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6章 背水一战



作品:《火辣狂妻最倾城

第3516章背水一战

轻歌的声线发生了可怕的变化,沐卿雪完全愣住,一时间只觉得熟悉,没想起来是谁。

等沐卿雪反应过来惊恐地看着轻歌:“你是……女……女帝……?”

轻歌坐在一侧,为自己倒了杯酒:“你好像很惊讶?”

自然是要惊讶的!

夜公子和女帝完全就是两个人,谁都不会联想到一起去吧。

而且,三系同修……

难道说,女帝的真实天赋是三系同修?

沐卿雪惊讶无比,心口发疼,痛到脸上的五官都皱到了一起。

“小心点,别扯到了伤口。”轻歌道。

沐卿雪苦笑。怪不得在无极之地的时候,夜公子会留意她。

“灵虚匠师说沐如歌有女帝之才,这真是天大的笑话,沐如歌,怎比女帝?”沐卿雪苦涩地道。

她才算明白女帝的厉害,都说女帝的灵阶和精神领域天赋不错,没想到更加夸张的是暗黑一道,能叫降龙诛妖楼主惶恐。

夜公子的风流(yīn)郁,不见半点儿女人味,从未有人想过,那风流之下是女儿(shēn)。

“赤龙果能帮你抵御命星劫,你怎可把赤龙果给皇甫齐呢?”沐卿雪不解地问。

轻歌打着哈欠,白嫩的手掌轻拍了唇:“一枚废果换三十座城,这买卖可不亏。”

沐卿雪瞳眸紧缩似是明白了轻歌的话,好半天过去,才问:“在无极之地的时候,你手握赤龙果是在拖延时间对不对?”

“聪明。”

“哈……那群蠢货还在为一枚废果争得你死我亡,可笑,太可笑了。”沐卿雪笑到眼泪飞溅:“女帝,帮我一个忙。”

“你说。”

“灵虚匠师和沐如歌想要赤龙果,那赤龙果对于沐如歌来说非常重要,他们不惜一切也要拿到赤龙果。”沐卿雪道:“现在降龙国王还不知是一枚废果,不如将计就计,让沐如歌拿去,到时,谁也不知究竟是何人将赤龙果变作废果的,花无泪也能安稳地拿下三十座城池。”

“你想引起灵虚匠师和降龙的干戈?”

“正是如此。”

沐如歌摘掉了缠在伤口上的软布,走了出去,“我要去见灵虚匠师。”

“你现在(shēn)受重伤,伤口距离心脏不到一寸的距离,等伤口好了些再做打算,别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轻歌阻止道。

“后(rì)便是国王的生辰宴了,我必须现在去,女帝,帮我,请你夜探降龙王宫,明夜告知我赤龙果的具体位置。”沐卿雪说。

“不可。”轻歌摇头:“灵虚匠师自有我来对付,你不必为此扰心,且留在先皇旧府好好疗伤吧。”

“女帝,我知你好心,可我这条命,早就破碎不堪了。生和死,都不痛快了。”

沐卿雪执意如此,轻歌叹息,只好任由她去。

临走之前,沐卿雪凑在轻歌的耳畔,低声说:“我无意中看见过沐如歌的脸,和你一模一样,隐隐听他们说过有关命星劫的事,女帝务必保重。”

沐卿雪走出先皇旧府直奔长街的一个客栈,自从发生了白天的事后,灵虚匠师和沐如歌也没办法厚脸皮地住在上官府,只好就近找了个还算不错的客栈住着。

灵虚匠师看见沐卿雪时,气不打一处来:“你还有脸来见为师?”

沐卿雪倒在地上,捂着左(xiōng)膛的伤:“师父,救,救我……”

“滚出去,为师不想看见你这个孽障。”

“我知道赤龙果在何处。”沐卿雪的话音才落,走进屋子里面的灵虚匠师再次出现在沐卿雪面前。

灵虚匠师把沐卿雪扶起来,在桌前坐下:“卿雪,你方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赤龙果不是在胧月(diàn)吗?”

“是在胧月(diàn)不错,不过胧月(diàn)戒备森严,重重守卫,机关多多,想要拿到赤龙果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沐卿雪道。

“你今夜是去胧月(diàn)了?”灵虚匠师问。

沐卿雪点头:“我夜探胧月(diàn),发现了其中的奥秘,却被王宫的人追杀,险些惨死。师父,今(rì)之事你不要怪卿雪,卿雪若不出此下策,没办法跟上官府脱离干系,到时你拿到了赤龙果,我希望你能把我也一起带走。”

“好,你放心,你和如歌都是为师的徒儿,拿到赤龙果后,为师会把你们一同带走。”

“……”

深夜,寂静。

先皇旧府里飞掠出一道(shēn)影。

轻歌足踏砖瓦,用幽冥花的暗黑气息裹着自己,不动声色地冲进了王宫,去往胧月(diàn)探了个究竟。

赤龙果在胧月(diàn)的暗格内,需要对应的机关和特制的钥匙才能打开,轻歌一眼便能看穿。

轻歌将机关的图纸画下,再回到先皇旧府炼制了一把相同的钥匙,再由柳烟儿送往客栈交给沐卿雪。

沐卿雪拿到东西后,在客栈躺下,将图纸和钥匙记得清清楚楚。

她将钥匙收起来,重新用笔墨画了一张相同的图纸,再将轻歌所画的图纸烧毁。

清晨时分,沐卿雪拿着风干了墨水的图纸来到灵虚匠师的房前,有气无力地抬手敲门。

“卿雪,你……”

“师父,我把图纸画好了,赤龙果藏在暗格里面,这张图纸上画着里面的机关,想要拿到赤龙果,还需要一把钥匙,我把钥匙抢走了的,可是遗落在地上,今夜我会原路返回去捡那把钥匙。”沐卿雪道。

灵虚匠师拿起图纸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轻拍沐卿雪的肩:“你真是为师的好徒儿。”

随着灵虚匠师的手拍在沐卿雪的肩上,沐卿雪口吐鲜血,(shēn)体越来越差,可惜灵虚匠师的眼里只有机关图纸。

沐卿雪面色苍白小声地喘着气,“师父,我回房歇息了。”

“去吧。”

沐卿雪回到口中跌坐在地吐出一大口血,立即拿出轻歌赠与的丹药塞进了嘴里。

现在还不能死。

她还活着,笑看那些人的死。

沐卿雪背部靠着墙面,仰头凄凉的笑了。

“师父啊,你一手创造的,卿雪会亲手毁了。”

沐卿雪扶着墙来到(chuáng)榻,再服用了几枚丹药才躺着休憩。

她得调养好(shēn)体,得养精蓄锐,再背水一战!

上官睿已经被废,就差沐如歌这对师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