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 叶凡发飙了



作品:《都市最强仙尊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叶凡平生最恨的就是别人算计自己。

“好啊,这次合作什么都是你李公子占便宜,那我有什么好处?总不能我自己杀了我自己的仇人,你坐收渔翁之利,倒是还落得一个咱们合作?这天下哪有这样子的好事?”叶凡声音脸色语气全部都冷了下来。

李向真心里咯噔一下,这叶凡果然不是那群蠢货,难对付的很。

“叶公子,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叶公子您吃亏的,黄金百两,珍珠千颗,银子千两,公子可还满意?“李向真感觉自己给的已经够多了叶凡应该会满意了吧,毕竟自己如今的身价也是不多的,当时李成父子两个管着李家的时候可是把他们这个分支剥削的不得了。

如今刚刚缓过来一点,又要给叶凡这里送来如此多的东西,他的心脏都在抽痛啊。

叶凡冷笑一声,”你这是在打发叫花子?“这话一出,李向真彻底懵逼了,这还打发叫花子?如今叫花子都这样子值钱了?

是他见识太短,还是叶凡太过于狂妄了?

”那公子您是想要什么?“李向真没办法,他却是需要叶凡,虽然肉疼,心疼,连血液都跟着疼,银子啊,金子啊,其实他一两都不想拿出来。

但是为了他在李家的地位,为了他和他父亲在李家的地位。

叶凡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三把圣剑。”

李向真彻底抓狂了,“呵,叶公子您这未免有点狮子大张口了吧。”气氛陷入了僵局,一副剑拔弩张的气氛,让人好生紧张,可怕可怕。

“少一把都不行,而且不仅仅是李公子你会录音。”叶凡亮了亮手里的录音石头,“我倒要让大家看看,这李家贵人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人,手足相残,好生精彩,哈哈。”叶凡说完便离开了茶馆。

哗啦啦,桌子上的茶具全部都碎了,这次不是摔得,而且李向真气到极致,内力外泄,震碎了这屋子里的大部分东西。

茶馆老板心在滴血,好在刚刚在李成那里讹来不少银子。

“该死,该死,既然摆了我一道。”

李向真气愤不已,叶凡,这笔仗他绝对要加倍奉还。

叶凡走后,张破三上了楼,“小主子,您不必生气,就算不用那叶凡,这李成也活不了,如今您愿意,老夫愿意助您和主子一臂之力。”

“三伯伯,父亲意思是让我来拉拢叶凡,叶凡是个强者,李成就是我们拉拢的幌子,但是但是我今日竟然被他摆了一道。”李向真气的恨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张破三张了张嘴,没说话。

“三伯伯,你知道哪里有圣剑吗?“事情到了现在,李向真也只能按着叶凡的要求来了,圣剑他听说过,难得的好东西,但是到底去哪里找呢,他还真不知道。

张破三愣了,”小主子,您要您要圣剑?“

张破三知道圣剑,但是这东西恐怖很难找出来吧,他有生之年就见过一次,那个人已经消失了好多年了。

张破三告诉了李向真哪里可能可以找到,还别说,按地方李向真还真是听说过,雪莲高山上,住着个叫做雪莲的怪女人,那女人是个难得的铸器师,这圣剑,估计也只有她可以造出来了。

叶凡嘴角带笑,没想到在这多待会还真是对的,竟然真的套出话来了。

李成,那就让他在蹦跶几天吧。

叶凡心情不错,那雪莲山上的碧春凉茶叶凡也带走了,这等好东西拿回去给家里的女人们尝尝,禾淼淼是个喜欢喝茶的,她绝对喜欢。

还没进争霸小酒馆。里面便传出超级大声的争吵声,带着人们的吼叫,慌乱的惊叫,东西的碰撞声。叶凡一下子急了,瞬间便进去了。

站在门口守门的都没反应过来。

争霸小酒馆如今已经乱成了一片废墟,哪里还有什么儒雅风,哪里还有什么精致的装修,该死。

酒馆里面,站着两只狮子在吼叫,狮子?叶凡细细一看,竟然是两只狮子精,好,不知是何方神圣请过来的东西。

这东西等级不低,怪不得冷无双红石禾淼淼三个人都不是这狮子精的对手。

而且禾淼淼竟然还受伤了,这狮子竟然伸出那满是倒刺的石头想去舔禾淼淼娇嫩的脸颊?想死,这要是真的被舔到了那禾淼淼绝对就毁容了,她是多么宝贵那张漂亮绝伦的小脸蛋啊。

嗖,嗷嗷嗷……一道蓝光闪过,冰寒件变幻成两把利剑朝着两头狮子精飞去直戳狮子精的心脏,瞬间狮子精倒下。

“找死。”叶凡窜到禾淼淼身边,把三个女人护在身后,“受伤了吗?”

三人见叶凡回来了,脸上的笑是藏也藏不住,那“没,我们都没受伤,还好你回来的快。”叶凡走到那狮子精身边,掌心中传出点点红光,两枚碧绿的珠子从狮子精身上跑了出来。

握着手里的两枚珠子,那珠子触手升温,摸起来非常的舒服,叶凡欣喜不已,这次是阴差阳错的捡到好东西了。

在看了看这周这片狼藉,那点好心情没有了。

这狮子精已经被打死了,现在就是想问点什么也肯定是问不出来的,禾淼淼看着身上带着血的叶凡,虽然那血是狮子精的,但她还是担心的不行,“叶凡,你受伤了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伤到哪里?”禾淼淼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半天。

叶凡对禾淼淼笑了笑,“没事,我没受伤,不要担心,我真没事。”叶凡把禾淼淼挽在怀里,见大家都没受什么伤,叶凡这颗心才彻底回到胸腔里。

禾淼淼强打起精神,把店里的顾客都送一一安排好,送走了,好在没有受伤的,处理起来还是比较容易的。

等人都走了,屋子里就剩下他们这几个人了,看着这满地的狼藉,禾淼淼苦笑,“咱们这小酒馆玩完了,这个样子了,肯定是全部都毁了。”

叶凡摸摸她的头,“没事,我们装修装修一样开,等找到到底是谁做的,我绝对不会轻饶他,到时候让你出气好不好。”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