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 顾云卿的怒火



作品:《重生之辣媳当家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江挽月的确有自己的打算。

她让谢余亮跟踪戚尧一段时间,并不是非要行不轨之事。

只是单纯想了解这个少年平日里究竟在干些什么,活动轨迹是什么。

她其实也很好奇,沈柠那么一心维护的魔鬼少年,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与前世有没有本质的不同和改变?

她自己亲身跟踪过,可是精力有限,所以就拜托谢余亮去跟着,为的就是全方位了解那少年的情况。

如果那少年已有魔鬼的潜质,她当然是要第一时间将恶魔的种子扼杀在摇篮里。

可是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那个少年的生活跟普通孩子无异。

每上学放学,两点一线。

她还亲眼见过这个少年出手救下大安茹。

她更看见过那少年背着受了惊的茹回家,像个邻家大哥哥一般,模样温柔。

江挽月承认,最开始的杀机,到如今已经开始动摇。

但是这并不能让她完全放弃。

毕竟前世那个疯魔的戚尧破坏性实在是太强大了。

谢余亮很不解江挽月的作法,“你到底要干啥呀?”

沈柠:“你别管了。”

“挽月……”

江挽月有些苦涩地:“谢哥,我也不瞒你,我这一辈子执念太深,害人害己。”

“你到底……在啥?”谢余亮完全听不懂。

江挽月咬了咬唇瓣,犹豫着开口道:“我爱上了一个人,我愿意为他生为他死。”

谢余亮的表情彻底垮了,整个人也跟着石化起来。

爱上……一个人?

难道是……那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少年?

他就呢,怎么就好端端让自己去跟着一个少年,原来是……挽月她居然……居然对一个孩子起了这样的心思……

谢余亮捂住脸,很不能接受这样让人痛心疾首的事实,苦口婆心地劝道:“挽月,你别犯傻了,你们俩不合适……”

江挽月笑得凄凉,“连你也觉得我和他不合适么?是啊,我和他就没有一个地方是合适的,我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可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哪怕我知道他铁石心肠,哪怕我知道他不会爱上我,可我就是愿意为他飞蛾扑火。”

谢余亮崩溃了,“你……既然都知道你们两个没可能,你就赶紧打住吧,人家爹妈要是知道了会气疯的。”

那少年都没成年,任哪家父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一个大那么多岁的姑娘惦记着,谁受得了啊?

听到这样的话,江挽月的表情愕了愕,“气疯?”

难道她的喜欢在谢余亮眼里已经是这样的不堪了吗?

随即挽月又苦笑起来,果然是当局者迷啊!

她的过去,她黑暗的曾经,都是实实在在不可抹杀的污点。

别顾云卿,哪怕是顾云卿的父母大概也是不可能会接受她这样的过去。

谢余亮继续苦口婆心劝道:“对啊,肯定得气疯,挽月,别白费心思了,不值得的,咱还是好好赚钱比较实在,别想不该想的,以后你一定会遇到那个最适合你的人。”

他怎么都没想到,挽月居然会对一个比自己那么多的孩子动了真心。

哎……

真是造孽哟!

作为生死之交,他必须要将挽月拉回正途来,不能让她一错再错。

“钱?呵……”江挽月虚浮地笑了笑。

赚钱只是她的消遣。

前世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

填满不了她空虚的内心。

她跟沈柠一样,一辈子都过得不快乐。

沈柠是痛失所爱。

而她既是爱而不得又一直在失去。

谢余亮,“走,喝酒去,没有什么是一瓶酒解决不聊事儿,如果有,那就两瓶。”

江挽月轻笑出声,“好啊!我请客,感谢你这段时间一直帮我。”

“咱俩谁跟谁,什么谢。”谢余亮现在只想让江挽月把不该有的心思给摁灭了。

两人一起并肩走去酒馆。

而不远处,恰好停了一辆车子。

顾云卿嘴角蔓延着无尽的苦涩。

他想笑,却又笑不出来。

抖着手取了一根烟。

他不惯抽烟,缭绕的青烟呛得他直咳嗽。

分明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分明知道她是故意勾搭他来报复江佩珊。

这个女饶嘴里就没有一句是真话。

可胸腔里的那颗心脏还是不受控制的颤动着。

他邪气地叼着烟,握紧方向盘,猛然调转方向,直逼那对男女而去。

江挽月和谢余亮正有有笑的过马路,那刺耳的刹车声陡然在耳畔响起,谢余亮几乎是下意识将江挽月推开,把危险留给了自己。

江挽月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谢余亮以为自己要被撞死了,可是一睁眼,便瞧见顾云卿正用阴测测冷森森的眼睛盯着他,吓得谢余亮双腿发抖,直吞口水。

江挽月赶紧将谢余亮拉到路边的安全位置来,然后去找车主算账。

车窗滑下,江挽月正怒气勃发,乍一看是顾云卿那张清冷俊秀的脸,顿时懵了,“你酒驾?”

他不是个开车莽撞的人,像这种大白开车差点撞到饶事情,江挽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象是一向严谨自律的顾云卿能干得出来的事。

顾云卿冷笑,也没多一句话,调转了方向飞速离开。

谢余亮跑来问:“是那个顾家大少?”

江挽月点着头,低头细细想了想,这家伙是怎么了?

难道是……

应该是沈柠对顾云卿了什么,所以顾云卿特意跑来找她算账。

不怪她怀疑,主要是时间点掐得太好了。

可沈柠究竟对顾云卿了什么,会让顾云卿这么大动肝火来找她呢?

转念又想了想,顾云卿极少喜怒形于色,不大可能为了一个少年来找她算账。

或许是为了江佩珊。

江佩珊惯会巧言善辩,八成又是在顾云卿面前了什么博了同情。

江挽月心思百转,电闪之间想了很多,谢余亮毫无所觉,心有余悸地:“走吧,喝酒压惊去。”

“嗯。”

谢余亮捂着怦怦乱跳的心脏,“我觉得我的魂都要被吓没了,刚才我差点以为自己要上去了。”

“谢哥,你对我果然是真爱啊。”江挽月很感动谢余亮能为她做到这种程度。

大概前世今生,这个男人是对她最好的。

谢余亮羞涩地红了脸,“我就是下意识这么做,我是个男人嘛!换成其他人,我也会这么做。”

江挽月莞尔,“走,请你吃大猪蹄压压惊。”

“成啊!”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