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作品:《心有明月光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杜兰真应下杜磊的请托,带上族侄一起去非鹤楼,但实际临行之时,却不是两个人一起走的。

偌大一个极尘宗,总不至于只有杜兰真一个人想去非鹤楼夺牌,以杜兰真的处事和性格,也绝不可能刻意避免与旁人的交集。无论从安全性还是社交性来考虑,杜兰真都会选择和其他人结伴而行。

杜君芝虽然很得杜磊的看重,但既然已经被杜磊委托给了杜兰真,自然没有越俎代庖为前辈做决定的资格,杜兰真说要和同门一起去非鹤楼,甚至都不需要告知杜君芝。

但出于性格,杜兰真还是提前通知了杜君芝一遍。

真的等到要离开宗门的那一天,跟着杜兰真的却不只有杜君芝一个人。

“师叔,那是卫师叔啊?”蒲艺琼好奇地拉了拉杜兰真的衣袖,朝着不远处和人谈笑风生的卫衔,小声问道。

“怎么,难不成你还是卫衔的小迷妹?”杜兰真挑了挑眉,眉眼中带着笑意,打趣般地问道。

“我怎么说也是师叔你的迷妹,怎么会是别人的迷妹呢?”蒲艺琼斩钉截铁地说道,“我不过是好奇罢了——我可听说,这位卫师叔在宗门内很有些威望,特别讨各路师姐妹的崇拜和女师叔的青睐呢!”

杜兰真闻言,朝卫衔望了一眼,后者若有所觉,回头望了她一眼,与她目光对上,仿佛无事发生过一般,又转过去跟人说话了。本来同他说话的人顺着他的目光望过来,正好与杜兰真目光对上。

杜兰真微微一笑,朝那人点点头,得到那人礼貌的还礼,便再无交集了。

“怎么,你对这八卦有兴趣?”杜兰真笑道。“这可不像师姐了。”

蒲艺琼是温海蓝的弟子,杜兰真临行前被温海蓝打包塞过来见见世面。

“师叔,我就八卦一下下嘛!”蒲艺琼眨眨眼,凑到杜兰真身边,抱着她的胳膊歪缠起来,“师叔,你就跟我说说呗?”

“我能同你说什么?”杜兰真无奈地道,“我什么也不知道啊!”

这是假话。

杜兰真回到宗门大约也有五年,并不是一直在闭关修炼、与世隔绝,正相反,她在宗门内一直现身指点炼气期弟子,一方面在宗门内积累声望,一方面,也因此比其他筑基修士更加消息灵通。

蒲艺琼好奇的,无非就是卫衔的风流韵事,以及他与某些师姐妹之间是否有过暧昧罢了——比如她眼前的这个。

对于宗门弟子的八卦,杜兰真深感无聊——当然,这有可能是因为她深处八卦中心的缘故,毕竟,卫衔身边最耀眼的女修必然是她。而对于卫衔的处事,她也觉得有所偏颇,但毕竟是多年好友,别人的行事,只要不碍着她,她也就保持缄默了。

“我听说,最近余嫆师叔和卫师叔走的很近。”蒲艺琼轻声道。

“是吗?”杜兰真打定主意不予置评,因此随口问了一句。

“听说,这次是认真的。”蒲艺琼强调道,“卫师叔和她已经双宿双飞了!”

杜兰真刚刚还说不表态不置评,现在听了这话,半边眉毛不由得高高扬了起来,“真的假的?”她怀疑地望着蒲艺琼。

这件事杜兰真没有听说过,但她自忖对卫衔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并非见色起意,也绝非管不住下半身,他之所以会在宗门内传出这种事,是因为他觉得无所谓。

杜兰真有野心,从她认识卫衔的那一天起,她便知道卫衔也有野心,否则,两个人是不可能成为好友的。

卫衔想做下一个宁潇鹤、乐正初,这是他从未明说,不与人言,但杜兰真一清二楚的事情。

卫衔在宗门里的风流名声,多半是因为他确实交游广阔,自身也确实出挑,确实很能吸引一些怀春少女、凡心过甚的师姐妹。卫衔不会明确拒绝,因为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对于卫衔的这种做法和想法,杜兰真不太敢苟同,但双方明显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有她枉做恶人的道理。再看卫衔虽然有点不清不楚,但他绝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更不会惹到杜兰真身上,杜兰真也没那个必要和他割袍断义了。

虽然杜兰真现在除了得道成仙,其余任何欲望都是无关紧要的,但她一想到以前也不是没有过随生随灭的浮念,自觉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

况且,她很清楚,这世上一心一意得道成仙的人不多。绝大部分人是很割裂的,一方面对得道成仙很艳羡,一方面也恋慕其他的东西,正因如此,道心坚定才是如此可贵,不是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的。

有人一心向道,也有人只想逍遥闲散、快活一生,杜兰真管不着、管不到,也不想管。

世界这么大,能容得下一心向道的人,总也能容得下追求其他东西的人。

她无意批判,也无意居高临下,除了尊重,她什么也给不了。

爱情、亲情、权势、财富这些当然都很好,有人当做毕生追求也是不错的选择。

只是为她所不取罢了。

她浅尝辄止过,期待过、感受过、拥有过,这就够了。

最后的一切,还是要落到她的大道上。

蒲艺琼还在那里说话,“是真的,我之前见到过余嫆师叔和他来往。”

杜兰真轻轻蹙了蹙眉。这不像是卫衔会干出来的事情。她想着,忽然脸一板,伸出手来,在蒲艺琼脑门上用力敲了一下,“小丫头片子,一天到晚都在关心点什么?改天我得好好问问师姐,她那种恬淡的性子,怎么养出一个聒噪丫头的!”

“蒲师姐,你又被杜师叔给训了哈哈哈!”远远地站着聊天的几个炼气期弟子一直暗搓搓地偷看她们,此时见蒲艺琼被杜兰真敲了个板栗,不由哄笑起来。其实他们都认识杜兰真,但碍于她的美貌、修为和大的离谱的名声,不太敢凑上来搭话,只能羡慕嫉妒恨地望着蒲艺琼和杜兰真谈笑。

现在看到蒲艺琼吃瘪,他们便忍不住有点拉近距离之感,知道蒲艺琼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便远远的嘲笑一番。等到杜兰真朝她们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不由更加兴奋了。

“师叔……”蒲艺琼委委屈屈。

“好好修炼你自己的吧。”杜兰真话里并无责备质疑,只有点无奈。她知道蒲艺琼是很认真优秀的,也相信温海蓝的教学水平,因此,她只是不想聊这个话题而已。

她慢慢回过头,望了卫衔一眼,后者还在和人聊天。她下定决心,要去证实一下蒲艺琼的最新消息。

如果事情上真的,那么她要么送上祝福,要么,只能疏远她从小到大最亲密的朋友了。

她可以接受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但不能接受一个玩弄别人来达到野心的朋友。l0ns3v3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