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再回姜州



作品:《肆海青云之新硎初试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秋风起,夜未央,星月阑珊话凄凉,不思量,自难忘,情至深处断愁肠。

白璃坐在桌前,不禁回忆起当初和余重景州初遇时的情景,甜蜜的滋味涌上心头,不禁嘴角流露出一丝微笑。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白姑娘,刚院中巡视的兄弟说看见了一个黑影,我就来看看,你这有没有事。”敲门的是彭兆年,他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屋里。

“彭三哥,我这没事。放心吧,如果真有危险,我会喊的,嘿嘿。”白璃莞尔一笑。

“好的,白姑娘,有事一定喊我,我可不允许你再出一次意外,那样我也没法跟徐兄弟交代。”彭兆年说完,退了出去。

屋内黑暗处传来一个阴沉的声音,一个黑影若隐若现:“这彭老三倒是十分机警。”

“三哥虽然心高气傲,但确实是个可靠之人。”白璃说道。

“嗯,这一路去西京府,路途遥远,有一个这样的人在你身边,我倒是放心了。”黑影说道。

“您接下来是如何打算的。”白璃问道。

“今日见这一面,我会先行赶路,我们在西京府见面。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我的计划。”黑影又说道。

一阵风吹过,黑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剩下被风吹动的窗帘在摇晃着。

初秋之夜,一袭凉风带来了绵绵的细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整夜。

天刚亮,白璃和虎啸山庄的众人一起,继续踏上了路途。

“彭三哥,我从小在这景州城长大,我想先去一个地方。”白璃说道。

“好的,我们陪你一起去。”彭兆年回道。

众人出了城门,一路走到了一个山明水秀之地,远远的看见一座孤坟。

白璃纵马向前走去,彭兆年打了个手势,身后众人皆勒马站在原地。只见白璃下马走到坟前,行了大礼,喃喃细语着什么。

白璃眼含热泪,抽泣的说道:“诚叔,璃儿回来看你了,这次只是路过,待下次回来的时候,我一定将查清血案的真相,完成您的遗愿,将仇人的血,洒在您的坟前祭祀。”

说完,白璃又拜了三拜,起身离开。

“白姑娘,这里葬的是你的家人吗?”彭兆年好奇的问道。

“不是家人,胜似家人……”白璃回道。

说话间,雨也渐渐的停了,阳光穿破云层照射了下来,众人摘下雨披,继续赶路。

“大哥哥,我们不如路过姜州的时候,回家一趟吧,我想爹啦。”余飞燕撅着嘴说道。

“你就不怕大伯给你关起来,不让你在出来,别忘了你可以私逃出来的。”余戎在一旁提醒道。

“嘿嘿,这不是还有你们嘛,而且还有林大哥在,爹他不会不给面子的,林大哥你说是吗?”飞燕冲林辉挤眉弄眼地说道。

林辉被飞燕这一通调戏,还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说道:“我可没这么大面子,哈哈,不过我倒是真的向去拜访一下令尊,都传说余前辈的剑法如仙如画,真想见识一下。”

“那太好啦,哈哈,大哥哥,我们就这么定了吧,顺路先回一趟家,然后我们再一路西去,直奔西京府。驾!”飞燕双腿一夹马肚子,飞驰而去。

“飞燕,等等。”余重连忙跟上,不远处,一座城郭出现在视野之中。

姜州城。

余重等人阔别数月,终于又回到了这里。还是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熟悉的叫卖声。

“哟,这不是余公子吗。”一个人突然打招呼道。

“李捕头好,好久没见了。近日可好啊。”余重回了个礼。

“嗨,别提了,自从金大人被撤职,姜州城知州的位置就一直空着,由通判大人暂时署理衙门

诸事,可把我们这些当差的给忙坏了。”李捕头抱怨道。

“李捕头,那可真是辛苦你们了。”飞燕在一旁笑嘻嘻的说道。

“我还当是谁呢,原来是飞燕啊,你偷跑出去,你爹可是全国通缉你呢,哈哈。”李捕头笑着说道。

“李捕头,那您继续忙,我们先回家。”余重说道。

众人一路回到了余家大宅。

“没曾想,这抬手便能影响南汉国运的姜州余家,宅院却是如此古朴素雅。”林辉不禁感叹道。

“父亲自幼教育我们勤俭节约,不允许余家的人铺张浪费,所以他也是身体力行的。”余重说道。

“令尊真是少有的楷模。”林辉夸赞道。

一进院子,就看见一只小猪迎面跑了过来。

“呀,小飞燕!”飞燕欢呼着冲了过去,将小猪抱了起来。

“林兄不要见怪,这是小妹养的一只小香猪,名字就叫做小飞燕。”余重连忙解释道。

仆人见到他们进门,连忙喊了起来:“老爷,二爷,公子小姐们回来啦。”

余煌从屋里走了出来,看见大家,非常高兴。

“重儿,戎儿,飞燕,你们怎么回来了,前几天盐帮兄弟才托人带回来一封家书。”余煌说到。

“二叔,我们路过姜州城,所以决定干脆回来看看您和父亲。”余重说道。

“那到不是这个意思,这位是……”余煌看见了他们身后的林辉。

“二叔,这位是红帮丰城分堂的堂主,林大哥。”余重介绍道。

“江湖后辈林辉,见过前辈。”林辉抱拳说道。

余煌点头示意,说道:“原来是红帮的林堂主,久仰。”

“二叔,我爹呢?”余重问道。

“你爹正在书房呢。”余煌回道,突然看见飞燕偷偷摸摸的正准备逃回自己屋,叫住了她说道:“飞燕,你偷偷跑出去这么久,还不快去见你爹。”

余飞燕只好灰溜溜的跟着余重,乖乖去书房见余梅雪。余戎则领着林辉先去客房休息去了。

“爹……我回来啦。”飞燕一看见自己的爹,就顿时矮了三分,完全没有平时骄纵的气焰,怯生生的躲在余重的身后。

“哼,你还知道回来,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偷偷跑出去的?”余梅雪双手负后,目光严厉的瞪着余飞燕。

“爹,好啦,我们这不是安然无事的回来啦,不要责怪小妹了,她不过是一时贪玩嘛。”余重维护着飞燕说道。

“嘿嘿,就是嘛,爹,女儿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就看在大哥的面子上,还有我给你送回来那么多宝贝儿的面子上,不要跟女儿计较啦。”余飞燕娇滴滴的说道。

“那就罚你禁足三日,在房里好好反省,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私自跑出去。立刻回房,我和你大哥还有话要说。”余梅雪说道。

余飞燕扮着鬼脸,吐着舌头,仿佛得到了圣旨,一溜烟的就跑了。

“重儿,我让你出去巡视分号,结果你带着飞燕到处胡闹,一会虎啸山庄,一会红帮,这又要去西京府找贺兰世家的晦气,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余梅雪数落道。

“嘿嘿,父亲,江湖儿女,快意恩仇,白璃姑娘家世凄惨,我们也是为了帮助她查出事情的真相,我也正因为这些奇遇,如今功夫大有进展,已经略窥三一剑法的最终奥义了。”余重回道。

“哦?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然有此成就,那我明日可要考考你,不过这贺兰世家不同于一般武林帮派,他们在武林中的地位不可一世,贺兰阙的武功极高,恐怕为父在他手上也未必讨得便宜。”余梅雪说道。

“父亲和他交过手吗?”余重问道。

“那倒没有,不过贺兰阙号称

天下第一刀,自成名以来从无败绩,多少顶尖高手都败在他的手下,以你现在的功夫,撼山易,但想憾动他的天阙刀法,恐怕是绝无可能。”余梅雪一五一十的说道。

“放心吧父亲,我们只是去请教一些事情,也未必见得就会与贺兰阙发生冲突。”余重回道。

“当年白家惨案,内情一定十分复杂,不过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明日我指点你几招,且看看你的剑法精进到何种地步了,你先回房休息吧。”余梅雪摆了摆手,示意余重退下。

虽然父亲全城说话都板着个脸,但是余重能听出来,他对自己是十分关心的,心中暗暗下决心,明日一定要好好表现,在父亲面前证明自己的实力,让他放心的让自己前去西京府。

翌日清晨。

院中梅花树上已经没有了梅花,初秋的晨露从树叶间滑落,“啪嗒啪嗒”的滴在了地上。

两声龙吟,剑气四射。

看两个剑出同宗的顶尖高手对决,这在任何地方都是不容错过的机会。

余梅雪和余重两人穿梭在树影之间,在场的人努力的想看清他们的身法和剑招,但恐怕除了余煌,没有任何人能看清。

三一剑法的最高境界,就是遁入虚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现实世界和虚无空间的来回切换,所有的剑招都是以意为先,乃至化为无意,若不是天赋极高的人,是无法突破到这一重境界的。

“早听说余家的三一剑法,是武林中的无上绝学,今日一见,真的是大开眼界。”林辉在一旁不住的赞叹。

“哎,我想练到大哥这种程度,还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时间,更别说想达到大伯的境界了。”余戎懊恼的说道。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