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不行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酒岁每次来薄一昭的家里都瑟瑟发抖, 生怕在这留下一根头发或者一个指纹,能站着绝对不靠着, 规规矩矩。

但是这一次, 屋子的主人一路将她抱进来, 并且在她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直接送她一步登天。

她终于看到了薄一昭的床长什么模样——

黑色, 没有一丝别的颜色, 禁欲色系。

大, 大到让人怀疑他当时到底为什么在单身的情况下买这张床。

硬,患有颈椎病中老年人最爱同款。

(*此处真的是在形容床, 谢绝想歪)

床头摆了一大排造型匪夷所思的摆件,从日和风的香炉到小型望远镜模型以及天体模型,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妖怪、动漫手办, 看上去已经有一些年头。

可能从他小学起就摆在他床头了。

徐酒岁被扔上床, 一轱辘爬起来就想要去摸那些摆件,被身后男人一把拎起来捞进怀里:“别乱碰。”

越不让碰越要碰,她挣扎着固执地绷直了指尖去摸那个太阳系模拟摆件, 硬是胡乱摸到中间一个大概是木星的在轨道上乱颤,将它移位,她才缩回手,得意且挑衅地望向他——

男人笑了:“小学生啊你, 幼稚。”

“我是小学生, 听说老年人才爱睡硬床。”

男人放开手还她自由的同时, 徐酒岁扑倒在床上,趴在床上像只乌龟, 也不知道是太乐观还是压根就是吓傻了,大难临头还有心思调侃。

“哦,”男人一点也不生气,“我就是老男人。”

但是男人很快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是不是老年人。

五分钟后,徐酒岁挣扎着推开压着她的人,自己终于从刚才瞬间的懵逼里回过神来他们这是在做什么,浑身抖得像个筛子似的爬起来,一脸惊慌失措:“你怎么会单手,单手解……”

解什么她已经说不出来。

反手去扣内衣扣子,金属扣无论如何都扣不上,她气得想哭。

而这也是认识那么久,薄一昭头一次冷眼旁观她眼圈发红而在旁边无动于衷,就连刚认识那会儿他都没有现在这么冷酷——

因为他也有他的事要忙,比如在徐酒岁颤抖着终于找到第一颗扣子的时候,男人将自己的牛仔裤扔到了她的头上。

拥有男人熟悉味道的牛仔裤又夹杂着一丝陌生的男性气息,徐酒岁被那前所未有的浓郁气息尖叫一声,将那牛仔裤拽下来,如同躲避瘟疫一般扔到了房间的另外一头!

男人丝毫不生气,因为把牛仔裤扔开正好,他单膝跪上床,大手扣着她的脚踝,将她拖到自己怀里。

徐酒岁尖叫一声:“不行!”

他的手并没有放开她的脚踝,垂下眼问:“怎么不行——想好再说,没有个正当且理直气壮的借口,你一会儿可能会更惨。”

徐酒岁也不知道“更惨”到底是能有多惨——她被吓得真的掉出两滴眼泪,心脏砰砰乱跳,就像是做噩梦时候身后有鬼在追。

“这种事……我我我,我们都还没来得及见父母——”

“飞机上那个刻薄的老头真的是我爸,”男人挑起眉,“你以为我要请演员会请一个专门和我抬杠的来?”

“……”

男人悬空在她上方。

看她一脸期期艾艾。

沉默半晌,懂了。

稍微挪开了些,从房间枕头底下变戏法似的摸出来一个手机,直接挂了个远程的视频请求……没一会儿视频被接通了,男人爬到徐酒岁身后,一只手扣在她的下巴上将她的脸抬起来对准摄像头,自己的脑袋压在她肩膀上。

视频那边出现个妆容精致的中老年女人的脸,上了年纪,但是看上去包养得很好。

她叫了声“阿昭”,徐酒岁吓得鼻涕都快喷出来了。

她身后的男人却压着她不让动,皱眉跟视频对面说:“看见了么,和你儿媳妇打个招呼——岁岁,叫妈。”

徐酒岁:“……”

徐酒岁根本不敢动,她恨不得假装自己就是个充气娃娃,身后的男人得了臆想症把她当真人介绍给家长。

视频对面的薄母并不知道这会儿手机这边两人如何衣衫不整,她就看见小姑娘可怜巴巴眼角还带着眼泪——

和视频里一人怒刚乔欣那冲冠一怒为蓝颜的模样完全不同。

“儿子,你媳妇儿怎么哭了啊?岁岁啊,怎么啦?”

所以薄母开口第一句就是这个。

只听见男人淡定地“哦”了声:“我刚欺负她来着,正准备继续欺负——”

视频内外陷入一阵沉默。

“她说得你同意我才能欺负,所以打个电话来问问您老人家的意见。”他淡定地把话说完,“行不行?”

薄母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脚油门甩上高速。

徐酒岁觉得自己的老脸都丢光了。

最后在薄母怪嗔地“你这流氓劲到底跟谁学的,好不容易找着对象你就可劲作吧”抱怨里挂了电话,从头到尾那位精致优雅的女性都没有对她这个往别人脑袋上倒酒的野路子说半句不是——

徐酒岁又觉得自己稍微活了过来。

她捉住男人扣住她下巴的手:“你妈是不是没看过我打王嘉的视频呀?”

“给她看那个干嘛,告诉她以后能有一个儿媳妇替她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后在人民广场的广场舞团队给她硬抢一个C位?”

男人一口咬住她的脖子——

“免了。”

徐酒岁陷入蜜汁沉默。

还没等她来得及问出“阿姨那么优雅的人看着好像不太会跳广场舞”,整个人已经被人向后扳倒,物理老师在床上敏捷的像是体育老师,下一秒一个翻身反客为主,将她摁回床上,又低下头在她紧抿唇边落下一吻。

房间里没开灯,黑暗之中他漆黑的瞳眸却如同染了光。

彼此贴近,气息交换,他一直手指节勾起她的下巴——

“还有什么别的借口没?”

一片瑟瑟发抖的沉默里。

男人轻笑一声,大概是对她的无言以对无比满意。

……

外头天光刚亮的时候,徐酒岁才再次醒来。

不是睡醒了,实在是男人笨手笨脚把她放进浴缸里的动作不太温柔,她的后脑勺都砸到了浴缸边缘——神仙都要醒的,不醒只能是直接被磕死了。

“抱歉,疼不疼?”

旁边男人的嗓音低沉。

也不知道他是问哪疼不疼,是在为了他哪个行为道歉。

徐酒岁不理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想要去揉脑袋,但是刚举手浑身那个酸痛就让她差点想杀了薄一昭再去自杀——

羞耻的记忆一下子涌入脑海中,昨晚她怎么哭着求饶,怎么把自己和床单都弄得一塌糊涂。

到了最后她就会哭,哭着要多惨有多惨,真情实感地跟他求饶,叫他的名字……奈何他如同铁石心肠,平时见她哭就弯腰来哄了,昨天也是哄,但是却哄得相当言不由衷,动作一点没有放慢的意思。

无耻。

抬起手,有气无力地推开浴缸旁边凑过来的那张俊脸,徐酒岁脑袋耷拉在浴缸边缘,可怜兮兮地哼唧:“我哪都疼,烦死你了,滚蛋。”

要是平日里听到这话薄一昭说不定能给她好好上一课——但是雄性生物的尿性就决定了暂时吃饱婪足的男人们都会特别好讲话,所以他没有教育人,也没有走开,被骂了趴在浴缸旁边,伸手拨开她头上因为汗湿凌乱贴在白皙面颊的发……

凑过去在她还带着一丝丝红晕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下次轻点。”他说。

徐酒岁冷笑一声,示意他少浑水摸鱼——喊停不停,喊慢不慢,喊轻不轻,不知节制的后果就是:和尚真好玩,你还想素个一万年。

男人假装没听懂她这充满了暗示性的冷笑。

“替你洗?”

“屁,你出去。”

仿佛已经习惯性耳聋,面对她的果断拒绝男人不动如山,转身亲自打了沐浴露伺候她洗澡和洗头,一丝不苟,动作轻柔。

期间不免又有一些温和型的触碰。徐酒岁如同受了惊的小动物反应强烈,导致蹲在浴缸旁边的男人也被淋湿了个彻底。

干脆伺候完她后,也站在淋浴下面飞快冲了个澡。

等他出来时,洗完澡的徐酒岁已经又靠在浴缸边缘昏昏欲睡,男人将她从浴缸里捞出来,她含糊地嘟囔了邻居,皱眉掐他——

到底是弄得狠了使不上劲儿,她这掐得他,除了肌肉紧绷了下没有任何报复效果,大概一点都不疼。

“起来,”他脸凑近她,仿佛压根不舍的将半瞌着眼的小姑娘吵醒似的,轻柔地说,“吹了头发再睡,要感冒。”

“……唔。”

她还是闭着眼,一脸放松,安心地靠在他怀中。

皮肤贴着皮肤。

这时候却已经没人觉得害羞了,徐酒岁继续装睡懒得睁眼,正所谓破罐子破摔,她并不觉得肌肤相亲这件事比起之前的种种……

算个什么东西。

她当时可是被弄狠了羞哭过的。

她心安理得地享受着男人的伺候,并且从头到尾放心得眼睛都不曾睁开,好在男人似乎也相当满意她柔软如烂泥,捏了捏她的鼻尖笑道:“怎么这么娇气。”

她只知道哼哼唧唧,话都懒得讲。

要不是靠在浴池边,给她擦水的那手不怎么老实——

“薄一昭。”

她这才不再装睡,睁眼有气无力地瞪了他一眼,男人尴尬都停下了探索。

索性不擦了,用浴巾将人包起来,回到床边,就着让她坐在自己怀里的姿势,用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修长的指尖穿过她的发,发出“沙沙”细微的摩挲声响,洗发液的香味散开来,除此之外空气之中还弥漫着她身上自带的

气息。

好闻。

到了后面,男人垂眼,指尖像是好玩一般让她柔软乌黑的短发从指尖倾顺而下,被吹风机吹成小刷子一样。

怀里的人像是猫咪似的打了个小小的呵欠露出虎牙,男人关了吹风机,顺势在她脸上亲了口:“困了?”

“……一晚没睡,”徐酒岁诧异,“你不困?”

男人精神抖擞地看着她。

徐酒岁:“……”

说好的一滴精十滴血呢?!

昨晚都要血流成河了您还不去补补,在这神采奕奕等着我夸您好棒呢?!

唇角抽搐着拧开脸,她伸手去揪男人的头发:“睡觉呀!”

男人洗完澡就去摆弄她了,这会儿她浑身干燥暖洋洋的,整个人一边浑身酸疼一边犯懒,蹬了蹬腿,腿都是软的……但也不是完全不舒服。

而他则不同——也就在下半身随意裹了浴巾出来了,给她吹了半天头发他自己的头发却是湿的,她一揪,一手水。

“外面都快10°C了,”徐酒岁小声地说,“快去擦水,别感冒了。”

薄一昭应了声,将她用被子直接包了,放到他房间的沙发上。

自己去换衣服吹头发,还干净利落地将昨晚弄得湿漉漉的床单拽下来换掉了——当男人拎着那床单路过沙发时,看着上面一大片不明水渍,抱着被子蜷缩在沙发上的小姑娘满脸通红,羞得脚指头都卷起来了,恨不得跳楼。

……………………………………他折腾起人真的太没数了!!!

这得饿了多久?!!!!!

这仿佛看犯人似的目光把男人看的终于有些尴尬了,将脏掉的床单胡乱塞进洗衣框内,他折返回来,将她连人带被子一块儿端起来稳稳放床上——

徐酒岁干燥、散发着洗衣液香的床单上蹭了蹭,做出满意的表情。

薄一昭松了口气,也跟着翻身上床,刚躺稳,大手便被旁边伸过来柔软的手捏了捏。

男人抬了抬眉梢:“怎么?”

“呃呃,”徐酒岁半张脸埋进被子里,“内、内那个,裤。”

一边说着,一边还在被窝里挪了挪。

两人盖一个被子,她不动还好,这一动从她身上传来的温暖传递,提醒了此时两人的状态——

男人眸光微黯,想了想,极其克制地喑哑道:“我这没这你能穿的……你先睡,中午去给你拿,好不好?”

“不穿睡不着,”她结结巴巴,“好奇怪的。”

“之前在浴缸里你都睡得挺开心的。”

“我就是睡不着,”她小声地,有了点撒娇的味道,“昨天还说把姜泽的设计初稿定下,过两天就要上传海选设计稿了,我一点头绪都没有,你还来添乱——”

“先睡。”薄一昭认真道,“睡醒了帮你一起想。”

徐酒岁心想你还真是什么鬼话都说得出来。

下次老娘要录音了啊。

心中泛着嘀咕,她冲他翻了个白眼,一翻身,不说还好,一说真的忧愁上了工作的事儿——

那可真是有点睡不着了,最好还是门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雨打屋檐发出轻微规律声响犹如安眠曲……

她这才迷迷糊糊入睡。

睡梦中,有些冷。

好在身旁有个有手有脚的大火炉,自动靠近将她捞进怀中。

……

醒来的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外面天好像亮了之后又变黑,阴沉沉的下着大雨。

她趴在床上暖烘烘的正睡得香,冷不丁被从身后掐了把肉的时候,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如同惊弓之鸟,碧藕般的手臂从被子里伸出来,惊慌失措地挣扎着在空中胡乱挥舞了两下,差点把床头摆着的那些摆件全部扫下来——

那些摆件摇晃了下,摇摇欲坠,被男人及时看见伸手一把捉住她的手,顺手替她拨开脸上因为微微出汗而黏在面颊上的碎发。

“别乱碰,”他稍稍低下头凑近她,熟悉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弄下来砸着你。”

“我我,我!你,你先出去!”徐酒岁腰都快被捏断了,“我难受!”

大概是那哼哼唧唧的零碎哭声过于真情实感,薄一昭真得听话出去了。

他立在她身后,声音听上去沉着冷静:“这样好了吗?”

徐酒岁没想到他居然那么听话,不上不下地被吊在那自己都跟着楞神了,整个人支撑着上半身爬起来往后望——

昏暗的光线中,薄一昭只看见小姑娘那双眼睛如被水洗,染了光,湿漉漉的,又大又圆像是可怜巴巴的小动物……迸发出前所未有可爱来。

“好了。”

她咬了咬下唇,委委屈屈要往床下爬。

又被身后男人拦住腰一把拖回去。

在她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又遭了重,这一撞差点被把她的魂儿从嘴巴里撞出来,“啊”了声,她下意识地爬起来,手一挥真将床头上的摆件扫下来几个——

男人护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撞着床头,所以因为这样的姿势被那些零碎东西砸了个劈头盖脸,他也不恼,凑过去扳过徐酒岁的脸:“砸着没有?”

那张转过来的脸蛋素白干净,这会儿扶着丝丝血色,眼中带着恼,他一看她眼珠子滴溜溜地恼怒地转,就知道她没砸着。

放下心来笑了声,还有心情调侃:“安全隐患,明天就把这些东西挪走。”

徐酒岁听他笑得实在可恶,恼羞成怒,伸手胡乱摸了一把,也不管自己抓着个什么摆件就要砸他——

男人也不躲。

只是懒洋洋地稍微提了提她的腰,徐酒岁就呜呜地在枕头上摔了个狗啃屎,手里的摆件都快被她捏碎了!

指尖泛着白。

双眼被硬逼出来的生理泪水模糊之间,她只隐约看见手里捉着的是一只黑色如同小猪造型的唐狮——

都说龙生九子,唐狮百态,自古唐狮作为守门的神兽,造型不同,功能也不尽相同。

而唐狮也是刺青题材里中国传统风格的一种,用的人不多,但是却也不可忽视。

“啊!”

脑中一下子对于毫无头绪的纹身遮盖设计稿有了模糊的想法,徐酒岁兴奋地尖叫了声挣扎着将手往被子外面伸——

身后男人不明所以,凑近了莫名其妙地问她“这就到了么”,徐酒岁伸手推开他的脸,不管不顾要起身!

她本就比较矮,两人报仇同一水平线都是薄一昭拎着她的腰,这会儿冷不丁要起来,男人差点被折断在她手下!

“嘶”地倒吸一口凉气,他没好气地拍了她滑溜溜的乱动的背一巴掌,往下一压:“断了!”

她这才想起来这是在干嘛。

整个人被摁回枕头上,她抱着枕头“呀”了声:“设、设计稿,设计稿——”

“一会陪你,乖乖的先……”

“有头绪了。”

她声音闷闷地从枕头里传来。

薄一昭都懵了,有头绪了什么鬼,他们眼下正忙,他觉得自己够卖力了,她还有心思琢磨工作,想设计稿?

…………………………他如同不存在是吧?

男人一直觉得自己功能正常,尺寸优质,现在他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自我怀疑当中……难道是真的上年纪了,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