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梦里终有他



作品:《瞳孔中的血魔鬼

一秒记住【烟云小说】输入地址:m.yyun.net

几朵夜里的黑云将这座被神秘覆盖的建筑给笼罩,它像是被镀上了一层岩浆的魔盒,即使很想去将其打开,可却忌惮于表面烫手的温度。

未知的光源将整个洋房给照亮,不远处一双血瞳和一双黑瞳正在紧紧盯着里面所发生的情景。在那可见的视野当中,原本还是空荡荡的一间房,但在片刻间却像是有了人了踪迹。

落地窗上的窗帘被风吹得一直摇晃,那洋房中被竟像是变了一番模样,刚刚还是维多利亚的装修风格,可在窗帘摇晃过去的瞬间,里面却变得像是一个婚房,到处都是红色。

果真是如同传闻中的那样,只见婚房显现过后,在那红色的床单上不知怎地就出现了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夜寒羽和楚梦菡看不清男子的样子,可他们却能够清晰地看到男子穿着红色的唐装式婚服。传闻中所讲,这里每天夜里是会有一对夫妻生活在这里。在男子出现后不久,接着在房间的一角中突然幻化出一个女子的身形,她同样也穿着一身红色的嫁衣,她的头被红盖头给遮着,可她却好像能够看清楚前面的路一样,知道那个男子在哪。

她迈动她小小的步子朝男子那边走过去,红盖头也被窗外的风给掀起一部分,但只流露出她的一个嘴角。见此番情景,楚梦菡背后已经开始冒出了冷汗,即使是夜寒羽在自己的身边,未免还是能感到一丝恐慌。而夜寒羽却在一直盯着房屋内的情景,见他的样子,像是看明白了这诅咒是怎么回事但是却想继续看接下来的故事。相比房屋内的所呈现出的情况,他更像是一个明明手里拿着钥匙却迟迟不肯将魔盒给打开的那个人,让人看不明白也琢磨不透。

房屋内的光似乎黯淡了许多,二人定睛一看,原来是那原本的光源不见了,此刻呈现出来的是里面被点燃的一根根蜡烛。

上次来这里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在凌青山家里看到有跟蜡烛有关的东西,因此恐怕这些蜡烛和刚才的那些灯光一样都是传闻中应出现的情况。

在房屋内的光暗下来一些之后,披着红盖头的女子同男子坐到了一起,紧接着,一阵戏腔便从那暗淡下来的房屋中传出。戏曲加上红色的嫁衣,尤其是在这黑色别墅之下,此处的环境便被渲染的更加慎人。

明明外面的风并不是很大,可落地窗上的窗帘却晃动的很厉害,那戏腔就像是夜里小鬼所吹出的唢呐,亡灵一般的曲子一点点传入楚梦菡的耳中,让她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紧张,她的每一根汗毛都树立起来,背后的阴凉感让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慢慢的,房屋里的灯光越来越暗,变得几乎看不见,而方才从那里面传出来的戏腔音量也在一点点降低。接着,房屋内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跟之前一样,那一对穿着婚服的夫妻也消失不见,房屋那些红色的彩头也完全消失。

“真的和传闻里面说的一模一样。”楚梦菡刚才一直不敢作声,直到刚才的情景逐渐消失才敢出声。

“走!”在自己的话音刚落下,身边这只银发的血魔鬼便起身,这家伙说话总是这么冷漠,在她看来,这冰冷的语气可比刚刚的戏腔要难听多了。

夜寒羽拉起楚梦菡的手,还没等楚梦菡反应过来,两人已经出现在洋房的门前。与上一次拜访不同,这次夜寒羽直接越过门带着楚梦菡到了刚才上演那番情景的房间中。

现在那房间中黑压压的一片,和之前没什么不同,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怎么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了?”站在夜寒羽的身边,楚梦菡还显得有些发抖,毕竟这种事可是她之前都没有遇到过的。

“她还在这里!”沙哑的声音像带血的热浪粘着夜寒羽的喉咙,让他的话音显得阴狠。

“啊?你说谁?谁还在这里?”

楚梦菡根本不知道夜寒羽在说什么,从她的视

角看来,现在这房中已经是什么事都没有了。

但夜寒羽那红色的血瞳依旧在审视着这房中的每个角落,看他的样子倒像是在感知着什么。楚梦菡能看见一些黄色的光晕围绕在夜寒羽的周围,她知道他在存储着一股蓄势待发的魂灵法术。

顷刻间,夜寒羽再度发出低沉的声音,说:

“在我面前,你觉得能躲多长时间?”

阴狠的话音刚结束,在黑暗中,二人的面前突然闪现出一道紫色的光影,在光影的围绕之中,一个人的模样也渐渐显露出来。在紫色光影消失的瞬间,那人突然在夜寒羽面前下跪。

“参见二皇子!”

那人跪在地上不敢抬起头。楚梦菡所见,面前的人是一个穿着紫色长袍的女子,看她的穿着不像是人界的打扮。而她刚刚也叫夜寒羽为二皇子,想必应该是她们魂界的人。

“把头抬起来。”夜寒羽又说了一句。那名女子照做。

楚梦菡又见此女子的面容,她看起来是二十多岁的年纪,样子看上去比夜寒羽大一些,不过要是按照他们魂界算的话,夜寒羽是两千岁,这个女的怎么也得有个两千多岁吧。

女子一袭紫衣,身形窈窕,脸上的妆容更是显得妖媚,刘瑞琪和程佳佳她们跟她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

看着面前的女子,夜寒羽收回了刚才所运起的魂灵法术,然后说:

“蚀梦族,四度魂位三阶,你叫什么?”

女子看着面前这个银发的血魔鬼,他的獠牙已经触到了他的嘴唇,眼神中有种可怕的冷血感,这让她有些微微打颤。

“梦璃。”紫衣女子说出自己的名字。

夜寒羽又说:“刚才那些场景都是你干的吧,使用幻觉来迷惑别人,是你们蚀梦族惯用的手段,只可惜,我并不吃这套。”

梦璃连忙解释,说:“不,二皇子,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按照魂界的法律,我也没有在人界使用魂灵法术伤人。”

“可你的确给人界的人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你说我应不应该饶了你啊,你的岁数跟我差不多,身上的血应该也比较新鲜吧。”他一边说,又去舔了舔獠牙。楚梦菡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看见他这个动作了。

“如果,您真的要杀了我,那请让我在这里死,不要把我带回魂界。”此刻夜寒羽面前的梦璃倒像是一点也不怕的样子,对于死亡,她好像更害怕离开这里。

“呵,你是在跟我谈条件吗?”

“梦璃不敢,只是在请求二皇子。”

楚梦菡一直在旁边看着,虽然这个叫梦璃的的确使用魂灵法术扰乱了凌叔叔的生活,但她至少没有伤人,只是在吓人罢了,而看她的样子,当中应该必有缘由。一时间,楚梦菡居然有些想替她求情。

“要不,你就别难为她了吧,反正她也没伤人。”

当楚梦菡话说出口的时候,跪在地上的梦璃这才看见在夜寒羽身边的楚梦菡,她的神情有些惊讶,再看看她身边的夜寒羽,她没有看错,夜寒羽现在是银发,眼线极深,不仅有血瞳,而且还带着獠牙。这就是他在魂界时候的样子,而为了再次验证,她又看了看自己,从在这里施展蚀梦族的幻术以来,自己一直就是在魂界时的样子。

“你能看见我?”梦璃看着面前这个貌美的女孩,从她身上梦璃感受不到一点魂灵法术的存在,倒是的确有一股魂灵法术在她身上,但很明显那股灵术是来自夜寒羽的。

“啊?我?”楚梦菡不知道怎么回答。

夜寒羽接话,说:“我让你说话了吗?”

他话一出,梦璃连忙收嘴。

夜寒羽将楚梦菡往自己身边拉了拉,又对梦璃说:“刚才你宁可死也不愿意离开这里,之前你一直用蚀梦族的幻术使人产

生幻觉看到先前的一番情景,让人误以为这座房子是被诅咒过的,你用这种手段逼得住在这里的人一个个离开,我想你不会没有什么目的吧。”他弯了弯腰,让自己的红唇离着梦璃更近些,使她能更清楚地听见自己说的话。可他越是这样,无形中给梦璃形成的压力就越大。

梦璃没有作声,她时不时咬咬嘴唇,像是在纠结。

“不说?那这里此刻的样子恐怕就是你最后见到的模样,明天说不定就是一团废墟。”夜寒羽流露出一副无所谓的神态。

最终梦璃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说:“是为了一个人!”

“什么人?”

“就是刚才我施展的幻术中你们看见的那个人。”

“那个穿婚服的男人?”

“嗯。”梦璃点了点头,又说:“他是我丈夫!”

“他在是我每个梦里都会出现的人!”梦璃眼神中带着一种忧伤,那些回忆的碎片像是在她的印象里一点点凝结起来,然后全部都映射在那带泪的瞳孔里。

我们就是过眼云烟的烟云小说网【m.yyun.net】