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闲话家常



作品:《商女状元:龙君宠妻套路深

管家闻言,应了一声,连忙走了进去。

岳和章蹙眉道:“我也进去看看吧。”

“还是别了,我刚才已经和燕大人辞行,他今(rì)悲痛了一场,正要休息呢。”

岳和章闻言,一顿:“也罢,明(rì)/我再来看他,我们现在先走吧。”

宣微扬唇淡笑,跟在岳和章(shēn)后,一道离开了燕家。

岳和章倒想问问,在前厅里面,宣微都和燕亭山说过什么,他只听到燕亭山在里面不断哭泣,有那么一两声,哭得撕心裂肺肝肠寸断,听得他心里都打了个颤。

可是宣微却缄口不言,什么都不说,任凭岳和章怎么旁敲侧击,怎么直接询问,她都不说那些话,只说燕大人心慈,和兄长一家感(qíng)甚笃,其他就是不说。

偏偏她还是一副笑模样,好说话的样子,把岳和章气得够呛。

岳和章算是发现了,她看似始终带笑,很好说话的老好人模样,实际上一点都不好说话,但凡是她不愿意说的,她这张嘴便是撬也撬不开。

问到最后,他索(xìng)歇了心思,直接回了府衙。

宣微跟他到了开封府衙外,便和他提出告辞,左右也没她什么事了,她也出来一天了,岳和章便没再留她,让人送她回林家。

宣微婉拒了岳和章的好意,说是打算步行,看看东京府内的风光,便自己一个人,离开了开封府衙所在的街道,晃晃悠悠地走了。

但她刚走过一个街口,就看到陆景州带着个长随模样的小童,站在路边,在说着什么。

看到她出现,陆景州一点都不以为,径直朝宣微走过来。

宣微笑眯眯地在原地等着。

陆景州打量了她一番,柔声道:“刚从府衙出来?”

宣微嗯了一声,“去了一趟祭酒燕大人家,这桩事就算完了,接下来若是没其他事的话,我打算闭关了。”

陆景州略带了一些笑意:“怎么,打算好好读书?”

“是啊,我得备战会试了,再不努力点,我这状元可就得易主了。”宣微自我揶揄道。

一旁的小童,看着他们一副熟稔的样子,忍不住眨眨眼,看看陆景州,又看看宣微,想让旁人不注意到他的神(qíng)都难。

陆景州便只好介绍了一下:“这是我祖父指给我的书童,慎言。”然后又看向慎言道:“这位是临安城的解元,宣公子。”

慎言打了个千:“小人见过宣解元。”

宣微稍稍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陆景州便笑着问道:“你这跑了一(rì),大约还没好好吃饭吧,正好我在这清雨楼点了一桌子菜,宣兄若是不着急的话,不妨陪我用一些?”

宣微配合地拱了拱手:“那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景州便带着宣微往里走。

慎言知道少爷是打临安城来的,只以为少爷和这位宣公子有些交(qíng),听闻宣微又是解元,便颇为恭敬地跟在二人(shēn)后,没有多想。

陆景州一如既往订的包厢,在二楼。

宣微随他一边往二楼走,一边好奇地问:“本朝有律法,父母在,不分家,你祖父在京中,为何你们在临安城啊?”

“我祖母和祖父年轻时闹了不快,虽未和离,便一直长久分住两地,我爹舍不得母亲孤苦一人,就留在了临安城,叔父是外放到了苏州城,待任期满,就会调回京中的。”陆景州解释道。

宣微好奇地眨眨眼,“什么不快,能让你祖父祖母分居两地那么久?”

“祖父年轻时,(ài)慕一名雅(jì),非她不娶,为家世所累,娶了祖母,一直与祖母不睦,后来祖母得知祖父外有雅(jì)为外室,心有不快,与娘家诉苦时,就说了这个事,我祖母娘家三个哥哥,最宠这一个妹妹,便出了个混账主意,趁着祖父不备,偷偷将那雅(jì)打死了。”陆景州压低声音道:“我祖父得知后,以为是祖母的主意,差点休妻,虽然被父母阻止没能成事,但两人本来就没多少的感(qíng),(dàng)然无存,祖母也生气于,祖父为了一个雅(jì),连家族脸面都不顾,放言至死不离开祖祠和临安半步,不愿再和祖父怨怼相对。”

听到陆景州把家里的秘辛,都跟宣微说,慎言赶紧低着头,当做没听见。

这种家族秘辛,知道的越多,小命玩完的越快。

宣微闻言,咂了咂舌,“那这件事是你祖父的不对,你祖母倒是有烈(xìng)的。”

“是,祖父后来也懊悔,不该那么对待祖母,调任来京中后,想把祖母接过来的,但祖母犹记当年誓言,至死不肯前来,就落得两人相隔两地,后来又(yīn)阳相隔。”陆景州淡淡地道。

宣微却有些感叹:“你祖母这一生,算是被你祖父毁了。”

陆景州温声:“正因为如此,祖父也是常年修(shēn)养(xìng),家中一个姬妾都没有,算是弥补吧。”

“人去才去弥补,没有意义。”宣微不赞同陆景州祖父的所作所为,但这话只是个陈述,也没有任何批判的语气。

陆景州笑:“罢了,走吧,去吃饭。”

宣微嗯嗯两声,兴冲冲地跟在陆景州(shēn)后,进了包厢。

这清雨楼的菜,比较清淡,但都是京中美食,宣微吃的还算爽口。

有慎言在,两人相处就如同平常交好的学子,并没有什么不同,待吃完饭后,陆景州就把宣微送回了林家。

在林家大门口分别时,陆景州嘱咐了一句:“早些休息。”

宣微挑挑眉,心照不宣地一笑:“知道了。”

随后,她就踏进了林家大门,但刚一进去,林老太爷那边得到消息,就把宣微叫去了书房。

看到宣微过来,林老爷子坐下来,直接问道:“听闻你今(rì)是跟着开封府的人去办案了,如何?”

“案子顺利告结,岳大人说,可以算是我的政绩,将来(diàn)试时,可一并说出来。”宣微谦逊乖巧地回答道。

林老太爷闻言,露出一抹喜色来,“当真?”

宣微温声:“岳大人所言,孙儿不曾添油加醋。”

“那可是一件好事。”林老太爷捋着胡子,笑道:“看来我们林家以后的前程,还要仰仗你了。”

宣微道:“外祖父言重,家里不是还有大表兄吗?”

林老太爷闻言,笑意淡了淡,叹了一口气:“你大表兄跟我说了,他要改姓胡,算是胡家的嗣子,以后承祧胡家的门楣,改字为子归。他这是在生我们林家的气,也是我们林家对不住胡家,这事我就(yǔn)了。”

“大表兄改姓,入嗣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