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快到碗里来



作品:《竹杖过江湖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言出于口,传于市井之间。

腊月二十六、大寒、清晨。在长寿街又一杯茶馆的吊脚楼上,有一名头戴斗笠的鹰钩鼻男人正望着街上走过的某人背影愣愣出神。桌上摆有一碟盐水花生和两碗清茶,滚烫的茶水冒出阵阵雾气,相对而坐的响马帮帮主马邵坤透过雾气看了看街上又望了望男子。

“霜叶凌风——风老弟!”满脸横肉戴着黑色眼罩的马邵坤喊边敲了敲桌子。

有着披肩长发的鹰钩鼻男子回过神来抱歉一笑。

“看得如此出神,莫非风老弟相中了先前那个背弓小娘子?“手带扳指的马邵坤丢了颗盐水花生米在口中打趣道:”别想啦!这娘们儿长得虽好但浑身带刺,喂!你知道她是谁吗?“

“是谁?“霜叶凌风问道。

“咱们怀桃县刚刚成立的泰安帮帮主大漠孤烟直的亲妹子,前天才在西街集市上教训了几个登徒子,几个人被打得哭爹喊娘,回头还被他们家的老子捆着去泰安帮登门道歉。你老弟还是实际点,晚上和哥哥去观灯街操那些骚娘门儿,那些白花花的胸脯咬一口至少不会被刺得满嘴是伤。嘶!我说你们冒险者也好这口的么?”

“屁话!漂亮婆娘哪个又不喜欢?只不过我不是在看她。“霜叶凌风道。

“哦?“独眼龙马邵坤挑起一边眉毛静候下文。

“刚才那腰上挂有葫芦和浅蓝色头发的一大一小我认识,在青云山山脚设计陷害我兄弟三人的就是他们,还真是冤家路窄。”鹰钩鼻男子拿起茶碗喝了一口。

“这是旧怨啦!”马邵坤用指关节轻轻敲击着桌面,“如此看来风老弟咱们就更应该联合在一起,将新仇旧恨一起算干掉这批碍眼的冒险者。”

“我也是冒险者,”霜叶凌风盯着满脸横肉的汉子皮笑肉不笑的提醒后又道:“马帮主不会顺道将我也解决掉了吧?“

“这玩笑可开不得,“马邵坤嘿嘿一笑,”你我在同一条船上,我马邵坤还没疯,再说了……”他突然做了个凑近霜叶凌风的动作,用粗糙的手围着嘴巴小声说:“就算我马某人想动你,卢大人答应么?”

头戴斗笠的男子吹了吹茶水抿了一口不置可否。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弄到建帮令牌的,”马邵坤满脸懊恼,“早知如此就该多派些人手守住那片桃林了。”

但他心里想的不是这个,他心里其实在埋怨为何山上的御剑宗突然又将那些人放进了豪杰墓,这个童齐贞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他要干什么?只是这话他马邵坤绝不会对一个冒险者说。

而玩家霜叶凌风想的是,副本就是开放给玩家们打装备游戏的,各种阻拦只是系统为了剧情需要而已,就算你请来满天神佛,它该开放还是要开放,你一个小小的NPC岂能想到这些玄机?真是可笑之极。不过这些话他也不会对一个NPC明说。

“那是别人的本事,换成我、恐怕就是送我进豪杰墓也未必能弄得到这么一块破牌子。”霜叶凌风自嘲道。

“哎!只是如今木已成舟,他们的帮会到底还是成立起来了,令牌在手中册籍又压在朝廷,怀桃县有了一个泰安帮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楼下的这条街的所有铺子就归他们管辖咯!”

“所以你马帮主是不会甘心的,”霜叶凌风接话道:“于是找到了我这种没有帮派的冒险者合作,一起搬掉这块放于你的卧榻之上的臭石头是吧?乐意之至,霜叶工作室有利必图,只是马帮主别忘了亲口承诺过的东西,他们是冒险者我也是冒险者。“

“当然,“马邵坤又剥了颗花生丢入口中,”你们冒险者不好惹,事成之后你管你的水运码头,我管我的陆地堂口。咱们携手共进,协助大人保护好这一方百姓。“

之后两人要么悠闲的看着街上过往的人群,要么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双方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当茶水凉透的时候,一阵沉闷的击鼓声从长寿街的东面县衙传出。在鼓声中一个尖嘴猴腮身穿黑衣的NPC少年跑入了长寿街,鼓声结束的时候他便蹬蹬蹬几步跨上了茶馆的吊脚楼,来到马邵坤的身边躬身对他耳语起来。

“你退下吧!“听完属下的汇报后马邵坤命令:”给兄弟们传话,这几天都在长寿街、洞天街、双桥巷、葫芦巷、等靠近泰安帮的地方活动。“

“是!“腰插匕首的黑衣少年躬身退下。

“等等——回来!“看着黑衣少年又恭敬的走回身边马邵坤道:”穿上普通百姓的衣服别惹是生非,告诉他们谁要敢坏了爷的大事,自己先买口棺材等着被宰。“

“是!帮主。”黑衣少年再次退下。

“茶凉咯!”满脸横肉的马邵坤缓缓站起身来玩味笑道:“县衙那边在唱大戏,风老弟咱们去看看?”

霜叶凌风端起茶碗大大的喝了一口,“走!“他说。

******

最近几天帮中大小事务将大漠孤烟直忙得是晕头转向,帮会成立的当天就陪同一堆NPC和玩家在黄员外的府上喝得个昏天黑地,酒水饭菜一点滋味都尝不出来不说,还得陪同一帮子老家伙看那什么咿咿呀呀的大戏。于是不得不在系统模拟的游戏角色的眩晕状态中退出游戏,用了半天时间处理了现实中公司的一些事情。然后又马不停蹄的进入游戏开始忙碌,什么入帮人员选拔标准;什么帮规条款制定;帮众服装佩饰定制;装备库、大堂、议事室选址;人员分组团队搭配,这些事情虽然有向东和顾平帮着打理,但所有事情他都要一一过目敲定,完全没有半点空闲时间。能有什么办法呢?谁叫他是一帮之主呢?他没有安冉那份甩手不干的魄力。

“那位才是爷!现在不知道和雪儿小姑奶奶躲在哪里杀怪练级去了。“想到这里大漠孤烟直不禁摇头无奈的笑了起来。”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爸妈,我和雪儿都过得很好,雪儿有了她喜欢的人,我们马上就要去帮您二老审审这个年轻人究竟如何。“

黄员外送给大漠孤烟直和安冉的宅子是个四合院,中间正对院子的正房作为大堂,用来接待各类玩家和NPC;而左边的屋子是帮会的装备物资仓库,里面存放有形形**的防具和武器;右边的屋子是议事室用于商议事务的地方。目前来说这处院落只是作为帮派的聚点,它并非私人住宅,所以有关衣食住行其实并不讲究,但黄员外还是会三天两头就往这里跑。

这不、一大清早头戴东坡帽身穿灰色布衣的老头子就带着四个人跨入了院子。

“孤帮主忙着啦?”黄员外笑嘻嘻的说,“老家伙我又来了!”

“欢迎!欢迎!”大漠孤烟直哈哈大笑走出大堂迎接。

“你这地方算是越来越气派了,刚跨门的时候我就在看那门楣上的三个字,泰安帮,啧啧!气派!气派得很啦!“老家伙也不客气,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

“这还不是托您老的福,“大漠孤烟直寒暄道:”又送宅子又送家具,你让我孤某人何以为报啦?黄老先生。“

“你这话说得,“黄员外满面红光笑道:”到了你这里茶都喝不上一口,还报什么报?算啦!算啦!老朽我自带茶水。“

“什么意思?”他这话让大漠孤烟直一头雾水。

“你们四个还不进来见过孤老爷!”老头转头望向外面笔直站着的少男少女喊道。

于是四名丫鬟家丁打扮的人一起走进大堂。

“见过孤老爷!“两名家丁两名丫鬟同时说。

大漠孤烟直更加疑惑了,礼貌的回礼后又对黄员外问道:“你老哥这

是何意?”

“我只是看你这地方连杯茶水都没有,于是就将他们带了过来,以后端茶倒水斟酒做饭多少得有人做,你这虽然是帮会聚点,但总要接待外人吧?人家来了连茶水也不上一杯如何能说得过去?你们冒险者不讲究这些,咱们NPC可是讲究得很咯!依我看左边角落空着的那间屋子就可以做为厨房,右边的屋子可以当两间厢房,外人来了有吃有住也就不会怠慢了人家。“

“老先生如此厚爱,我孤某人不知道如何报答啊!“大漠孤烟直抱拳行礼。

这是实话,自从认识他们以来,这个富甲一方的黄员外其实在他们身上花了很多很多的银子。

“我需要你报答什么?“黄员外摆手道:”那天老朽我就说了,找你老弟是希望能找到一座靠山,只要有你和安然兄弟在,别人就不敢无缘无故欺负我老家伙,花点钱算什么?我乐意。“

“只要有我们在,在这怀桃县就没人敢欺负我老哥和莹莹姑娘。对了,前两天天帮中有一批NPC精壮汉子前来投靠,身手是有一点的,不如我将他们派往你的铺子当中帮着照看一二,他们穿上泰安帮的服装、佩戴泰安帮的胸章站在那里,那些地痞流氓怎么也得忌惮几分。“

他这话简直说到黄员外的心口上去了。

“当然很好!只是……”黄员外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大漠孤烟直问。

“只是,我铺子所在的某些街道属于官府划分给响马帮的管辖地界,倘若咱们泰安邦的兄弟们出现在哪里,会不会带来各种麻烦?“

“黄老哥别担心,”大漠孤烟直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安慰道:“就这么定了,你兄弟我还真不是怕事的主,哼!他们不找我,我倒要去会会他们了。”

好嘛!中年汉子话刚结束麻烦便找上门了。

四名腰挂入鞘朴刀,身着统一衙役制服的精壮汉子快步进入院子。

“我等奉卢大人之命,请烟落姑娘前往县衙一趟。”

“四位差爷可是出什么事了么?”大漠孤烟直抱拳行礼,“舍妹刚好不在,有什么事可否先告知在下,待舍妹回来我立马叫她前往县衙。”

这几位衙役私下里其实和泰安帮的向东等人有所接触,也知道大漠孤烟直和安然的大名,所以并未带拘捕文书和枷锁,说话也到客气。

“出命案啦!”为首一人长有八字胡头戴差帽的汉子说:“今天一大早,陈家、陈秉忠就跑到县衙门口击鼓鸣冤,说是他儿子被烟落姑娘给打死了,现在尸体还躺在县衙门口,板车上面的人脖子上还插着箭矢,这龟儿子被裹在白布里,一副死样子真是瘆人。”

“这怎么可能?“大漠孤烟直吃惊道:”李大哥、各位差爷,要知道我们冒险者虽然因为需要修行,对城外那些山贼和野兽出手毫不手软,但对普通百姓断然不会草芥人命的,这中间必定有什么误会。“

“这我们就不知道了,“为首的差役对一帮之主能记住自己的姓心里十分受用。”私下里咱们也相信落落大方的烟落姑娘绝不会干这种事,但这是县衙里的命令,我等只是奉命行事,还希望孤烟帮主理解。“

“诸位放心,“大漠孤烟直抱拳道:”几位差爷可在此等候,在下立即差人去通知舍妹回来,倘若烟落真是无故杀人的话依律法处置便是,我孤某人和泰安帮绝不护短。“

“如此我等也就好返回县衙交差了,我们还有公务在身就此告辞!”四名差役抱拳后离开。

别看这些差役如此好说话,既没带枷锁也没带拘捕文书,得知当事人不在就转身离去,这种‘客套’也就是面对的是一帮之主的大漠孤烟直。倘若是普通的城中百姓,那是要搜查拿人的,一旦传唤不成如遇反抗——即便是嫌疑人

——就要被捆绑

押往县衙公堂。当然这是游戏,系统在模拟案件剧情的时候要简单得多,并不一一模拟古代的那些法律流程。

******

收到大漠孤烟直发来消息的时候,烟落正在对着一条长有两条人腿儿手握三叉的鱼人动手。这些光着脚丫、顶着个鱼头、浑身有着闪闪发光鱼鳞的鱼人是二十七八级的普通怪,它们的栖身之所是望月湖湖底,常常会上岸袭击落单的NPC和玩家,也会成群结对抢劫过往船只上面的物资。

“这才刚刚出来哥哥叫我们回去了。“已经是27级装备焕然一新的烟落说。

“出什么事了么?“安冉一杆子敲掉了鱼人的最后一丝血量后问。

“说是我杀人了,“女孩笑了起来,”这些NPC可真逗,前天才在西街的集市上和我上演调戏黄花大闺女的剧情,今天就开始跑去衙门躺尸了。“

“事情可能不会那么简单,“安冉皱眉怀疑道:”实际上你根本没有杀人,那么这NPC又死于何人之手?为何要陷害你呢?“

“依在下看,这桩命案名义上是冲着烟落姑娘而来,实际上针对的应该是整个泰安帮。“身边带着几个随从的郝七爷摸着下巴分析。

“英雄所见略同。“安冉笑道:”恐怕今天原本要和七哥在这望月湖上泛舟赏景的雅事得泡汤了——樊云天你他妈还要跑多远?不要去引怪了,回来!“

“啊?要划船了呀?”

已经有30级,手上的‘虎牙嗜血’换成了‘噬魂’匕首的NPC小子飞快的干掉了一只鱼人兴高采烈的跑了回来,他的身边跟着得到‘虎牙嗜血’的陈敬亭、女法师‘麻生’和郝七爷的手下。

“划你妈的船!“安冉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收拾好家伙准备打道回府。“

“都怪你个乌鸦嘴在老子的面前喋喋不休,‘什么怎么还不叫我们去划船啊,‘什么会不会今天就不能划船了啊‘“樊云天转头就对着陈敬亭骂道:”这下好了,你美梦成真满意了。“

“你别生气,你别生气!“陈敬亭唯唯诺诺的说,”师父明天咱们一定能划船。“

“缺心眼儿吧!“樊云天撇了撇,”你小子别叫敬亭爱游戏了,干脆叫樊云天的徒弟缺心眼儿怎么样?“

“那你不是成了缺心眼儿的师父咯?“陈敬亭抓了抓脑门儿。

安冉、烟落、麻生、哈哈大笑,NPC郝七爷和他的手下也抿了抿嘴不过忍住了。

“敬亭啊,你几时又认樊云天当师父了?“安冉忍住笑问道。

“就是师父送我这把匕首的时候啊!“长有青春逗的高中男孩回答。

“那向东呢?你不认他当师父了?”安冉又问。

“认个屁!”陈敬亭懊恼的踢了一脚岸边的鹅卵石,“老子拜师这么久,就没见他教过我什么东西,为了讨好他、每次他杀怪耍帅的时候,我还叫麻生姐她们假装很崇拜,为此老子还花去了好多铜币。”

“你这又是为了什么?”安冉表示不解。

于是作为当事人之一的麻生又解释,说这小子为了让自己师父心情好点,就私下里和她们几个姐妹商量,她们和向东一起练级的时候要假装很崇拜他,这样向东心情一旦开心了,就会教徒弟的武功和奖励装备。

“ 但敬亭你就没想过,这笔钱会不会打了水漂?“麻生疑惑问道。

“没有,反正很多玄幻书上是这么写的啊!只要徒弟能让师父开心,师父就会拿出各种东西和法宝奖励给徒弟。“

“你他妈傻啊!“樊云天气得对着陈敬亭脑门儿就是一个栗暴,”西门吹穴自己都穷得叮当响,你就算哄他一百句、一千句、他也拿不出什么东西给你啊!你以为人人都像我和你师伯么?额、说几句好听的话,就一股脑的将东西

给你,你师伯是白痴你也是。“

这下就连郝七爷和他的手下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几人在笑声中分别。陈敬亭和麻生等人选择继续留下来刷怪练级,安冉、烟落、樊云天直接去县衙,而NPC郝七爷说要去处理码头上的事务,坦言如果真有什么大事他一声就行。

“被人状告当成杀人犯、差役都上门拿人了,还不是大事么?“走在回城路上安冉想:”在你们的世界这可是要坐牢,弄得不好还要掉脑袋的,敢情你这NPC的心比咱们游戏玩家都还大。“

当然安冉能够理解郝七爷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NPC嘛!你不能指望他们都能为玩家两肋插刀,毕竟对于玩家来说打打杀杀是个不错的剧情和游戏,对于他们来说就有可能是灭顶之灾,因为很多NPC的生命其实只有一次,何况这个水上的瓢把子郝七爷,和他们的交情还远远没有达到抛头颅洒热血的地步。想到这里青年不禁嘶了一声。

“怎么了安冉?“烟落听到这声后问道。

“没什么,“安冉回答:”我在想一个问题,似乎这个游戏中的系统在自我成长,好像在一步步的把咱们圈进这个世界,你看当初我们在稻香村的时候,那些任务NPC多么的机械,和以前的网游区别还不是很大,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咱们接触的NPC们越来越像真人了。那些因玩家而改变的游戏角色会走一条什么路呢?那些死去的NPC们还能不能一一复活?比如豪杰墓的黄海皓和李青韵,其它玩家下副本的时候还能见到他们么?“

“是啊!“烟落感叹道:”有时候我都在怀疑华夏会不会就是另一个真实的世界,很多NPC与我们世界的人没有任何区别。比如我们说的很多词汇他们虽然无法理解但也不会吃惊,或者我们原地消失他们也不在乎,似乎觉得作为冒险者就是这样,就应该是这样。“

“这有什么好想的,“樊云天道:”如同你们一样,数据也会通过自我学习而成长,比如说我这条数据,在得知你们口口声声称我们为NPC的时候,老子就会想方设法去搞明白NPC究竟是什么东西,于是我知道了NPC其实是No

-Playe

Cha

acte

的缩写非玩家控制角色,与之对应的是Playe

Cha

acte

玩家可控角色,然后我就想什么是玩家呢?安然哥又告诉我,我们口中的冒险者就是你们口中的玩家,为什么你们要自称玩家呢?安然哥又说因为对于你们来说这个世界是个游戏,你们在了另一个世界有别的名字,比如安然哥又叫安冉哥,所以烟落姐你叫安冉的时候我就不会奇怪了。当然如果你们偶尔说起什么汽车、飞机、或者KTV、或者I LOVE YOU之类的另一种事物和语言,我就不理解了。但也并不会觉得奇怪,因为我不理解并不代表它不会存在,我有兴趣知道的就自己去翻阅书籍或者让安然哥告之一二,没兴趣知道的也就懒得管,比如现在我就很想知道,烟落小姐姐你在另外一个世界的名字还叫烟落吗?“

“天啦!”烟落吃惊的望着身边的樊云天捂住嘴巴感叹。她怎么也无法想象,一个游戏中的NPC居然在为玩家解释这些东西。

“人家樊云天在问你话呢!烟落小姐姐。“安冉打趣道。

“哦!“烟落反应过来,”我叫冷雪,你可以叫我雪儿姐。“烟落回答。

“冷雪、雪儿姐……算了!“樊云天耸耸肩,”我还是叫你烟落姐吧!雪儿有点像****中的女主角。“

烟落娇嗔一声作势要打,樊云天又一次躲开了。

“所以,我们都不奇怪你的冒险者的话语、言行,你们干嘛要想不通我们这个世界的很多东西呢?把自己当成这个

世界的人,一切不就理所当然了吗?“樊云天恢复了正经说了一句富有哲理的话。

“觉得这个世界对你们公平吗?”烟落突然有点伤感想要用手摸樊云天的脑袋。“你看我们玩家和你们的受到待遇相差太多了,比如我现在要去县衙对簿公堂,其实就是一个玩家参与其中的故事,换为你们可能就是必须要面对的事故了。”

“把你的脏手拿开!”樊云天不满了,“老子不是你和安然哥的儿子,凭什么用手在我的头上摸来摸去,我不是小屁孩。”

烟落尴尬的抱歉一笑。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绝对公平的事?你们的世界也不可能出现吧?打个比方,你们的世界应该也有猪牛羊马,和你们人类比起来那个世界对它们公平吗?强者为尊,世界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人与动物之间如此;人与人之间如此;人与数据之间同样如此;换句话说,你们在这里算得上是上天的幸运儿,但和那些九重天之上的大神——也就是你们口中的系统——相比呢?他们给你们安排故事和道路,让你们与我们交好和结怨,被人牵着鼻子走公平吗?其实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很公平,我们享受过的、痛苦过的、开心的、伤心的、他们未必体会得到,这就是生活,而既然是生活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比如我能够待在安然哥的身边;能够喊你一声烟落姐,就已经很幸福了,别的数据连这种机会都没有,所以烟落姐姐释怀吧!不要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安冉突然间想起了在秀水镇的外面,一偏一倒的樊云天所唱的那首刺耳的歌曲,那天的夕阳包裹着NPC小子的全身。是啊!他对这个世界的要求其实不多,只要不是太冷就足够了。

烟落听了樊云天的这番话不知为何眼眶红红的。“当你还在抱怨上天将这个世界画得不够明亮时,有没有想过?其实很多人他们根本没有眼睛,看不到这个世界。”女孩想。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