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乔欣吃饭盒(大修)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吃完面, 徐井年去洗碗。

洗了一半反应过来为什么他一口面没吃还得给这些大人洗碗,扔了碗气势汹汹地冲出来, 看见客厅里和谐的一幕——

他姐趴在男人腿上, 手机里噼里啪啦的响着小游戏的声音;

男人靠坐在沙发上, 一只手在摆弄笔记本电脑, 另一只大手插在她漆黑的短发里, 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她揉头发, 发丝在他指尖下发出“沙沙”的声音。

徐井年想到了小时候春游去动物园,动物园里相互依偎在一起的公猴子和母猴子互相抓虱子吃。

有够恶心。

但是还挺和谐。

他沉默了三秒, 想要说什么,这时候感觉到徐酒岁的脸从手机后面露出来了一些,然后就跟她的双眼对视上了——

亲生姐弟该有的默契告诉徐井年, 他姐的眼神在警告他:什么也别说, 什么也别做,滚蛋。

少年灰溜溜地滚回厨房洗碗。

徐酒岁继续打游戏,手指划拉两下, 就听见上方的男人懒洋洋地问:“跟你弟贼眉鼠眼干什么呢?”

“……”

徐酒岁放下手机,转过身,变仰躺在男人大腿上,冲他讨好地笑了笑。

他拍拍她的脸蛋:“徐井年这学生会长当得真是有带头作用, 光天化日翘课打飞的到隔壁城市, 就为了殴打他的老师兼政教处主任……”

徐酒岁眨巴眼看着他。

薄一昭笑了:“干什么, 想让我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嗯?”

徐酒岁心想你知道还要说出来?

“他不仅是来揍他政教处主任,还有他政教处主任的绯闻明星对象。”徐酒岁捉住他的手,“这是替天行道。”

男人“啪”地一下将电脑盖上,严肃道:“我跟她没关系,少胡说八道,小心我去告你人身攻击。”

“现在撇的干净啦,之前你怎么不澄清?”

“我上哪澄清,我就一个普通的博士,科研人员,高中老师,将来的无业游民?”男人淡淡道,“我去美国她也要去,我能拦着美国大使馆不给她发签证么?到了那边也没联系过几回,我没理她。”

男人挪走了占地方的笔记本电脑,把她的手机抽走,塞进她的手里:“不信你自己看微信聊天记录。”

徐酒岁看了他一眼,根本不跟他客气,拿了手机就撒了欢,先看短信,再上相册看了一圈,什么也没有,相册垃圾桶也干干净净……

然后是各种社交软件。

最后是微信,翻了一圈,没找到乔欣。

“乔欣微信叫什么啊?”

“好像就叫乔欣……哦,我把她给删了,”薄一昭把自己的手机从她手里抽走,“没了,看个屁,拿来——别乱翻,看到国家机密要被灭口的。”

徐酒岁一听这人把乔欣给删了,立刻高兴得哼哼唧唧起来,也不跟他计较他用这种哄三岁小孩的破借口哄她归还手机。

“你说我要也是个名人该多好,” 徐酒岁说,“我就把原视频发微博,率领我的粉丝跟她对着撕个昏天暗地。”

“你让你粉丝说什么,说你抓着王嘉的头发嗑桌子的模样特别优雅像个小仙女么?”男人微嘲。

徐酒岁坐起来挠他,然后抢回自己的手机。

打开微博,乔小姐居然又更新了微博——

【@乔欣:今天也是充满活力的一天「开心」「开心」】

照片上的她妆容精致,面带笑容,从背景上来看好像是在一个摄影棚之类的地方,身边放着一杯星巴克的冰美式,还有一些堆在沙发上的衣服。

下面的留言全部都是小迷妹在夸她“后面是20年SD早春款吧”“SD代言拿下实锤,我乔棒,活成了所有女人梦想的样子”“乔坚强”“心疼我乔宝,遭遇那种事还是要工作”“看到你笑我都心疼”……

徐酒岁也心疼。

心脏需要安装起搏器才能勉强跳动的那种疼。

前一秒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她沉默地扣下了手机,翻了个身把脸埋进男人的怀里……后者感觉到了她情绪的大起大落,拍了拍她的背,伸手拿过她的手机,解锁进去,打开就看见手机页面还停留在乔欣微博的评论界面。

薄一昭扫了两眼,没有多少表情,把手机塞回给徐酒岁,徐酒岁被迫又看了一次乔欣那完美笑容,心肌梗塞。

然后发现好像哪里不太对。

“……你怎么有我手机屏幕解锁?”

“拿我生日试了试。”平静的低沉嗓音响起,听上去真是一点都不得意。

徐酒岁羞耻万分,觉得自己这撅起屁股就要被对方知道是要XX还是OO的好拿捏模样真的不太好,沉下脸正想去改个密码挽尊一波,这时候,忽然整个身子腾空——

被男人一把横空抱起。

她尖叫一声,抱住男人的脖子:“做什么去?!”

“吃饱喝足,休息够了,当然是第二摊的讨回公道。”薄一昭将她放在地上,转头问厨房里探出半个脑袋的徐井年,“去吗?”

徐井年连忙点点头。

薄一昭:“不带你去。”

徐井年脸一黑,很有情绪地把洗好的碗扔回洗脸池,发出“哐铛”一声巨响。

徐酒岁忍着笑,用肩膀撞男人:“你别逗他。”

“谁让他打我。”男人掀了掀还疼着的唇角,非常介意地用指尖蹭了蹭伤口处,“打人不打脸的规矩都不知道。”

这时候徐井年从厨房里洗了手走出来,特别倔强地往屋子里的成年男女面前一站:“我也要去。”

徐酒岁:“去可以,不许动手,只许看看。”

话语落下,就听见她身边的男人轻笑一声。

她转过头去瞪他,笑什么呀!

男人低头望着她,眸中闪烁着戏谑:“你抢了我的词。”

其实意思大概是:你也有今天。

拖拖拉拉到了晚高峰开始前,三人出了门,这一次没有再带许绍洋派过来的人,只有他们三个。

徐酒岁对于薄一昭这么自信的举动其实多少有些不放心,没想到男人却只是跟她笑了笑说:没关系,她会来见我们。

徐酒岁不知道薄一昭的自信来源于何处。

只是在去SD公司的路上,薄一昭接到了个电话,是上午的KTV那边内部人员说,半个小时前有个年轻女人来到KTV要求调昨晚包厢的监控录像。

但是监控录像早已经被薄一昭删的干干净净,那个女人自然什么都没有捞着,脸色十分难看的走了。

而这世界上最后一份能够证明徐酒岁真的打了人的视频,正安静地躺在薄一昭的手机里——

这么说也不准确。

因为这段视频已经被男人一分为三份,第一份是乔欣和王嘉挑衅辱骂徐酒岁的;

第二份是徐酒岁冲出去揍他们的;

第三份是徐酒岁冲乔欣头上倒酒的。

徐酒岁这才知道刚才男人用笔记本电脑在捣鼓什么。

第二段视频男人在等红灯的时候,当着她的面删掉销毁。

剩下的两段视频,他发给了陶瓷瓷,陶瓷瓷转发给了王嘉——

只是转发了两段视频,并没有任何挑衅的配字留给她们落下把柄……

但是谁都知道薄一昭的意思很简单:被断章取义剪辑视频的感觉如何,开心不开心?

过了十分钟。

陶瓷瓷发来微信。

【瓷瓷:乔欣会在SD公司停车场内等你们。】

男人满意地勾了勾唇,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另外一只手伸过去摸了摸副驾驶上小姑娘的脑袋。

“我就说了她们会见我们的。”他淡淡道,“老公从来不骗你。”

坐在后排的徐井年发出难以消化的窒息声音。

……

两段视频剪辑一出,其实他们已经胜利百分之八十。

还有百分之二十是乔欣最后的仰仗,来源于她的粉丝团强大,而现有粉圈风气,一定有的就是——但凡爱豆不承认某件事,粉丝们哪怕心知肚明真相如何,也可以争当睁眼瞎,编出各种离奇的借口来为爱豆洗白。

比如某爱豆被拍到醉酒后街边大小便,粉丝洗白:他只是站在那里,那道水痕是照相机反光。

还画了各种物理辅助线,证明那是一道光学题,而不是抛物线力学题。

而正如徐酒岁担心的一样,乔欣也依靠着这点做出了迅速的反应——

她安排助理联系上了公司的公关公司,做好一切准备大面积删除这两段可能会被曝光的视频的准备,还要准备水军,引导粉丝言论,把这件事定性为“视频剪辑有问题,乔欣是被视频中女人‘勾引她男朋’友激怒后才口不择言说错话”上。

全放位的准备中,于SD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当事人们终于见了面。

知道KTV的监控录像被删除,乔欣第一时间就猜到这是薄一昭做的事——

然而哪怕此刻已经对薄一昭恨和恐惧大于爱,在见到男人关了车门,一脸冷淡地走下车绕到副驾驶给徐酒岁开门时,她还是红了眼眶。

明明是她先来,明明是她先爱上他,明明他们两个更加般配……

看着男人一只手自然地护在车门上方防止副驾驶爬出来的人碰头,两人凑在一起低语深色亲密,她的心像是被万针扎,千刀捅。

嫉妒几乎将她的五脏六腑都扭曲,在这一刻恨也达到了顶点。

乔欣坐在保姆车后座,隔着窗子掉下了真正的眼泪。

猛地吸了一口气转过头,她抬手擦了擦眼泪……在助理担忧的目光中,她摆了摆手示意没事,独自下了车——

下车之前她没忘记补个妆,妆容精致地出现在徐酒岁他们面前,依然高傲得像是一只天鹅。

“删掉两段视频,我让人撤热搜,发布新话题,引导粉丝迅速忘记这件事,然后这件事就此揭过。”

她的声音冰冷而冷静。

徐酒岁盯着她那无懈可击的冷艳高贵脸看了一会儿,除了后悔她应该穿个高跟鞋出来好歹也不用这么没气势地仰视别人之外,剩下的只有好笑。

“乔小姐,你不会觉得这件事的主导权还在你的手上吧?”

她掩唇一笑,垂下眼,勾住了身边男人的胳膊,问——

“怎么办呀,她还要同我们讲条件。”

她很清楚女人最恨听到同类用什么语调说话……果然语落,就看见乔欣脸上的厌恶翻江倒海,压都压不住。

“你觉得你放出这两段视频我的粉丝就会信你?舆论就会反转?别天真了徐酒岁。”乔欣冷漠道,“你这两段视频一发,不过是给这件事一个新的热度,我的粉丝只会更恨你。”

“是吗?我好害怕。”

“更何况,是你先打了王嘉,不是吗?”

徐酒岁扫了眼乔欣手里的手机——

珍爱生命,谨防录音。

她笑得眯起眼:“乔小姐,东西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我只是温和地倒了一点酒在你头上,什么时候动手打过人?你没有证据乱说话,我要告你诽谤的。”

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让乔欣整个人噎了下。

她见这事儿似乎没得商量,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

目光在徐酒岁捉住薄一昭衣袖的手上扫过,她冷笑一声,心想不过是仗着他还稀罕你,我倒看你能笑到几时——

撩了下头发,冷冷地扔下一句“那就继续微博热搜见”转身要走。

刚抬脚,这时听见至始至终有些沉默的男人忽然开口,嗓音低沉,带着一股威压四散开来:“我没说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乔欣,你该跟岁岁道歉。”

他的声音还算客气。

生疏而礼貌。

瞳孔微微缩聚,乔欣显然只觉得此时此刻待在这多一秒都是浪费她的时间和生命,勉强维持着高傲,她终于忍不住瞥了他一眼,只见他满目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她笑了笑,摇摇头,表示道歉不可能。

薄一昭“哦”了声,没说什么,像是葬礼上的牧师一般用告别遗体的遗憾表情瞥了眼固执的年轻女人。

“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谈。”他建议。

徐酒岁不觉得他们还有什么好谈的,但是三人还是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就在乔欣的保姆车里,里面还算宽敞,多了个司机和上次见过的那个经纪人。

她看向徐酒岁的目光也很不友善,这大概就是主仆同心,徐酒岁不好说什么,徐井年却是两腿自由地舒展开来,撩了撩眼皮:“注意你的眼神。”

徐井年以前也不是什么乖孩子。

直到初三的事后惹了祸,害得她姐不得不跑去纹身工作室打工认识了不该认识的渣男,他这才有所收敛……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少年身上的叛逆气息在不加以掩饰的时候,他的眼神也可以变得很吓人。

乔欣的助理眼神儿飘忽了下,愣是被他唬得垂下目光。

“我不知道乔小姐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徐酒岁说,“事先挑衅的是你,骂那些恶心吧唧的话的也是你,若是有别人说你有爹生没妈养,你不给他耳光——现在你倒是先委屈上了,想拉着我陪你一起下地狱?”

乔欣笑了笑,话是对徐酒岁说的,眼神儿却飘向徐酒岁身边的薄一昭:“你知道我不是为了这个才放出视频。”

徐酒岁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身边的男人,也淡然一笑,目光轻飘飘的:“看来乔小姐并不懂得这个道理,有些人不是你的,就永远不是你的,你再恼羞成怒,不过是将他推得更远……他亲眼看着我把一杯酒从你头上倒下,也没阻止,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

乔欣被她说得面色发白。

徐酒岁看着她,向来不介意杀人诛心:“你把视频发到网上,还指望我的男人像是别的网友似的,给你发条微信:心疼?”

她顿了顿:“哦,不对,他将你的微信都删掉了,可能只能打电话给你说心疼了?”

乔欣的手抠进掌心,做得精致的指甲染上了一丝丝湿润,掌心刺痛。

“你不要得意,按照你说的,他听见我们骂你不三不四,也一样没有——”

乔欣的声音被薄一昭唇边忽然挂起的一抹嘲讽笑容打断。

然而这笑容却并不是针对她,男人只是垂眼看着徐酒岁,用没什么声音起伏的声音说:“我没有?”

徐酒岁看都不看他,而是看乔欣:“他想过来,我没让,男人出门在外应酬,何必要来管女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一个人还收拾不了你们吗?”

收拾得了。

而且拳打脚踢,闹了个翻天覆地。

乔欣有些窒息,她眨了眨眼,心中的绝望再次升起——眼下坐在她面前的两人的每一次眼神互动,肢体接触都叫她觉得难受万分……

她后悔把他们叫来车上。

还谈什么?

有什么好谈的?

她只想让网友把徐酒岁撕碎。

那两段视频,他们爱发不发。

她是公众人物,还占了这事的先机,一句“造谣,颠倒是非”就能含糊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她乔欣千万粉丝,难道还抵不过这两个素人?

深呼吸一口气,乔欣认为这场没营养的对话可以不在进行,她最后看了薄一昭一眼,忽然对方拿起手机摁了摁,然后抬起头,用还算温和的语气问她:“洋哥让我见到你后给他回个电话,可能是怕我们对你做什么——我手机没电了,他的手机号码我刚回国也记不得,你手机借我用吗?”

乔欣一愣。

徐酒岁猛地转身看向身边的男人:哈喽?没嗅到空气中battle的气味?!你他妈弄啥嘞?!

然而男人却眉眼淡然,一副“你们说的事我没兴趣”的模样。

徐酒岁不高兴,乔欣就高兴了,所以她脸上露出一丝丝的舒服:“徐小姐不是和洋哥挺熟吗?”

“我习惯性拉黑不可能有任何发展空间的男人。”徐酒岁面无表情,“和某人硬往上凑不一样。”

听出她话语里的僵硬,乔欣笑了笑,拿出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许绍洋的电话,那边很快就接起,她叫了声哥。

很甜。

甜到徐酒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乔欣问许绍洋是不是让薄一昭给他电话,许绍洋沉默了几秒,称是,并让她把电话给薄一昭,他有事同他讲。

乔欣觉得三人之间这种互相传话的亲切熟稔让她心中的乌云密布散了些,有些得意地应了声好,她再也没有多怀疑什么,把手机递给了薄一昭。

男人接过手机道谢,然后深深看了眼徐酒岁,拿着手机下了车。

……

薄一昭离开的三分钟后。

他还没回来,徐酒岁却用自己的手机刷新到了一条最新的微博——

【@乔欣:公众人物的存在价值在于给普通公民一个好的榜样,早就社会良好风气……所以经过深思熟虑的思考,我决定还是还原事情的真相,一切皆因我而起,向徐小姐道歉,向所有被我蒙在鼓里的粉丝们道歉。】

文字下面配了俩视频。

点开第一个视频——

尖锐刻薄的女声。

【高中的时候谁他妈不知道乔欣和薄一昭是一对?老师都睁只眼闭只眼!他妈的今晚乔欣委屈了一晚上,就这么个不知道哪来的不三不四野女人……】

然后是乔欣的声音。

【王嘉!别说了,人家有手段,比我们放的开,又有什么办法的!】

点开第二个视频——

是徐酒岁的淡漠声音。

【我不三不四,专门盯着别人男朋友看的你又是什么东西?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这句话原封不动还给你……这算客气的,你猜下次我用什么泼你?】

两段视频就以这样的方式被发送出来——

乔欣毫不知情。

是她的助理,收到了微博推送提示,点开手机看了眼,面上立刻失去血色,失控地尖叫了声!

一朝女神形象崩塌变成窥视别人男友求而不得所以尖酸刻薄、恶意抹黑的黑莲花——

而且还是自己发微博承认的,乔欣微博还自己编辑了特别的【来自乔乔的iPhone】独特字样,想强行洗盗号都没得洗。

【??????】

【卧槽卧槽卧槽这什么鬼!】

【姐姐怎么了?盗号?被下降头?】

【发生了什么???????】

【……………………】

【……】

【这婊里婊气的发言什么鬼,乔欣真的是你吗?】

【大瓜?前排!】

【这后续来的好快么么哒!】

【这波自爆我是真的佛「狗头」「狗头」】

【………………啥也不说了,@SD巴黎心疼你们,可以谈违约金了。】

……

短短十分钟,微博已经被转发三万,评论五万——

没办法,这年头明星爆炸很多见,螺旋自爆还真的就独此一家。

当时“心疼乔欣”有多起劲的网友被啪啪打脸,当初多“心疼”,现在就有多愤怒。

保姆车门拉开,表演完毕的薄一昭将手机放到呆愣的乔欣膝盖上,拉着徐酒岁的手将她拎下车——

乔欣疯了。

乔欣的粉丝也疯了。

坐在自己的车里,徐酒岁却还在挑挑捡捡——

“你这什么老干部发言,好歹加两个表情包?”

“你见过谁道歉还要带表情包的?”

“你这像盗号的。”

“发送自乔乔的iPhone,我没盗号,我只是借她手机打个电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