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空手套白狼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酒岁这一睡便是日上三竿, 爬起来的时候惊天动地的下午两点半,且头痛欲裂。

但昨晚她并没有醉到断片失忆, 七分演技三分真, 装疯卖傻的, 她没忘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

她光明正大地勾引了隔壁邻居兼奉市指定重点高中政教处主任, 拎着裙摆笑吟吟地邀请他来亲热……

然后惨遭拒绝。

唯一值得欣慰的一点是, 男人从始至终道德底线太高, 只在乔欣一事上曾经无组织无纪律过,昨晚他并不是不动心——

不然他后来吻她的时候, 不至于用力到要把她的舌尖都咬掉。

一晚过去,这会儿她都还觉得自己的舌尖火辣辣的疼,碰着牙齿都能让她龇牙咧嘴地“嘶嘶”半天。

她抱着被子坐在床上翻来滚去, 羞愧于昨晚自己的“不淑女行为”, 正纠结得快把头发扯下来一把,小船推门进来。

“岁岁,你和师父——”

徐酒岁做了个打住的姿势。

“已经结束了, ”她面无表情地说,“从此无冤无仇,许绍洋永远都会是九千岁的师父,但是也仅此而已。”

“……”

小船露出个欲言又止的表情, 她很想告诉徐酒岁, 昨晚师父回来后似乎因为某件事伤情到失眠, 到现在都不曾合眼。

但是组织了半天的语言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她并不知道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知道若徐酒岁没办法接受和许绍洋和好的话, 那眼下恐怕已经是最好的结局,古代合离书写得好:一别两宽,各自安好。

小船向来是善解人意的那个,所以笑了笑,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地吞咽下去,拿出手机:“你知道吗,乔欣的事件反转后,现在网上为你打抱不平的人到处都是,乔欣安静如鸡,我听说她准备回到美国避难——而你现在有了一个后援团。”

徐酒岁接过手机看了眼。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818出来她曾经是个叫“九千岁”小有名气的刺青师,连带着她早就不太用的微博也涨了一两万的粉,那微博上放了些早年的设计图和刚学纹身时候的作品记录……初学者的图能有多好看啊,还一堆人在下面吹彩虹屁。

还有人想和她约刺青。

荒谬。

而所谓“打抱不平”后援团,骨干势力大概是乔欣的超级黑粉,把乔欣从头嘲笑了一番——

小三,白莲花,绿茶婊,撒谎精,影片剪辑小能手,乔导演……

等等一系列。

这些不堪入目的词汇在乔欣微博下面刷屏,看来看去也没有骂出什么不得了的新意,不过是把一两天前骂徐酒岁的那套复制黏贴到了乔欣的微博下面。

徐酒岁看得觉得没意思,很不喜欢这种打着正义的旗号,为了一己私欲为非作歹的行为……

而且对方居然是将她的皮扒下来缝成旗帜,摇旗呐喊攻城。

徐酒岁扣下手机,头疼不已。

这时候门铃被人从外面摁响,小船去开了门,徐酒岁伸脑袋看了眼,从门缝里看见男人熟悉的高大身影从外面走进来,换鞋的时候他还压低了声音问小船:“她醒了吗?”

徐酒岁想起了昨晚的事,脸“噌”地一下通红,立刻掀起被子捂住脑袋,死死地闭上眼睛!

脚步声由远二近,停在床边,紧接着徐酒岁只感觉到床边塌陷下去一块,来人在枕头边坐了下来,伸手来拽她捂在头上的被子……

她身体一僵,心脏跳得厉害,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薄一昭进来的时候,小船就告诉他徐酒岁已经醒了,现在被子里捂着的玩意儿死死地捉住被子和他争抢,他更确定她已经彻底清醒——

抢了一会儿抢不过她,他干脆放手,稍微勾起唇角:“玩够了没,醒了还不起?”

“不了,”她的声音从被窝下面传来,小小声且闷兮兮的,“我头疼得厉害。”

“头疼就不起来了?知道现在几点了?不饿?”

“……不饿。”

“不饿也要饿,”他语气淡然,“给你买了吃的,起床。”

“不起。”

斩钉截铁的回答完,被子外面的人不说话了。

徐酒岁以为自己逃过一劫。

没想到等了一会儿,那还带着室外冰凉温度的手从【被子】下面探了进去,二话不说贴在她【脸上】——

她被冻得尖叫一声,那只大手还不肯放过她,粗糙又冰冷的指尖在她【脸上】捏了一把后,又要去抢她的被子。

【*审核您眼瞎了吗?】

徐酒岁躲,可是被子底下能有多大,过不了多久她就受不住了,猛地掀开被子钻出来!

“干什么!流氓!”她气息不稳地冲他咆哮。

男人唇角翘起的弧度变得更清晰了些,靠坐在床边目光放松地望着她:“怎么了,昨晚没洗澡就睡了,现在还要赖床,你邋遢不邋遢?”

徐酒岁噘了噘嘴。

抬起手抚过自己脸上凌乱的碎发,把他搭在自己身上的手拍开。

下手还挺用力,男人收回手:“做什么?”

“烦请手勿乱放。”徐酒岁瞪着他。

放一下怎么了?

昨晚怎么眨巴着眼睛,一脸认真地问他能不能亲一亲都忘了?

天亮了就翻脸不认人。

他轻笑了声,就好像她说了什么世纪型大笑话,抬起指尖替她将黏在脸上的碎发拨开,凑近了她的耳朵,嗓音里带着笑,说了几句。

垂眼看着她的脸瞬间红到不行。

他心满意足地挪开,坐到一边去:“去洗澡,然后吃东西,晚上七点半的飞机回奉市。”

徐酒岁还灵魂出窍中。

等整个人站在淋浴下面,一开水被还没变热的水冻得吱哇乱叫,这才清醒过来,刚才薄一昭说,回奉市。

“……”

整颗心一下子就飞了起来,她明明并没有离开很多天,此时却分外怀念那座城市的慢节奏。

走路去工作室,走路去买菜,傍晚拎着饭盒去学校里投喂亲弟和亲男朋友……日子看似千篇一律,但是仔细回想,那才是真正活出了“岁月静好”的味道。

……

洗了澡吃过东西,徐酒岁在薄一昭的监视下不得不爬起来收拾行李,又假惺惺地和小船拥抱着流下了几滴鳄鱼的眼泪,小船是舍不得她,徐酒岁是感恩上苍她终于可以回去,而且没有缺胳膊断腿。

一切弄妥当大概是下午四点半,徐酒岁素着一张脸,站在玄关抬着下巴望着薄一昭。

男人走过来,两根手指捏住她的下,抬起那张苍白的脸蛋看了一会儿,脸蛋倒是白皙水嫩,放了平日里也算的上是好皮肤的代表……然而当这副脸蛋的主人前夜喝得酩酊大醉,这会儿还在宿醉,白皙变成了惨白,就不太美了。

沉默了下,他盯着她眼皮子底下的黑眼圈真诚建议:“你要不化个妆?”

徐酒岁:“……”

有一种丑叫你男朋友觉得你应该化妆。

徐酒岁心想这会儿画了妆回家还得卸妆,多麻烦?再说晚上的飞机黑灯瞎火地谁看呐……他看么?他连她早上刚起床从被窝里爬出来的样子都见过了,还有什么好挑三拣四?

徐酒岁一脸小聪明地摸出之前他给她买了还没来得及用的口罩,戴上,拍了拍脸,一双眼波光潋滟,极其得意地瞅着他。

他低下头亲了她眼角一口,不再说什么。

——直到到了机场,过了大门,在候机厅眼睁睁看着男人拎过个中年男人的行李箱,眉眼淡然地管他叫“爸”的时候,徐酒岁才知道男人做什么一反常态地让她化个妆。

早知道这样,她岂止化妆,假睫毛都贴三层……无论如何总好过现在面色苍白泛着青,像是鬼。

徐酒岁心中滴着血,摘下口罩强装镇定硬着头皮叫“叔叔好”,薄老头倒是和蔼可亲得很——儿子千年老王八,万年铁树开了花,这载树的花盆不管是什么破烂锅碗瓢盆,他都想供起来。

更何况还是个看着整整齐齐的小姑娘,笑起来有酒窝,甜得很。

薄老头亲切地叫她小徐,又问她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看着脸色不太好。

感觉到身边男人带着淡淡笑意的目光飘过来,徐酒岁脸再大也不敢说“不叔叔我这是宿醉”,僵硬得走路都快顺拐,笑呵呵地说:“是肠胃不太舒服的,叔叔。”

旁边的男人轻笑出声。

趁着薄老头转开脸去看航班check in信息,徐酒岁伸手使劲儿掐他的腰。

“做什么,”他俯身凑到她耳边,“我没提醒你好好收拾自己?”

“你就随便提了一句,直接说你爸也会来怎么了?!”

“直接说,你还会来?”他伸手刮了下她的脸,“属鸵鸟的。”

这话倒是说的没错。

……

上了飞机,薄一昭买的商务舱,徐酒岁坐在靠里面的位置,薄一昭坐在中间,薄老头跟他们隔了一个走道。

候机的时候被闲聊了一会儿,最开始徐酒岁还是有些尴尬的,想到自己对乔欣干的那些事被长辈看到,她都想捂脸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在大家对这件事心照不宣,只字未提。

登机坐稳后,徐酒岁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她把自己的底交代了个清清楚楚……她原本以为,像是爸爸是科研人员妈妈是医生这种家庭背景,完完全全是地狱模式,她这样的家庭背景很容易便被嫌弃,没想到当她说家里只有一个读高三的弟弟时,薄老头只是点点头,笑着对她说:“那你不容易,应该更懂事一些。”

徐酒岁以为他下面一句就是“给你一百万,希望你懂事地离开我的儿子”,没想到别人并没有这样说,而是转头看向坐在中间的男人:“你要学会好好照顾人,不要总是板着那张扑克脸,看着就讨人嫌。”

薄一昭露出点不耐烦的神情。

抖开毯子盖在徐酒岁身上,大手顺势揉了揉她的发顶,身子稍微往她那边倾斜:“困就睡,一会饿了我再叫你?”

徐酒岁“嗯”了声,蹭了蹭他的手打了个呵欠。

两人气氛很好。

这时候薄老头的声音自两人身后响起:“这就是你的照顾人吗?饿了自己会醒,发餐空姐会叫,要你献什么殷勤?”

薄一昭后悔应该给他爸买个靠近机尾的经济舱。

毕竟被骂不孝子也好过被他这样指点江山教他宠女人。

徐酒岁半张脸埋在毯子底下,窃笑不已,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嗯,想到猫,男人的喉结紧了紧。

大手随意地搭在她毛毯下的小腹上,他觉得自己再这么憋下去,可能真的会憋出毛病来,昨晚不碰她,让他今早起来想给自己发一个贞节牌坊。

直接忽略了身后还有可能继续絮絮叨叨的老头,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鼻尖,微痒。

凑近了她低低的问:“我家里人你也见了一半了,不吃人……所以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抬起头看着他:“什么?”

他言简意赅,薄唇里挤出两个字:“结婚。”

徐酒岁一脸懵逼,仿佛在说:你怎么还没忘记这茬?

他是真的没忘记,且一直在惦记。

他真的很怀念她到了晚上英勇无比的样子,昨天撩着裙摆边缘娇气地勾他,天一亮就整个人格式化……可惜民政局晚上不开门,否则薄一昭怀疑这会儿他们可能已经在某家医院产科建好了卡。

徐酒岁不知道回答什么好,这时候,隔着一条走道的薄老头忽然开口:“阿昭同我们研究院要匪夷所思的高薪,给的理由是他要结婚,赚钱养家。”

薄一昭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薄老头坐起来了些:“小徐,他管我们要的工资一个月就够买一个普通国产品牌金店的钻戒,结果跟你求婚的时候却在妄图空手套白狼。”

薄一昭:“……”

徐酒岁:“……”

薄老头:“他上次跟你求婚也这样啊?”

徐酒岁看向薄一昭,男人回望她。

薄老头已经在沉默中得到了答案,又问:“这次是在飞机上,上次是在哪?”

呃。

……大排档?

徐酒岁忽然也觉得有点难以启齿,心里被带着有点跑偏,心想这好像是随意了些,像喝水吃饭一样自然,想起来就提一嘴“要不要结婚”,洗脑么?

最惨的是她差点就真的想说“好啊”。

她黑着脸推开男人凑过来的脸。

被那只柔软的小手强行摁回自己的座位上坐好,被扣了个“空手套白狼”帽子的薄一昭的脸色也很难看,以至于空姐路过检查安全带的时候,他真诚地问了句:“能不能免费降舱?这位老先生想要坐到机尾去。”

徐酒岁伸手拍他的肩膀,男人恼羞成怒地捉住她的手咬了口。

又若有所思地揉了揉她中指的指根,放在自己的大手上强行展开来看了一眼……嗯,确实有些空,是该戴点什么。

“回去买。”他淡淡道。

徐酒岁的指尖下意识蜷缩起来。

“老公给买。”他强调。

徐酒岁的耳根烧了起来。

“答不答应?”他又问。

此时飞机已经起飞。

徐酒岁推了他一把:“你就不能浪漫点么?”

“还不浪漫?”他拧着她的脸转向窗户,“我上次在多媒体教室听见班里的小姑娘在讨论,有本小说的主人公在热气球上求婚,把一群小姑娘感动的痛哭流涕,疯狂呼喊这算什么绝美的爱情——”

“哦,然后呢?”

“热气球上不就图个蓝天白云?”薄一昭问,“你现在看见的是什么?”

徐酒岁盯着还没她脑袋大的窗户往外看:“……蓝天白云?”

男人露出个“你看,我就说没区别”的表情,松开了她的脸,满脸严肃:“心中有想法的话,外面的云都是我爱你的形状。”

徐酒岁:“??????”

是渣男的味道。

徐酒岁恍惚地想,薄老师跟她说的情话屈指可数,难能可贵的是,句句都是车祸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