将房间里正翻云覆雨的嫖客抓了个现行。

而嫖客前一秒还在抵死不认:我们只是盖着被子纯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