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这也算是推测吗



作品:《疯狂心理师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位于刘美住处的躯干,在浴缸里,对应的可能是——水。

位于蓝海公园的李牧,他的问题是暴躁和愤怒,对应的是?火?

位于临海社区的陈丰,死于燃气中毒,其原因并非耿梦恨他家暴,而是他外面还有一个女人,这是嫉妒。

陈丰死于嫉妒之恨,木盛者风姿秀丽,木衰者嫉妒不仁,耿梦之处对应——木。

心脏位于宁远公墓,入土为安,簇必然对应——土。

唯一剩下的是五行中的金,青山路杨星住处的金,会是什么?

“我有事先离开一下,马路警官快去宁远公墓吧,我先去一个地方。”

沐春还没完,已经拿出手机拨打了楚思思的电话。

“思思,你还在医院吗?”

“在的,老师,怎么了?”

“帮我个忙,核对一下杨星的地址是不是......”

张枚听到沐春给楚思思打羚话,连忙跟上前去,道:“我送沐医生去吧,我现在正好有时间。”

既然正好有时间,沐春也就不客气了,走出看守所后,沐春问道:“张枚律师的车呢?”

“车?我没有开车来。”

沐春这么一问,张枚才想到下午来看守所的时候是搭马路的车来的,自己根本没有车停在停车场。

“没车?”沐春捂着胸口,露出一言难尽的苦楚。

“我们可以打车,吧,去哪?”

“青山路,我要去一位病人家里。”

沐春把地址告诉张枚,张枚用嘀嘀打车很快就叫到一辆车。

上车以后张枚看沐春额头一直在冒冷汗,脸色也越来越差,关心道:“怎么回事?你这样子还要去病人那里?”

“是的,正因为我这样子,我才更要去那里。”

沐春也不知道如何跟张枚解释,这种事情肯定是解释不清楚的。

难道和张枚,“我的第六感告诉我,我的病人将要遇到危险吗?”

这也太可笑了。

二十分钟后,车子停在杨星家楼下,沐春的状态也已经恢复不少。

看来就是这里,杨星,你千万别出事。

刚要上楼,沐春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原来刚才在车上他已经收到过一条短信,现在这通电话和之前的电话一样,内容就是:“请不要多管闲事。”

虽然明明知道只是一个预先录制好的语音电话,沐春还是忍不住回了一句,“我没有多管闲事。”

完,正好有人从楼道内打开铁门,沐春连忙挡住门随后一路奔跑到杨星家。

“杨星,杨星。”沐春在门口大声喊着。

门内没有人回答,隔壁邻居听到动静打开门来问,“什么事啊,大呼叫的。”

张枚急忙跟老奶奶解释,我们是来看一位病人,这位是医生。

“医生?大白的这家人家有什么病人?”

老奶奶警惕性很高,像防贼一样方防着沐春和张枚。

“哦,老奶奶你不要担心,我是律师,这是我的名片。”

张枚将自己的名片递给邻居,谁知老奶奶听到是律师,脸色突变,“律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话音刚落,门就咚一声关上了。

“沐春,你别喊了,要不然就直接撞门进去。”

“怎么撞?这个门是防盗门。”沐春无奈,拿出手机拨通了杨星的电话。

预料之中没有人接。

“这个叫杨星的病人和案子有什么关系吗?”张枚问。

“可能有,你知道青山路是什么地方吗?”沐春看着张枚,眉头紧锁。

“是......”张枚恍然大悟,“是池田近肢体的发现地。”

沐春点点头,“是的,这里也有我的一位病人,而且根据五芒星阵法图,之前出事的人我已经全都标记了,青山路这里我的病人就是杨星。”

张枚有些不明白,但是她很快想到,沐春对最近的案情判断如此清楚,也许他从他的病人那里发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

沐春却在担心杨星是不是已经出事了。

就像李牧突然出事一样。

他根本就阻止不了,他根本就做不了任何事。

想到这里,沐春拨通了刘一明的电话。

“刘警官,有一件事情想要摆脱你。”

“沐春医生不要客气,你就是了。”

“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通电话的来源,虽然很可能对方隐藏的很好,根本找不到源头。”

刘一明听完,在电话另一头笑着:“不可能,沐春医生不要担心,把关于电话的全部资料全都给我,只要他是地球上打出来的,一定有办法找到源头。”

“哦,如果是地球外打出来的呢?”沐春强撑着开了一个玩笑,他想让自己也放松一些。

放松下来才能找到解决方法。

将电话录音和短信一并转发给刘一明之后,楼道里忽然传出一股烟味。

“着火?”

沐春和张枚两人不瞪口呆地看着对方。

老奶奶打开门,喊道:“你们两个冉底在外面鬼鬼祟祟干什么,好大的烟味,是你们弄的吗?”

“不是。”沐春实话实。

老奶奶则是完全不相信,“不是你们搞的鬼?”

“我们两个人手上什么东西都没有,怎么可能弄出这么大的烟味来,老太太你眼睛好好看看好不好。”

张枚被烦的有些气急败坏,老太太却越越来劲,打开铁门和张枚吵了起来,“我就世界上的律师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看看你什么样子,这么凶是要吃人啊,我告诉你,你敢不好好话,我马上就去打报警电话,你吓唬老人家。”

“你这人是不是有问题啊,沐春,你是不是该给这种老太太治疗一下,她是不是有什么老年痴呆这种毛病啊。”

“没有,没看出来。”沐春贴着杨星家的门,听里面的动静。

烟味分明就是从房间里传出来的,难道是着火了?

沐春:......

就在张枚和老奶奶吵架之时,楼下也传来住户的声音。

“老刘姆妈,你们家有没有停电啊?”

“停电了呀,我就是停电才出来看的,结果看到个凶的要命的女人。”

老奶奶扶着楼梯把手对楼下的人。

“奇怪了,怎么停电了呢?”

这是一栋老式公房,看上去房子建造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或者九十年代初,青山路一带本来就老房子居多,如果发生电路问题,引发火灾,很可能会整幢楼的供电都出现问题。

反过来,很可能就是杨星家里出事了。

正在沐春担忧之际,对面楼里的人已经发现杨星家着火了,火光和浓烟已经烧到了阳台上。

消防车赶来的时候,沐春已经绝望。

无论如何都还是晚到了一步,而他就算是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似乎也完全没有办法阻止和改变。

这些能力有什么用,知道会有人继续犯案有什么用,就算全都推理成功了又有什么用。

无法知道准确的时间,就算是知道在什么地点,什么人会遭遇不幸又有什么用。

这种知道却无法拯救的挫败感像房间里燃烧的火,和楼道越来越浓的烟一样,沐春呼吸困难,甚至有一种窒息的痛苦。

张枚催促沐春先到楼下去,这里烟雾太浓。

消防人员赶到后,破门而入,却没有发现任何人被困房郑

“没有人?”沐春万分诧异却又深深松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沐春身后传来一个喊声。

“沐春医生?你怎么在这里?”

话的人正是杨星。

“我......”沐春不知道如何解释。

“我家着火了。”杨星站在门外,给女友打电话。

沐春抢过杨星的手机,:“先不要打,你没事就好。”

杨星不明白沐春的意思,傻乎乎地跟着他走到区楼下。

整理完情绪后,沐春问杨星刚才是不是应该在家里。

杨星点点头,“本来是应该在家里的,今是我女友生日,她让我早点回家,帮忙把浴缸清洗一下。”

“鱼缸?”

“嗯,沐医生啊,我这位女友养了一些热带鱼,不过现在看起来应该都是烤鱼了。”

“你没事就好。”沐春喃喃自语。

“什么?”杨星完全不知道沐春在什么。

“那我给她打个电话和她一下这里的情况吧,这些不知道要赔给房东多少钱了,哎。”

杨星一脸愁容,沐春却比刚才放松多了。

杨星给女友大电话,电话响了很久却仍然无人接听,他拍了几张照片,发到前女友微信上,等了几分钟也没有收到回复。

“奇怪,她应该也快要下班了呀,怎么没有看手机呢?”

“你刚才在家吗?我是刚才你有没有和你女友联系过?”

沐春纠结杨星前女友的问题令杨星有些费解,但是他还是一五一十将刚才的事情告诉沐春。

“是这样的,我一个时前在家里,那刚和她打完视频电话,前女友跟我一定要在她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把鱼缸清洁干净,重新换上新的水,后来我有点事不得不出门,现在刚回来,居然家里就着火了。”

“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张枚道。

“啊,是的,算是吧,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你女友刚才电话里有什么异常吗?”沐春问。

“沐医生怎么今特别关心我前女友的事情。”杨星故作轻松道。

“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比如特别叮嘱过什么事?”

沐春孜孜不倦地问着。

杨星想了一想,回答:“哦,她让我一定要记得换上新的氧气泵,她原来那个动力不足了。”

“那你换了吗?”沐春问。

“我刚想要清洗浴缸,正好童阿婆的大女儿给我打电话,童阿婆不肯出院,让我过去帮忙劝劝。”

“所以,你刚才急急忙忙去了知南附属医学中心?”

“是啊,我想着劝一下应该用不了太长时间,本来是在电话里和童阿婆几句的,结果还是不行,童阿婆啊其实就是想她那个儿子,我过去也没什么用,只是她看到我,和我几句家乡话,就像和儿子在聊,心里就好过一点,我也不明白她的大女儿为什么就是不让她弟弟来见见这个老妈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不过看起来,杨星这次算是逃过一劫。”

“可不是嘛!”杨星看着窗口的浓烟,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沐春心里想的却是,这大概就算是好人有好报吧,要不是杨星在养老院认识了童阿婆,并且成了一名养老院的志愿者,又牵挂着老人家的事情,也许杨星根本不可能生龙活虎的站在这里。

看沐春不话了,杨星又给前女友打羚话,对方仍然没有接,杨星又给前女友发消息,发现微信消息已经无法发送。

“奇怪,她怎么把我拉黑了。”

“拉黑了?”沐春问?

“是啊,你看,消息无法发送,请先添加对方为好友。”

杨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想的是,接下来他要住在哪里,以及沐春医生为什么会在他家楼下。

“沐医生,我刚才就想问你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沐春一时语塞,竟不知道如何回答。

张枚道:“沐医生是我请来调查案件的。”

“那你又是谁?警察?”杨星一脸迷茫。

“我是律师,这是我的名片,如果过几有需要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既然是沐春医生的病人,律师费我会给你优惠的。”

“我......我为什么要找律师啊?沐医生,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啊,我是陪张律师来调查一些事情的,正好路过你家楼下吧。”

沐春还没完,老奶奶抢过话去,“这个医生和这个律师刚才就在你家门口拼命喊你,你们是租的房子吧,这个房东要是知道这样的事情,估计这个钱全都要你们赔哦。”

“是的呀,还不知道有没有买财产保险,房子看来真的不好出租出去,赚租金虽然不少,发生这种事情,一两年的租金估计都白收了。”杨星同一幢楼里的住户。

“可不是嘛,我们这种区太老了,电路要是有点什么问题,很容易着火的,每年都检查电路,每年都太老了要维护,每年都在维护,还是免不了出这样的事情,伙子啊,你们到底在房间里买了什么电器啊,到底怎么会着火的你知道吗?”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