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1章 有什么资格



作品:《盛宠甜妻:老婆,该睡觉了

看他这幅样子,陆阎绝不由冷笑。

“舅舅,到底要怎么选择,那是他们自己的事,你这样着急做什么?”

着急?他能不着急么?眼看着这事就要成了,结果却突然变成这个样子!

陆阎绝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眉眼间的鄙夷不加掩饰。

虽然他只不过找了几个股东,但是这几个股东却是在陆氏极有分量的,换做他们去开口,效果比他自己去会更好。

而那些股东果然也没让他失望。

这些天他虽然按兵不动,但却一直让魅影关注着这些人的动向。

“青山遮不住,大江东流去,舅舅,这个座位,本就不是你该做的位子,董事长这个职务,也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你当初若是安分守己,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但是你却不甘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对你的忍耐,那我也只好大义灭亲了。”

“你——”陆宏远的心底顿时怒火滔天,愤怒的火焰几乎要从他的眼睛里蹦出来。

这时,在场的几个有分量的老股东都纷纷开了口。

“当初陆老爷子就说过,整个陆氏,都交由阎绝来掌控,阎绝这个总裁的位子,做的名正言顺,这几年,阎绝也为陆氏做了不少实事,陆氏能够发展的这么快,在英国、甚至在欧洲都如(rì)中天,都是多亏了他的带领,现在你想要从他的手中抢走陆氏的掌控权,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就是!这些年阎绝做的事大家都心里有数,那是谁轻易就能抹杀的?!”

“陆宏远,你这些年做了什么,难道以为大家都是傻子看不出来么?你费尽心机,不就是为了一个权字?这陆氏若是真落到了你的手上,会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

这些人你一言我一语,连珠炮似的朝着陆宏远砸过去,直把陆阎绝气得磨牙。

他没想到自己这么长时间辛苦经营的一切都化作了泡影!

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这样?!

他怒目圆睁,恶狠狠的盯着那几个原本已经归顺于他后又变了卦的股东。

“你们——你们以为跟了陆阎绝就有好结果了么?!这个野种能给你们什么好处?”

“哼!”有人冷哼一声,面色尽是不屑,“起码能够光明磊落的在陆氏,而不是像你一样,永远都是当面一(tào)背后一(tào)!”

陆阎绝唇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弧度,眼角上挑,睨着陆宏远。

“大势已去,陆宏远,你还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吧。”

他对他的称呼已经从“舅舅”变成了“陆宏远”,这不客气的意味,在场的股东都听得出来。

陆宏远也知道自己如今是翻不了(shēn)了,纵使再不甘,也不得不先行离开。

他的脸色难看的像是吃了苍蝇,咬着牙最后怒瞪了一眼陆阎绝,随即绕过他大步离开。

看着他丧败的背影,陆阎绝的眼底划过一抹精芒,随即将视线重新落回到在场的股东(shēn)上。

他神色自若的坐在首位上,视线凌厉的在众人脸上转了一圈。

一时间,偌大的会议室里噤若寒蝉。

片刻后,他这才幽幽开口,声音无波无澜,听不出什么(qíng)绪。

“在这里,对于大家的支持,我表示感谢,过多的话不必多说,眼睛放在实处,事办好了,那就是业绩,希望之后大家能够共同努力,陆氏,不是我一个人的,也不是陆家的,而是大家的。”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纷纷点头附和。

“陆总,您放心!从今以后,我们会一如既往的追随您,追随陆氏!”

“对!我们会共同努力的!”

陆阎绝神色淡淡轻轻颔首。

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开始进行工作汇报的时候,突然,他话锋一转,说出来的话着实让在场的人都震惊了一瞬。

“既然大家都认可我,那相信今后也不会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至于陆宏远这次的事件,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会尽快做一个最终的清理。”

清理?清理什么?

顿时,有些人坐不住了,神色微微显露出不安来。

陆阎绝将他们的神(qíng)都一一收于眼底,随即神色自若的起(shēn),整了整衣服,转(shēn)大步离开了。

……

回到办公室,魅影立即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主上,您为什么要把接下来要做的事说出来?这样的话岂不是给了某些人缓冲的机会?”

陆阎绝坐在沙发上,拿起秘书刚刚端进来的咖啡,先瞥了她一眼,才漫不经心的喝了起来。

待到一杯醇香发苦的美式全部入了胃,他才不紧不慢的放下杯子,慵懒的仰靠在沙发里。

“就算我不说?他们就以为这件事过去了么?”

这倒是把魅影给问住了,她微蹙着眉,没吭声。

陆阎绝也不在意,自顾自的说下去。

“我坐稳了这个位置,自然要大肆清剿如今陆氏内的蛀虫,尤其是陆宏远的眼线,必须一个都不留的拔除,这一点,我相信他们心里都有数。”

“名单上的名字,虽然已经威慑住一部分,也可以为我所用,但有些人,今天之所以没举手,是因为受到别人的影响,而不是心甘(qíng)愿的臣服,这样的人,陆宏远(rì)后自然还会去收拢,我若是继续留着,只会给自己找麻烦,不如趁着这次机会,干脆一下子清理掉,永绝后患。”

“那您为什么……”

“只有他们乱了,才能自己露出马脚,慌乱中最容易出错,到时候一网捞近了,省时省力。”

魅影明白过来,点头去忙了。

……

过了没多长时间,墨封诀就得知陆氏集团的(qíng)况了。

“陆阎绝这些天不动声色,就等着今天呢,陆宏远还以为自己今天就能彻底推倒陆阎绝,却没想到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白忙活了那么久。”

墨封诀对此并不意外,看着窗外的风景,眉心舒展。

“他若是连这么点能力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坐稳陆氏?”

凌越点点头,“这下董事长总算能放心了,他昨天还打电话过来问过(qíng)况,听起来还是蛮担心的。”

墨封诀挑了挑眉,声音无波无澜。

“那一会儿你给他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