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生气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酒岁的手软只有薄一昭知道, 但是她力气大,这会儿大概是全世界都知道了——

王嘉被她活生生揪下来一把头发, 抬起头看见乔欣一身狼狈, 顿时疯了似的尖叫一声要扑上去!

就在这时, 从她身后凭空伸出来一只手有力地一把捉住她的手腕, 王嘉愣了愣回过头, 对视上一双黑沉瞳眸。

“行了, ”薄一昭说,“别打架。”

王嘉震惊地瞪大了眼——

你女朋友把我们打了一遍, 我们要还手的时候你才跟我们说“别打架?!

操您妈?!

她尖叫薄一昭的名字让他走开,后者却一点要放手的意思都没有,视线从她身上挪开放到了她身后, 他没说话, 只是平静地盯着徐酒岁。

徐酒岁手上还有泼洒出来的啤酒,被这充满警告的一眼看得一个哆嗦,回过神来, 立刻伸手把乔欣手里还端着的杯子抢回来,端端正正地放回桌子上。

众人:“……”

放回桌子上酒就不是你倒的了?

这骚操作搞得大家都有点头昏眼花。

现场算得上是思绪正常的大概只有薄一昭,他面朝徐酒岁她们那个方向,“还看什么, ”他说, “过来。”

徐酒岁靠过去。

他这才放开王嘉, 并用同一边手直接拦着她拽进自己怀里,铜墙铁壁挡着, 王嘉不敢动薄一昭,只能气得跳脚。

薄一昭脸上没有太多的情绪,但是这会儿下颚弧线紧绷,薄唇抿成一条线,漆黑的眼眸一片深不见底……识相的都知道现在他心情很不好,没人敢去招惹他。

以前他做班长时候,一板一眼的,说话向来很有压制力。现在毕业了十多年,哪怕在场的很多人都成为了社会上有头脸的人,这份压制力却依然存在。

有些人往那一站,就是天生的主导者。

陆小童给惊呆的几个乔欣的朋友使眼色,把她和王嘉拉开在沙发上坐下,在她们七手八脚地用纸巾给乔欣擦脸时,她哭了起来,叫了声薄一昭的全名。

男人微微蹙眉,这才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你可以不回应我的任何感情,”乔欣断断续续地说,“但是请你不要作践我。”

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

男人压在她肩膀上的手加大了力度,“没有人作践你,”他声音冷冷清清,“该说的话我在电话里已经都说过了,我从没有喜欢过你,大家只是朋友……如果你连朋友也不想做,那也悉听尊便。”

他这话是说给乔欣听的。

也是说给整个包房里所有人听的。

一时间,刚才帮着乔欣指责地看着薄一昭的几个人都面露尴尬,王嘉一把扔了手中给乔欣擦眼泪的纸巾,站起来:“薄一昭,你这样有意思吗?一晚上就为了你这女朋友闹得大家都不高兴?”

这话说得就有人不爱听了,陶瓷瓷在旁边凉凉道:“是谁先阴阳怪气?看着人家腿上的刺青就嘲笑人家是野鸡?嘴真他妈脏!”

“我们说什么了?说个野鸡就要对号入座,你不心虚你对号入座个屁!”王嘉算是豁出去了,瞪着薄一昭歇斯底里地尖叫,“怎么着,薄一昭!现在还为了你这泼妇似的女朋友,要和乔欣决裂?要和我们绝交?!”

徐酒岁听这话,就气得七窍生烟——

拉什么大旗站什么大队?!

这一屋子都是你们的人?!

那老娘打你们的时候你看谁拦着了吗?!

她在男人怀里拼命挣扎,男人先是加大手上力道摁住她,实在摁不住了也没了耐烦心,照着她屁股就是下狠手的一巴掌!

徐酒岁尖叫一声整个人载在他怀里,屁股火辣辣的疼得腿都软了,她可怜兮兮地抱着薄一昭的腰,带着一点鼻音哼哼:“疼,疼!”

男人却不理她,甚至余光都没给她一点,那张冷脸没有什么变化,他眼睛只看着王嘉,问:“请问断绝部分无用社交对我有什么损失?”

王嘉一愣。

随即面色从愤怒的红转为没有血色的白。

直接被扫地出门归为“无用社交”一类,偏偏男人的话也让人无从反驳——王嘉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公司秘书,这辈子她也不可能高攀得到薄一昭他们那个层次的人……

确实是无用社交。

一顿质问反而被给了没脸,乔欣的哭声都消失了,整个人呆若木鸡。

陆小童看这情况,也是有点尴尬,伸手拉扯薄一昭:“算了算了,薄哥,这话传出去显得多没格调,多没情商——”

薄一昭不着痕迹地挥开他的手:“情商是面对等级相当的人类时,才需要讲究的东西。”

陆小童:“哎呀……这!”

男人视线在乔欣周围那几个人脸上扫了一圈:“我不打女人,但再让我听见你们嘴巴不干不净,我请人替你们洗嘴。”

说完,他冷冷地勾了勾唇角,扔下一句“玩得开心”,抓着怀里的人转身往外走。

走出几步,在经过一个戴着眼镜、体型偏胖的人时,又忽然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脚下一顿,毫无征兆地停了下来,点名。

“谢永康。”

他转过身。

面对男人那双仿佛能够看透一切的双眼,被叫到名字的人颤抖了下——

高中三年,他一直默默无闻,几乎没怎么有机会和眼前这位耀眼的人说过几句话……

毕业后,前半生碌碌无为。

理所当然,是薄一昭口中“无用社交”中的一部分。

现在他却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站在自己面前,冲自己伸出手:“手机。”

他颤抖了下,整颗心都扭曲了起来,肩膀开始抖动,下意识地捏紧了手中那冰冷的金属:“你、你说什么?”

男人却懒得再跟他废话,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陆小童——这么多年的默契不是盖的,后者立刻会意,上前一把摁住他的肩膀,在他惊恐挣扎时,手中手机被人抽走!

手机的屏幕被点亮,照亮男人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像是活阎王。

只见他摆弄了下这台尽是磨损痕迹的手机,又抬了抬眼皮子扫了肥宅一眼,问:“密码?”

“我不知道!”谢永强反抗,“你拿我手机做、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薄一昭淡淡道,“拍得开心吗?摄像头够不够清楚?一会儿准备发哪个媒体平台啊?”

说着,声音突然猛地往下沉——

“当我瞎?”

谢永强被吓得活生生一个哆嗦!

然而却硬着头皮不肯承认:“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这是诽谤!你、你再牛逼信不信老子报警?!”

男人冷笑一声。

素来清冷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浮于表面的怒。

他用看垃圾的眼神最后瞥了谢永强一眼,拿着他的手机走回酒桌边,掀开桶装啤酒的盖子,然后在后者的惨叫声中,直接将手机扔了进去。

透明的啤酒桶让所有人看见手机沉底进水后,屏幕挣扎着闪烁了下,然后熄灭了。

“报警?”

薄一昭眉眼低垂,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抽出十几张纸币,塞进谢永强的上衣口袋里……

“去报,要不要我帮你拨110?”

又像是嫌弃什么似的,在面色铁青的肥宅衣领上像是用抹布般擦掉手背被飞溅的啤酒,他抽回手,后退一步。

重新牵起缩在角落里瞪圆了眼,目瞪口呆的小姑娘的手。

拉开KTV的门。

“走了,”男人嗓音平淡,“吵的我头疼。”

……

徐酒岁被拽着跌跌撞撞地拖出了KTV,脑子里还是懵懵懂懂的。

经过无数喝醉的醉汉,花枝招展的KTV公主,出了大门,等周围安静下来,男人立刻放开了她的手。

一言不发抬脚往前走。

一阵寒风吹来,徐酒岁打了个哆嗦,看着前方那头也不回的冷漠背影,这才反应过来:他很生气。

根据丰富的实战经验,男人只有在很生气的时候,才会不牵她的手或者不肯抱她,自顾自地走在前面,用沉默表达他的怒火。

寒风刮在脸上,像是一个个巴掌拍过来似的那么疼……看着男人的背影,徐酒岁真想拿出手机拍个照发给乔欣让她好好共赏这份冷酷绝情:闹吧,闹吧,现在开心了,大家一个都捞不着好。

KTV里手撕绿茶婊的气魄烟消云散,眼下只有夹紧了尾巴的小怂包,她一溜小跑跟上已经走得很远也没有回过头看她哪怕一眼的男人。

“刚才,刚才那个人,”她因为追他的步伐,颠颠小跑有些气喘,“是不是用手机拍了刚才在闹的视频啊?”

她声音讨好,且很有粉饰太平的嫌疑。

然而男人却完全没搭理她,像是耳朵聋了似的,自顾自拿出车钥匙,开锁,上车。

男人拉开副驾驶车门的瞬间,徐酒岁眼睛一亮,也飞快地跟着爬上驾驶座——她不绑安全带,整个人倒是往副驾驶那边倾斜,在男人低头上安全带的时候,她眨眨水润的眼,伸手去拉他的衣袖。

男人垂眼,视线扫过捏在自己袖子上的白皙指尖——

借着调整安全带的姿势,不着痕迹地将自己的衣袖抽了回来。

他目视前方,眉眼淡然。

就好像车里根本不存在徐酒岁这号人。

她凑过去,仗着车内狭窄的空间他没有地方可以躲,一只手撑着男人紧实的大腿,整个人越过横档,蹭到他身边,亲他的耳朵,冲他的脖子吹气。

“老公,我错了。”

她小小声地哄。

“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保证下次不这样了。”

过了很久,他脸上也没有一点反应,神色也不太好,完全不像是平日里被她蹭两蹭就有反应的模样。

只是伸手冷冷淡淡地将她扶着放回驾驶座,而后立刻收回了手,从储物箱里摸出一包烟,抽了一只出来,点燃。

奶白色的烟草雾让徐酒岁猝不及防地打了个喷嚏,抬起头,她目光闪烁地看着他。

男人却只是把车窗降下来,脸往窗外偏了偏。

过了一会儿,淡道:“开车,先送你回去。”

这种前所未有的疏离语气。

徐酒岁沉默了下,这才有点真的开始感觉到害怕。

咬了咬下唇,这次她是真的不敢再在他气头上招惹他,绑了安全带老老实实地把车往小船住的小区院子里开。

这一路沉默还挺煎熬的。

徐酒岁趁机反思了下,也有些回过味来。

手撕绿茶婊的时候她都忘记了乔欣还是个公众人物,坐拥粉丝千千万,如果那个死肥宅真的把视频发到网上……乔欣的粉丝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她淹死。

虽然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立场哪儿站不住脚了,但是这年头的脑残粉和脑残黑一样可怕——睁眼说瞎话,黑的也洗成白的,谁管你真相是怎么样?

想到这,她有些心惊胆战。

……还好男人发现得早。

对了,原本发生冲突的时候,好像他是已经站起来准备解决问题的,又被她摁了回去——

在他千叮万嘱不要闹事的情况下……

她又干了惊天动地的一架。

像个泼妇。

“……”

徐酒岁后悔得肠子都青了,踩油门的脚都有些发软,不由得垂眉顺眼小媳妇儿了一些,一路上绞尽脑汁想着怎么哄身边这位此时大概已经被气炸了的男人……

最惨的是在这关键时刻,她发现自己好像并不是很会哄人。

没一会儿车开到了小区门口,楼梯下,徐酒岁停好车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余光却瞥见男人微蹙眉,抬起手似乎很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你上去吧。”

他语气听上去温和。

实则是并不想给她开口解释的机会。

徐酒岁的心猛地沉了沉,指尖纠结地扣了下方向盘,难受地开口说:“老师,我想明白了,今晚我不应该——”

还没来得及说完,副驾驶的男人已经靠了过来,黑色的身影压上来,徐酒岁下意识地闭了闭眼,却只听见“咔嚓”一声,原来他只是伸手替她解开安全带。

带着淡淡烟草味的身影抽离,男人靠坐回副驾驶,恹恹道:“晚安。”

这是暂时不想听她说话了。

徐酒岁有些不知所措,刚才的那股子恐惧又弥漫上心头,她瞬间红了眼睛,视线变得模糊了些,眼泪却是堆积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只是并不是什么事都能用哭来解决呀。

所以这一次她没有说什么,只是嗓音沙哑地“哦”了声,垂下头,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在车外站稳,脚下一顿,她又转身,拉开车门,低低地说:“你喝酒了,不要自己开车。”

“……”

男人看着好像不太舒服地动了动,依靠在副驾驶位上,闭着眼,等到徐酒岁几乎以为他睡着了,才开口。

“嗯,我叫代驾。”

徐酒岁又多看了他一眼,一步三回头地上楼了。

……

小船又加班不在家。

徐酒岁抱着膝盖独自坐在沙发上发了一个小时的呆,明明很困却完全睡不着……拿出手机进入微信界面,准备了一百句道歉的话和八百字检讨书,打了两行自己都觉得苍白无力,只好悻悻退出。

过了很久只敢给他发了个,到了吗?

理所当然没有回应。

是睡了吗?

还是在洗澡?

或者是手机没电了?

……也可能是压根不想回。

一时间,她觉得难堪又委屈,除此之外就是对于自己不知好歹的愧疚深深折磨着她,好不容易收回去的眼泪又盈满眼眶,使劲儿揉揉眼,她恨不得穿越回两个小时前,殴打那个只图一时之快的自己。

——可惜小叮当不存在,世界上从来没有时光机。

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也是该用酒精助眠的人,徐酒岁跳下沙发打开冰箱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然后想起小区门口还有个24小时便利店。

失魂落魄地抓起手机,脚上还穿着拖鞋就下了楼,电梯一打开,她首先看到的是一楼大厅的灯都被关了,外面乌漆嘛黑一片。

然后就被一阵呛人的烟味呛得猛咳几声。

她跌跌撞撞地冲出电梯。

一眼就在黑暗之中抓住了唯一算光源的星火点点,那是男人手中点燃的烟草,他斜靠在墙边,安静地看着她。

“去哪?”

他问。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买、买酒。”

男人沉默了下。

“你呢?”

她问。

他停顿了下,而后冲她笑了笑。

“准备抽完这支烟就上去,摁你的门铃。”

憋了一晚上的眼泪终于还是毫无征兆地掉了下来。

投入他冰凉怀抱时,她想,若是有人能也以温柔相待,她可能本来就是一个爱哭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