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玩而已



作品:《我毕业好多年

徐井年拎着书包踏入客厅,空无一人。

徐酒岁已经回房了。

他想也不想,直接走到她的房门前,一边说“我进来了”一边伸手推开面前的房间门,随后发现他亲爱的姐姐正像鸵鸟一样,脑袋埋在枕头底下,屁股撅得老高,一副“全世界与我为敌,我被全世界轻薄”的鬼样子。

这样子让人没法忍住疯狂嘲笑她的冲动。

于是徐井年笑了:“可以,有进步啊,起码你敢跟老师顶嘴唔”

迎面飞来一个枕头,砸在少年可恶的笑脸上。

他抓下枕头,看着床上的人已经一轱辘翻身坐起来,盘着腿坐在床上瞪着自己,头发凌乱如鸟窝,唯独那双杏眼黑亮黑亮的闪烁着嗔怒。

徐井年把枕头扔回去:“别说我没给你机会,你的鞋还摆在老师家门口,要不要去拿你自己看着办。”

徐酒岁露出个迟疑的表情。

徐井年看出她的迟疑,冷笑:“岁岁,就你这样还想泡男人张牙舞爪地伸爪子去撩,人家抬起头看你一眼,你就立刻吓得往后弹开八百米远十年后中心公园樱花树下相亲角会有你一席之地的。”

“”

真是个恶毒的弟弟。

徐酒岁纠结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确实不能这么怂,初见面时内心高歌要泡人家,要人家唱着赞歌亲吻自己的纹身,多么美好的幻想,她这辈子都没那么有想象力过

为了这份难得的想象力,这事儿也不能就这么算了。

她与重点高中教导主任的罗曼史,不可以始于冲动,终于怂。

徐酒岁从床上爬起来,到厨房重新热了牛奶,又把自己的零食盒打开,从里面拿了几块自己考的葡萄干曲奇,找了个干净的碟子放进去。

摆好了又犯了难。

“他不会对葡萄干过敏吧”

“又不是狗。”

徐井年一脸嘲讽地抱臂斜靠在开放厨房对面的墙上,看他的亲姐姐表演患得患失,面对她那束手束脚的顾虑,非常具有高素质绅士风度的没有笑出声来。

端着牛奶和小饼干的小姑娘从厨房里走出来,走到客厅,一抬头就看见走廊对面果然还开着门

光从里面透出来,像是要吞噬少女的恶龙的血盆大口。

徐酒岁捏着盘子的手紧了紧,走到玄关的时候又猛地停下来,放下托盘抬手又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这才在身后少年又一声嗤笑中昂首挺胸前进。

徐酒岁踩着徐井年的大拖鞋走过的走廊,用肩膀顶开薄一昭家半开的门,一眼就看见男人坐在沙发上,正在用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看邮件。

从侧后方看,男人肩膀宽阔,腰窄,合身的牛仔裤将他的腿称得比穿休闲裤时更长,更有力。

看得徐酒岁有些眼热。

女人三十如虎,她可能要提前进入那个阶段了。

“薄老师,我来拿我的拖鞋。”

她冷静了下,调整了自己的嗓音,乖乖地叫了声。

原本把视线放在电脑上的男人回过头,就看见自家门口,短发的邻居小姑娘乖乖地站在那里。她手里端着一个小托盘,里面放了一杯牛奶,还有一碟大概是饼干的点心这会儿她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唇瓣因为紧张轻抿。

她有点怕他。

这是薄一昭第一时间得到的信息。

为什么呢

他猜想应该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站在楼梯上甜滋滋跟他打招呼的小姑娘,感觉到了他有些挑剔的目光。

他当时也意外到自己有些没把控好情绪外露的问题,但是没想到她这么敏感,立刻就察觉到了。

只是后来几次非直接接触,让他意识到其实这小姑娘可能挺乖的,大热天还专程跑一趟给自己的哥哥送晚餐,一点也不娇气。

他也没再用太过分的挑剔眼光看她。

反正也并不是,只有考上重点高中的小孩才叫人类。

“薄老师,我拿了点饼干和牛奶过来,”徐酒岁软乎乎道,“下午给阿年送饭的时候,我看你只吃了一个面包。”

薄一昭确实不喜欢吃甜的东西,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被这小姑娘举着的时候,一切显得不那么违和。

于是他点点头,比较温和,也言简意赅地说:“谢谢,放在那就可以了,鞋子也还在地上。”

徐酒岁没话说了。

这男人话题终结者,看上去一点也不好奇她当时怎么注意到他只吃了一个面包这件事。

妈的。

怪不得长得这么好看还单身。

原来是因为和老子一样一言难尽

徐酒岁在心里默默流泪,放了牛奶和小饼干,弯下腰去换鞋

此时薄一昭坐在沙发上,距离门口并不是太远,出于礼貌,在徐酒岁做一系列动作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放在她的身上。

夏天的睡衣本来就不算太厚,所以徐酒岁抬手在玄关柜子上放下餐盘的一瞬间,白色睡裙前段微隆起,前段软踏踏的一片布料塌陷下去,就让男人就意识到她应该是没穿内衣。

而还没等他挪开目光,她又弯下腰去换鞋,睡裙宽松的领口自然下垂,从他的方向,又是一眼就能看见一片大好风光

两团白如糯米糍的弧,在领口阴影中若隐若现。

徐酒岁换好拖鞋,拎着徐井年的拖鞋直起身,然后发现男人在看自己,他目光暗深,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有点莫名其妙,那双眼睛里也透着一丝丝困惑。

薄一昭收回目光,喉咙有些紧绷。

站了起来,走到书桌边拿起放在上面的空杯子,又回到玄关递给小姑娘,平静地说:“徐井年刚才用的杯子,忘记拿了。”

徐酒岁“哦哦”两声,一手拎鞋,一手抓着杯子。

薄一昭站在她跟前,玄关有一个台阶,这让这会儿徐酒岁目光平视,只能看见他的胸膛。

一个物理阿宅身材怎么能那么好啊

徐酒岁认真地想。

薄一昭主动走过来递杯子的行为,让她稍微不那么紧张了,连带着脑子也终于好使了些,她抬起头,对视上面前男人的眼睛后笑了笑:“薄老师,你每天吃一个面包就能够吗,营养跟得上呀”

“我刚才出去的时候,吃过别的。”男人语气很自然。

却让面前小姑娘眼中沾染上了一丝丝笑意。

“那么晚,你出门就为了吃东西”

“不是。”

令徐酒岁有些意外的是,此时眼前的男人似乎是比较刻意地,深深看了她一眼那张平日里好像有些冷淡的脸上浮现一丝丝笑意,唇角微微勾起。

“是去抓人的。”

“抓人”

徐酒岁偏了偏脑袋。

“七中旁边,伊仁路那家兰亭酒吧,”薄一昭慢吞吞道,“周末的时候,十八中高三的学生可能会去,刚才是和年级主任还有各个班的班主任去抓人。”

“”

徐酒岁傻眼了。

眨眨眼,半天接不上话。

薄一昭低头看面前这小姑娘愣在那,粉唇微张,瞪着眼震惊地望着自己的样子,傻不拉叽又有点萌兮兮的。

“你们学校的老师都没去抓过人么”

“”

不,我读十八中的时候,还没您这么变态的教务主任。

徐酒岁老老实实摇摇头。

薄一昭看上去一点不惊讶,毕竟七中么,要是老师真动心思去抓人,恐怕一卡车不够装的,甚至搞不好还能抓到正和学生把酒言欢的同事。

男人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没有让徐酒岁感觉到不悦:反正他埋汰的是七中,关她屁事。

“我听说薄老师是加州大学物理博士,阿年他们校长聘请回来当奥物特训教师的。”

怎么又跑去兼职教导处主任了

补贴家用么

徐酒岁想到了在茶几上那把车钥匙,车她不认识,车牌子她还是认识几个的,开这种车的男人不可能为了几百块废这心思。

她已经设想了一万种可能。

却没想到话题到这,从刚刚开始一直挺严肃的男人听懂了她没问出口的问题,忽然脸上停顿了下

而后露出了一抹,一般情况下不太容易看到的戏谑笑容。

他唇角勾起成清晰的弧度,目光在徐酒岁脸上慢吞吞转了一圈,而后撇开眼,淡淡道:“好玩而已。”

徐酒岁:“”

行。

魔鬼。

徐酒岁觉得自己可能见识到了薄老师不为人知的恶魔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灭口。

拎着徐井年的鞋子和杯子回家,关上门,站在洗菜池前洗杯子的时候,她整个人还有点儿神游太虚。

徐井年凑过来:“怎么样,说上话了吗”

徐酒岁低头洗了会儿杯子,忽然抬起头问:“阿年,你们薄老师是不是有点变态啊”

“看不上你就是变态吗”

徐酒岁哑口无言,说不上来

怎么说

我觉得你们老师去做教导主任只是因为他喜欢用规则束缚学生使他们哭爹喊娘并从中获得神秘快乐

啧啧啧。

少年用肩膀顶了顶她的肩:“托盘和牛奶杯呢”

“放他家了,明天去拿。”徐酒岁眨眨眼,“不然我哪来的理由第二次踏入他家”

少年愣了愣。

良久笑了:“可以,你还有点脑子。”

徐酒岁撇撇嘴:“我才不去中心公园相亲角呢,呸”

想了下又道:“但是我又有点不敢招惹他了。”

“为什么啊”

“总觉得搞不好,可能会驾驭不来。”

“没事,”少年大喇喇,毫无爱心地说,“反正你谁都驾驭不来。”

徐酒岁把手里的抹布扔到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