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7.一次失败的试探



作品:《这不符合我的人设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他实力几何?适不适合在此地动手?万一失手……”中途休息,伞先生的目光便随着脑袋里的无数疑问,在魏遗风的身上晃来晃去。

可惜身体太累了,昨夜一夜未眠,强打着精神走出来了这么远,还是有些困意上头。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万一在这个家伙面前落了下风,让他夺得了先下手的机会,……

半个时辰过去了,伞先生靠在一棵枯树树干上,头上顶着斗笠,斗笠下发出了阵阵酣睡声响。时不时翻个身,还会传来砸吧嘴的声音。

“睡过去了?”魏遗风抬起头,循着声音望了过去,乖乖,这可是不可多得的机会呀,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嗯,可惜,虚弱状态还在身上,要不然一个金葫芦两张神符,绝对送他去奈何桥上尝尝孟婆汤的味道。体内灵气也无法调动,灵识更是施展不开,如此美妙的机会,不知道能不能查探到对方的基础实力?

于是,在观察到宁艳涵完全没有把目光瞥向他的时候,他决定要起身前往查探了。早些知道对方的实力,也好早些下手。如果实力太强,出了这片林子,以后就阳关道独木桥,他尽量躲着走。

要是实力与自己相仿,甚至还要更弱,……尽管这种几率很小,可不妨碍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届时就让这个家伙沉睡在这片山林当中吧。魏遗风有这个把握在虚弱状态解除之后,成功将伞先生的性命把握在自己手中。

刚刚给宁艳涵又讲述了几个《格林寓言》,现在小丫头还沉浸在黑姑娘幼年时代的悲伤命运当中,完全不可自拔。以至于魏遗风起身的动作,并没有完全能够引起她的注意。

原本魏遗风靠在对面的一棵树干上,身侧就是宁艳涵,距离伞先生的距离不过两三米。可这里是山林间,如此短的距离之内,也尽是被凋零的落叶铺满,落叶底下,还存在不可预见的许多枯树枝干。

一脚踩下去,不仅会发出极为难听的奇怪声响,还有可能会被落叶下藏着的枝干扎伤脚底板,所以每一步落下,都需要格外的小心。

一步,两步,……五步。整整五步,魏遗风走得很是小心谨慎,也在同时,站在了伞先生的面前,只要矮身,就可以抬手触碰到伞先生蜷缩起来的膝盖。

魏遗风弯下了脊背,抬起的手有些颤抖,但伞先生头顶斗笠下的鼾声让他不断的给自己打着气,这是为了自己的悲惨命运而努力,绝对不能轻易屈服。

嗯,我可是魏遗风,乾景天的关门弟子,自信点儿,就算是发现,这个家伙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大不了就说:“我只是想喊你起来准备继续前行了。”

(称号:未知)

等级:隐藏不可见

修为:隐藏不可见

属性:隐藏不可见

关系:陌生

……

发生了什么?魏遗风愣了一下,再次探手放在了伞先生的膝盖上,眼前的角色属性界面依旧如此真实的展现。

这不是做梦,那几乎很微妙的几率,没有出现。这种情况只有在师父乾景天和师姐李雨疏的身上才出现过,全部显示隐藏不可见,代表其修为高出了自己整整两个阶段。

他如今算是金刚修为,高出两个就是,……凡胎、灵绝、问言、锻体、启元、百变、金刚、迎泽、造化、乾坤,……是他娘的造化!

魏遗风差点儿一屁股坐在了身后的落叶丛中,但毕竟没有,那样子的动静太大,会把伞先生惊醒,到时候并不算如何好解释。

会不会有什么意外呐?魏遗风悄悄退后了一步,在脑中发出了一个询问,可能会吧,毕竟自身现在是虚弱状态当中,而且自己刚才的举动,绝对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在一个造化修为的boss或者npc眼皮子底下做到。

不论如何,等虚弱状态解除之后,一定要再次查探一下。

再次退后了一步,魏遗风与伞先生之间,拉开了有一段距离。每一步退后,魏遗风都找寻着之前的足迹,那更安全也不会有太大的声响传来,尽管每一步之后都需要矮身做好掩饰。

“咔嚓!”细微的声响,几乎是细不可闻,但很轻易地落在了魏遗风的耳中。他瞪大了瞳孔,抬眼瞧了过去,额头上瞬间布满了汗珠,这种刺激感,只有在当初上学时候,深夜成功脱逃准备赶赴峡谷战场,结果被校长发现的时候才会出现,……

是伞先生手中的黑伞,伞柄被伞先生用手掌拉开了一些距离,露出了一段寒芒闪烁的利刃光泽。

“卧槽槽槽!”魏遗风差点儿惊呼出声,完了完了,现在他跟伞先生之前的距离,正好是一伞的差距,只要伞先生拔出利刃,完全可以一招将他毙命当场!

但是,这鼾声依旧是怎么回事儿?……伞先生松开了手掌,利刃回到了伞柄当中,斗笠拉开了一角,魏遗风透过斗笠,可以看到斗笠下的口水。

虚惊一场?魏遗风在原地呆呆站立了数秒之后,才敢抬手将额头上的汗珠擦拭干净,并且开始继续后退。

又是一步之后,……宁艳涵觉得好生无聊,别人的人生,毕竟不可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在这儿担忧个什么,唉,要是故事里的太子陛下,能是师弟就好了,可惜自己做不成黑姑娘,那日子太清苦了!

咦,师弟呐?宁艳涵的手肘没有触碰到魏遗风的身体,刚才明明自己连姿态都没有变过。

下一刻,宁艳涵回头,看到了魏遗风鬼鬼祟祟的身影,不由的皱了皱眉头,师弟是在玩什么:“师弟,你在找什么?”

“我,……我……”魏遗风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这个傻丫头的声音,为何如此之巨大,完全不可能引不起对面伞先生的注意力。

对的,伞先生几乎是在同时,抬手扶正斗笠,擦干净了口水,停止了鼾声,并且抬手握紧了伞柄,……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操作很骚气,结局很感人!

伞先生没有出手,因为他没有感觉到魏遗风身上有任何杀机,甚至真的有可能是在找什么,是不是自己误会了?

不可不可,千万不可放松警惕,这个家伙,能够走到这里,便是表明其一定有些手段,要不然不可能避过那些人的封锁。

“对呀,你在找什么?”伞先生也在同时开口询问道。

几乎是相差无几的询问,但其间的差距,只有魏遗风才能感受得极为清晰。一个是关怀,另一个则是出自于心灵当中的拷问。

要是搁在平时,魏遗风可以随便找个借口,就算是被识破,他也相信有实力带着师姐逃离,现在的话,必须要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打消伞先生的疑虑。

魏遗风大概低头维持这个动作两个瞬间之后,抬手从草丛当中摸出了一个牛皮袋子,他急忙起身,笑呵呵地说道:“就是装小物件的袋子,刚才在把玩的时候,不小心丢了出去,……”

很好,很完美,要的就是这种眼神,魏遗风仔细观察着伞先生的眼神,并且与之对视,对视,再对视,最终还补充了一句:“这东西跟这落叶的颜色太相近了,要不是仔细翻找了许久,可真不好找到。”

“我以为什么呐?”宁艳涵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魏遗风的心中,早就被咒骂了千百遍。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完全没有把这些放在心上。

“阿嚏!”宁艳涵抽了抽鼻子,有些不开心地说道:“这病什么时候才能好。”

伞先生终于打消了顾虑,他观察过魏遗风脚下的行径,如果直直往前走,并不是自己的方向,而是自己偏右一些的地方,嗯,但是依旧不能完全放松警惕心。

“休息好了就准备继续出发吧。”伞先生起身,将黑伞重新挎回到了腰际上。

没有理会宁艳涵贴近过来,魏遗风很是不屑地翻了个白眼。

三人依旧开始前行,接下来的一路上,伞先生又多了一些心思,刻意将距离维持在五米之内,不算太近,又不算太远。

这个距离,不论是对于没有虚弱状态的魏遗风而言,还是对于伞先生而言,都是绝对的安全距离。

“这个家伙太小心翼翼了。”魏遗风的心中又添了几分疑惑,更加开始猜测,伞先生的实力,距离造化修为,其实还有很大的差距!

当然还有很大差距,当时所谓的“造化修为之上”,足见伞先生的用心。造化修为之上,不用打不用跑,直接跪地求饶,然后脱身回长安,从此放弃与乾景天之间的仇恨,……

要是造化修为以下,对方露出很惊讶的神色,便是代表距离造化修为有着很大的一段距离,若是如此,便会很轻易地出手。

可是,魏遗风属于伞先生看不透的范畴,他的灵识从魏遗风的身上什么都没有感应出来。只可能有两种结果,其一是这个家伙真的没有修为,自己一根手指就能解决。其二,魏遗风的修为在自身之上,自身完全看不透他的伪装。

这其二若是真的,便会让伞先生很头疼,动手不是,不动手也不是。所以,他想要继续观察看看,至于魏遗风的奇怪请求,便是被伞先生看做是一种挑衅。

你不是说了造化修为之上才可杀吗?那么我就让你待在身边看着,只要是你露出马脚,……

“呼!”伞先生抬头看了眼天色,心情的沉重不可言喻,走在外面,心里的压力真的太大了:“四七,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平安回去,你放心!”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