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夜归人



作品:《捉刀记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季茶见洪辰提刀踌躇,知道他心绪已乱,便又喝了一声:“一不做,二不休,你杀了一个,还犹豫去杀第二个?快去杀了他!杀啊!”

一声声“杀”字敲在洪辰心头,和声音渐远的小胖子哭声,四处人等大喊大嚷的呼救声交杂在一起。洪辰只觉一生从未有和此刻一般的纠结烦躁。周围冲来了许多卫兵,拿着刀剑杀了过来。

洪辰抽刀挥砍,明亮刀刃和卫兵手中兵刃交错而过,唰啦啦落了一地的断刀断剑。

卫兵们惊惧后撤,洪辰转头一望,见商驰晖正随着其他巡天监之人疯狂往道台府外逃,尚在犹豫要不要追过去,却听季茶又在大喊:“你他娘的,知不知道什么叫放虎归山,养虎为患?要杀人就别心软!杀个狗官都不敢,你闯什么江湖!”

洪辰脑子依旧很乱,但手中刀柄却攥得紧了,双腿迅速奔跑,很快就冲到巡天监群人身后,刀身左右横拍,将挡在前面的几人拍飞,再踢脚一踹,便将商驰晖踹倒在门槛上。其他巡天监之人这时哪里还管商驰晖,全都自顾逃命去了。

商驰晖连忙翻了个身,脖子正好碰到洪辰伸出的冰凉刀锋,禁不住缩起头,抱起拳,连连告饶道:“英雄,我与你无仇无怨,你不要杀我!我初来天威城,你若是被坑害过,全都是吴信义那奸贼造的孽,和我不会有半分关系!”他只以为是商驰晖鱼肉百姓,和人结下了仇,如今人家学武有成,现在来报仇了。

洪辰拿着刀的手微微颤动,商驰晖急促地呼吸了几下,见这人犹豫纠结,心中一喜:“果然是没见过世面的年轻人,当断不断啊!”头从刀锋旁挪开,右手从官靴中摸出一柄短剑,骤然起身,往斜上方一刺,直取对方咽喉。

洪辰反应比平常慢了半拍,惊觉对方动作之时,短剑已近在咫尺,无法回刀自御,下意识左手拍出一掌,并不自觉用上了“大力神掌”招式。

商驰晖身体“嘭”地一下飞起,又“砰”地一下撞到了大街上。洪辰跑过去一看,只见商驰晖口鼻中流出了好多血,眼珠子瞪得像是要从眼眶里飞出来一样,胸膛不再起伏,一声呼吸都没了。

这时季茶左手铁爪提着吴信义的头颅从道台府里飞蹿过来,见商驰晖死在街上,洪辰呆呆站在旁边,便从洪辰腰间抽出了逐流光,一刀斩下了商驰晖脑袋。

“别难受啦,跑路再说。”

季茶没再嘲讽洪辰,唰一下把逐流光插回刀鞘,探出铁爪把商驰晖的头也提了起来,又转身朝着道台府大喊:“里面的人给我听好了,吴信义和商驰晖两个狗官,一个为祸一方,一个作恶多端,我们是奉了神勇无敌天威大将军戴万山的命令,将他们杀了,好造福本地百姓大虞黎民,和大名鼎鼎的采茶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啊!”接着右手拉起还在发呆的洪辰,咻地跃过了一座房屋。

巡天监之人还未跑远,见两个凶手已经走了,便回到街上,围着商驰晖的无头尸体,不知该怎么办。柳泉从道台府里跑出来,身边跟着几个道台府卫兵,手里着捏着半截断掉的铁笔,对他们道:“快收起商大人尸体,那两个贼人就不要派人追了,以免引起城内恐慌。再说,寻常士兵追上他们也杀不过,只会白送了性命。”

一名巡天监年轻官员忽然道:“戴万山派人刺杀商大人,这是要造反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天威城,去通知上头缉捕戴万山。”

柳泉皱眉道:“杀了商大人和吴大人的那个,拿着有名的日月无双刀,分明是伐竹客,另一人一听口气就知是行事招摇的采茶人,两日前他们刚在戴万山府上被武林群雄围攻,还伤了戴将军一条手臂,显然这次是来陷害戴将军的。”

那年轻官员道:“柳泉,你怎不知他们是反其道而行之?目的就是让我们陷入误区。他们这么明显地陷害戴万山,实际上就是帮戴万山脱罪啊!”

其他人也附和称是:“没错,他们一定是这么想的。”“好个戴万山,害怕受到重罚处置,竟想出了如此歹毒的计谋!”“在巡天监做官实在危险,随时都要面临被人杀害的威胁,朝廷给我们的年俸却很低,等回去一定要好好抗议一番。”

柳泉听得怔然失神,低头瞟了眼商驰晖的尸身,想起那日商驰晖还在这条街上对自己来了一次洋洋得意的教导,现在却再也不能说一句话,只觉得颇为嘲讽:瞧一瞧你教出来的手下,正想用你的命,来帮他们涨年俸呐!

城外,一匹快马“沓沓”驰入军营,停在大帐之前。马上是一名将军府卫兵,下了马便冲进大帐:“禀报将军,夫人说小姐害了急病,请将军速回府上一趟。”

戴万山正在和黄须将军布置城内的兵防轮换,一听女儿害病,连忙起身,问:“月儿得了什么病?有没有请大夫看?”卫兵说:“不知。夫人只让将军快些回去。”戴万山皱眉说:“月儿身体明明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害病?”

一旁的黄须将军却哈哈笑道:“大哥,这是嫂子找借口让你回去呢!明天你北上天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到现在还在跟我们在一起混,嫂子哪里愿意?兵防轮换我和其他人布置就好啦,你快回去陪嫂子罢!”

“夫人不会这么没用分寸,可能月儿是真病了。”戴万山摇头自语了两句,又向着黄须将军一拱手,“兄弟,那就辛苦你了。我离了天威城,你一定要和其他兄弟,把城内治安维护好。”

黄须将军一摆手:“大哥,你还不信我吗?快走罢,快走吧!”

戴万山和卫兵一起出了营帐,担心女儿病情,便骑了自己的乌骓宝马往城内赶。这乌骓宝马神骏无比,奔腾起来像一阵风,很快就把卫兵给落没影了。

马蹄踏过郊外土地,踏过城内石街,终于又踏到将军府当中。戴万山下了马,一名婢女走过来说:“夫人在书房等你。”戴万山急匆匆走到书房,推门一看,却见两颗血淋淋的人头,放在正冲门口的桌子上。

灯笔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